教小朋友學大法

2001年兒童夏令營的我見及我思


【明慧網2001年9月1日】此次兒童夏令營從八月二十四日傍晚七點至八月二十六日下午五點在台北劍潭青年活動中心舉辦。在這次活動中,我是負責幫忙照顧高年級的工作人員。我下班後趕到劍潭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報到的時候我才想到自己沒有將日程表先發給小朋友,所以家長們反應對兩天多的行程不是很了解。真是有些尷尬,好吧下次改進。走出六樓電梯就聽到屋內傳出來朗誦洪吟的聲音,順著熟悉的聲音走過去,發現屋裏擠滿了小朋友,床的上鋪、下鋪外加地上都坐滿了人,我往旁邊一站,我的聲音和大家的聲音很快的就融成一體。

《洪吟》念了一段落後開始自我介紹,得法的小朋友會提一下自己脾氣變好了,不再愛罵人了等等,有的坦承自己是被父母逼來的,也有第一次接觸大法乾脆問「甚麼是法輪大法」,「修煉為甚麼要專一」,「基督教和法輪功是否衝突」,「殺牛算不算殺生」?自我介紹完,接著介紹自己畫的真、善、忍的作品,有畫一堆人代表處處都有真、善、忍存在,或畫一些日常生活中體現真、善、忍的畫面,如打坐代表忍,扶人過馬路代表善等等,也有幾個已得法的小弟子畫法輪來代表真、善、忍。我看到了小孩「真」的一面。

解散後我代替一位同修到他的房間照顧兩個小朋友,他們是兩兄弟,一個是小學二年級,一個是小學三年級,我看到兩兄弟很安靜地在床的上鋪休息。到了晚上十點多,就督促他們可以睡了,可是小孩子太興奮了,不想睡覺,我想那麼就講一講修煉的故事讓他們聽聽,我想要讓他們聽一聽能有機會看《轉法輪》是多麼棒的一件事情,我就講了〝偷看天書〃這個故事,兩兄弟靜靜的聽完後似有所感,後來我們又在床上聊了一會兒,他們就睡著了,兩張清秀的臉龐顯得非常安祥。

第二天早上先到外面煉功,兩兄弟功法不太會,我就帶他們到教功區,教功區有四,五十個小孩,我很訝異的發現大部份的小孩子都跟得上,真是比我當年學的時候還強呢!煉完功回房後小朋友就要看電視,我想,小朋友來夏令營就是要給他們一個學法的環境,怎麼能把時間花在看電視上,趕忙催促他們拿出洪吟,他們倆兄弟也跟著一起朗誦《洪吟》。剛開始我內心還有些嘀咕,不知他們能撐多久,沒想到居然能撐到我結束,學法輪大法的小孩真是不能用一般小孩的標準來衡量呢。

接著上午的兩個主題是認識真、善、忍及實踐真、善、忍。在小朋友的生活中,大部份就是圍繞在不生氣、不說謊、不罵人、不說髒話以及不偷東西等等,也有一些小朋友提到大法以外的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通常我們比較不直接回應大法以外的疑問,儘量讓小朋友多吸收大法的內容。

午休時,我把我要負責照顧的兩兄弟帶到房間休息,免得他們下午打瞌睡,午休完後開始勞作。我們做相框,這可把我們三個工作人員都難倒了,因為我們沒有人會做,趕忙由其他組請了一位大哥哥示範一下,接著小朋友就很認真地開始做,做完以後再用彩色筆在相框四週畫上自己想要的圖案,就是一個代表個人風格的作品了。因勞作時間延後結束,所以討論「正法」的時間就很少了,我們向小朋友介紹幾篇網路上的文章,讓沒學過法的小朋友有些概念,並且告訴小朋友如何發正念以及發正念的意義。

接下來是將近兩個小時到美術館的煉功洪法,我們在草坪上煉功,經過上午兩個時段的煉功教功後,這次所有的小朋友一起煉功,到第五套功法時,有些小朋友忘記帶坐墊,我們就請他們直接坐在地上。這時我的內心突然開始掙扎,因為我帶了坐墊,但是我想我穿淺色的長褲,如果不坐在坐墊上,直接坐在草坪上我的長褲就會弄髒,但是我又看到另一位工作人員直接將自己的坐墊給了小朋友,然後毫不猶豫地坐在地上,自己和別人的差距太大了,可是…,我仍然在猶豫,有一位工作人員突然跟我說:「把墊子給小朋友。」我掙扎地回答:「那麼多小朋友沒有坐墊,要給哪一個?」對方回答:「給一個算一個。」我把坐墊舉起來問:「哪一位小朋友要坐墊?」就在這種情況下才交出坐墊。此刻我體會到自己的私心是多麼的根深蒂固,我需要這麼費勁地把它扔掉一點。我想起<<轉法輪>>第一講「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師尊在這部宇宙大法的第一講就明白地指點我們:

「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地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層次中,又變得不太好了,他們還呆不了,就繼續往下掉,最後就掉到人類這一層次中來了。」我的體悟「私心」就是一切執著的根源。不修去「私」,就達不到「無漏」,我知道自己的私心層層層層…,但終究要一層一層的扔掉。煉完功後我們在公園裏繞了一下,讓大法的蹤跡遍布每個角落,也有一些同修在發汽球及緊急救援大陸同修的資料。

回到劍潭後,先請小朋友梳洗完畢,再參加工作小組精心製作的晚會,其中包括樂器演奏,話劇,影片及遊戲,我只是坐在觀眾席上看著他們,從表演者到主持人,我體會到了每一個人為了今日的演出他背後的努力及承諾時的無私。小朋友在《洪吟》的接龍遊戲和法輪大法紀事的排序時情緒達到最高點,真是極盡所能的背下《洪吟》以便排入順序並尋找法輪大法紀事的正確排序。將近一百五十位小朋友的隊伍是亂中有序。直到《洪吟》的接龍以及大法紀事的排序完成後才恢復平靜,最後整隊回房已是十點多了。

當天晚上我換到另一房間去照顧另外兩個中班的小朋友。這兩位小朋友都是已經得法,其中有一個得法將近四年,當天晚上很晚了還不願意去睡,問了我很多法上的問題,後來實在是很晚了怕他們第二天起不來才催他們去睡。

第三天早上兩個小朋友一叫就醒了,根本不需要我操心,比我還早準備好,就直接到他們前一天煉功的噴水池邊煉功。煉功時我本來是很自在的坐在那兒和大家一起煉功,卻突然發現前一天同一個房號內的同修在幫這些小朋友們調整動作,那我怎麼就沒想到要去做,我領悟到自己心性比較差,又有一層私心要去掉。在靠水池邊太陽正烈,有些小朋友額頭冒著豆大的汗珠仍是一動不動地打坐,大法小弟子就是了得。

這天早上的學法討論部份有兩個單元:講清真相和天的概念。講清真相的部份因為有前一天晚上準備好的九個法輪大法紀事排序看板。我們就依照順序由師尊開始洪傳大法到緊急救援活動系統的讓小朋友邊看邊聽其中每一個階段發生的故事。這一堂課是幾堂課下來小朋友最守秩序的一堂,小朋友們聽得很專心也問了些問題,尤其是第一次來學法的小朋友,我感覺到他們的轉變,不再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我看到大法的威力帶給他們的改變。在下一堂講完「天」的概念後,我們把要送交國際人權組織的簽名簿拿出來,他們就主動地簽名。

最後一個下午是天文台之旅。我試著將天文館裏看到的太陽系和一些星座擺進大法的「宇宙」或「大穹」裏,那也不過連滄海一粟都不到,最後在立體劇場看了一部影片叫柴克飛行夢。很有趣的是,柴克的夢是駕著飛機飛天,而我們卻是修煉上去的飛天。他那是常人的夢嘛!而我們卻是要走向圓滿的。

2001年兒童夏令營結束了,但是如何讓這些小朋友有一個更好的學法環境,不要隨著夏令營的結束而鬆懈下來,卻是另一個課題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