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清除力所能及內的一切邪惡


【明慧網2001年9月30日訊】一天我在打印資料,接近完成時,打出來的資料效果不佳,進而打出來的資料不能用,近10個字寬的頁面上無字。我正規地發正念(其實我思想有空時一直在默念正法口訣):清除打印機背後的邪惡,並對打印機的元神說話。然後繼續打印,2個字寬度的無字白線不再改變,我知道這是我思想有縫隙,我關掉機器,開始找自己,沒有發現問題。

同修來了,這是我們學法小組每週一次的學法交流會。一位同修苦惱地說她的干擾太大了,她先生(常人,腦血栓後遺症)腳感染了,很重,不能下地,本來就需要人照顧,這會兒更離不開人了,她已經有些天沒出去做講清真象之事了,很著急。我說,現在是正法時期,一切對我們的干擾都是對大法的破壞。我們讀過了《警告蚊子》、《正念鏟除以疥瘡形式出現的敗壞物質》的文章,你不應該再認為老王(她先生)業力大,在消業。應該用你的正確狀態,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其實我們修到那了,我們就具備那個能力,不管你用不用它都存在。師父說我們來自不同的宇宙體系,我們代表著那個體系。如果我們能代表一個體系,是不是說明我們具有一個體系的能力。如果我們不能正確對待自己,我們就不能發揮出應有的能力。師父說:「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感官去做事,……」如果遇到問題,我們動人的念,我們只能用手、用腳去做事,對另外空間的干擾那是無能為力的;我們動不同層次的念,就在不同層次起作用;當我們人的觀念越來越少時,當我們的思想越來越清靜、越純淨時,我們越能夠運用我們自己更高層次的能力,越能夠清除更高更大範圍內的邪惡,越能夠體現出「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我忽然間想到了自己,似乎明白了打印機不好使的原因。我為甚麼發念只清除打印機背後的邪惡,而不是自己所修層次力所能及內的一切邪惡?不清除安排破壞大法的邪惡,只清除幹壞事的邪惡,不能夠從根本上鏟除邪惡。就像我們面對壞人,我們不但要打掉他手中的武器,還要將他繩之以法。

待同修走後,我想了一下:用我的正確狀態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然後默念正法口訣。打開機器繼續打印,一切正常。

由此我又想到,各地區通知本地學員針對自己地區情況發正念,鏟除本地邪惡,是不是也侷限了學員們所具有的能力了呢?

我認為按照【明慧網2001年9月30日】上發表的《發正念》中的要求去做為最好。

我體會思想越空越靜,做事效果越好。

以上僅為個人體會,與同修交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