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9月28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
1. 政法委掌大權,「610」成極惡
2. 有正念的小伙子保護大法弟子
3. 心懷正念走上天安門,安全返回
4. 我用正念堂堂正正地證實大法
5. 吉林市公安用萬能鑰匙潛入大法弟子家翻抄
6. 揭露石家莊趙縣公安局邪惡警察的犯罪行徑
7. 山東蒙陰消息
8. 隨州市的邪惡之徒醜態百出
9. 覺醒的世人
10. 用正念清除在東北烈士館展出的污衊法輪功的畫展
11. 隨州市9月19日又召開會議迫害法輪功
12. 鶴崗地區又有兩名大法弟子被抓
13. 近期,蘭州市各居民區正在對各住戶進行摸底,望同修們提高警惕
14. 警察連說:法輪功神了
15. 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
16. 北京市朝陽區消息
17. 正念鏟除內蒙古興安盟烏蘭浩特市的邪惡
18. 深圳市一大法資料點被破壞
19. 正法小故事


政法委掌大權,「610」成極惡

據成都市某區縣官員透露,現在政法委及「610」的權力大得不可想像:如果法院、檢察院欲對副局級以上官員調查、起訴,均得事先由政法委及「610」斟酌;因此法院、檢察院更加沒有了獨立自主的權力。政法委極似掌管了對一切官員的生殺予奪大權。

此舉顯然與中共當局強化對法輪功的鎮壓有關,目的是為了庇護作惡多端的官員。因為幾乎所有瘋狂迫害大法的惡人,多是貪污、腐敗之流,不僅迫害法輪功,亦有多種其它犯罪事實。


有正念的小伙子保護大法弟子

兩位大法弟子外出回到租用房時剛要開門,突然聽到屋內有人在門口說話,意識到此處已被公安人員發現(分析是用萬能鑰匙進的屋)。緊急中兩人直接上樓,過了一會兒叫開了鄰居家的門,對開門的小伙子直言:我們是煉法輪功的,下面有警察抓我們,想在你家呆一會兒。小伙子開始有些緊張,但很快就鎮靜下來了,將兩位大法弟子讓進屋裏,並說:我看過你們的傳單,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他在陽台多次觀察樓下的情況,將家中的垃圾袋遞給大法弟子做掩護,並告之行走路線。在他的幫助下,兩位大法弟子順利脫險。

善良的小伙子心存正念,讓我們看到了世人的覺醒。保護一個大法弟子,功德無量!


心懷正念走上天安門,安全返回

2001年9月2日兩位女大法弟子心懷正念走上天安門,打開橫幅。在她們臨走之前,她們和同修說我們明天下午就會回來,一路上,一直在默念師尊教給的正法口訣,頭腦中沒有一絲被邪惡抓住的概念,在打開橫幅的一瞬間頂天獨尊,周圍的環境好像甚麼都沒有,一片祥和寧靜。然後平靜地離開天安門,安全返回。在她們回來和同修交流後,當地又先後有四位同修心懷正念走上天安門,證實了大法並安全返回。

據悉,山東省新太市有三位同修於2001年9月21日去天安門證實大法,在北京被惡警抓捕。


我用正念堂堂正正地證實大法

我是一名殘疾的家庭婦女,得法前生活不能自理,得法後受益無窮,現在能幹所有家務活了。當邪惡勢力破壞大法,阻止我們煉功時,我曾毅然放下生死去北京三次正法。儘管行動不方便,又沒有經濟來源,在壓力面前,我沒有後退,我知道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用怕。

在幾個月以前,一天我在家中看明慧網資料時,四名警察來到我家中,片警上前與我搶資料,並問從那裏來的,同時要拿師父相片,我發正念,並向四位警察洪法,向他們講清真相,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我阻止了他們做惡與破壞,走時他們沒有拿走任何關於大法的東西,空空而歸。

在七月的一天,我去證實大法,在路兩旁寫「真善忍、法輪大法好!」被派出所警察強行抓走,我用正念,不配合邪惡,我向警察要自由,要人權,我說我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在派出所裏,我不怕毆打與判刑,時刻記著我是大法弟子,並發正念,就這樣在警察面前堂堂正正地走出派出所,證實了大法。現在我堅定的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緊跟正法進程,並主動鏟除邪惡,用生命去捍衛偉大神聖的佛法,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者。

因我家是門市房,來往行人很多,我在門前寫了洪揚大法的內容:
法輪大法千古奇冤!!!
還老百姓人權!
等等。


吉林市公安用萬能鑰匙潛入大法弟子家翻抄

近一個時期以來,吉林市幾名專業公安人員用手中的萬能鑰匙潛入他們懷疑的大法弟子家中(趁家中無人)進行翻、抄。如果沒有他們要找的東西,就原封不動將門鎖上走人;如果發現大法資料,就原地蹲坑,抓捕大法弟子,現已用此方法抓捕了幾名大法弟子。提醒本地大法弟子注意安全,讓我們共同發正念,鏟除邪惡。

正告犯罪警察:你們執法犯法的違法惡行已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天知地知,證據確鑿,清算的日子為時不遠了。


揭露石家莊趙縣公安局邪惡警察的犯罪行徑

2000年7月份,我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被非法抓捕後,強行送到北京門頭溝看守所。因不配合邪惡,不報姓名和地址,並絕食抗議,三天後又被送到石家莊趙縣看守所。到了那裏我們大法弟子仍不配合邪惡,繼續絕食抗議。到石家莊的第三天晚上,趙縣公安局政保科一惡警(聽說是一個科長,姓名記不得,大約有四十來歲)提審我,用車把我從看守所拉到趙縣公安局政保科,到了那裏那個惡警就開始體罰我,其中還有兩個年輕的警察(不到三十歲),在旁邊幫腔。我堅決不配合邪惡,這個惡警就用繩子把我綁上,並使勁地轉我的胳膊,我心想:我不是常人。所以他怎麼轉我也沒有感到疼痛。然後他又使勁把繩子拉緊,繩子都勒進了胳膊的肉中。這個邪惡的警察還不罷手,又開始打我的嘴巴,打了很多個嘴巴後,牙也被打出血並有活動的。之後又開始體罰我,並說一些低級下流的話,而且行為極其流氓。旁邊的兩個年輕警察不但不制止這個惡警的流氓行為,還在一邊幫腔。過了一會,這個邪惡的警察拿來一雙髒皮鞋走了進來,走到我面前,似乎想要用皮鞋打我,先對我說:你看這是甚麼?我只是看了一眼,心想我甚麼也不怕,沒有理會他,他沒趣地又走了。等他又回來,又打了我幾個嘴巴,這時進來一個好像是這個惡警的領導,大聲說:行了,送回去。他們幾個就把我送回了看守所。

回到看守所已是半夜了,有一個同修看到我臉腫了,牙還出血了,胳膊還壞了,問我怎麼回事,我就給她講了惡警行兇的經過,她說你先睡覺,明天我們找他們局長。第二天早晨,我們幾個同修就找看守所所長說要見局長,不一會局長就來了,我就把昨天晚上提審我的惡警迫害我的經過說了一遍,當時我的臉和牙已恢復了正常,但胳膊被繩子勒得很深,皮已裂開,肉都露出來了,那位局長也都看到了,說要處理這件事,不知後來是否落實。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宇宙真理。不管那個惡警當時是否得到了惡報,但是誰做壞事都得去償還的,只是時間的問題。所以我們奉勸那些還在做惡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們,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否則等待你的是將在無休止的痛苦中償還自己所造下的罪業。


山東蒙陰消息

山東銀麥啤酒有限公司的彭波(女),高軍等五位大法弟子在9月份被蒙陰縣邪惡之徒綁架到罪惡的洗腦班;蒙陰城關鎮的大法弟子劉配侯(女),60多歲,9月中旬,在無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非法綁架到罪惡的洗腦班,現已絕食近十天,邪惡之徒喪絕人性,無視人民生命危險,仍繼續非法關押。


隨州市的邪惡之徒醜態百出

隨州市文峰中學教師龔華濤因受邪惡之徒胡安民和劉國亮的無理騷擾,於2000年底被迫流離失所。而惡人胡安民仍不放過,多次到其家中偽善地欺騙並威脅家人,要他們去尋人。龔的母親(常人)到外走路也經常被跟蹤。她無處訴苦,就跑到功友家訴說。其中有這麼兩件事:有一次,她拿著菜籃子去買菜,被跟蹤的胡安民抓著菜籃子就翻東西,甚麼也沒發現,只好作罷。

另有一次,她思兒心切,到街上去給兒子算命。算完命後還沒走遠,惡人胡安民不知從哪出現,立即把算命的老瞎子抓上車,問剛算命的人(即龔的母親)跟他說了甚麼。算命瞎子驚恐萬分,連說那人是來算她兒子的命。惡人看問不出來甚麼,才把算命的老瞎子從車上放了出去。


覺醒的世人

隨州市一功友經常買菜時,帶一些真相資料給那些面善的小販。一次,她送給了一小伙子,叫他收好,拿回家好好看,並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沒事時多念念。小伙子點點頭,連說好。過了幾天,該功友又遇到他,問他看了沒有。他連說「法輪功真神奇,我在家沒事時,想起你給我說的話,就念了一遍‘真善忍、法輪大法好’,就身體發熱,感覺到一陣從沒有過的輕鬆感。」


用正念清除在東北烈士館展出的污衊法輪功的畫展

9月15日在東北烈士紀念館展出污衊法輪功的圖片,為了湊人數往各單位下任務不去不行。邪惡勢力再次導演去年讓各學校、單位機關廠礦簽名字一樣,向無辜的群眾造假,──官方媒體竟然聲稱天天參觀者逾萬──真是彌天大謊。

主辦污衊法輪功的畫展的邪惡之徒下令各單位不去不行,被迫無奈幾百人的單位,一個大客車只去了10個人還不到,媒體報導說開展6天有萬人參觀。當然數字並不重要,媒體可以隨便撒謊,造假,就是全省人都被逼去有何用?人心能看到嗎?效果又如何?造假謊言收買不了人心。

新晚報記者楊曉寧為了討好邪惡勢力出賣靈魂,喪失起碼的職業道德,誹謗天法,天理不容!


隨州市9月19日又召開會議迫害法輪功

隨州市9月19日又召開會議迫害法輪功,與會者有:市委副書記李德炳,市委常委、組織部長王志新,還有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劉菊生。

附:隨州市公安局部份局長電話:
楊新朝 辦公室電話:0722-3264200 手機號碼:13908668196
楊昌軍 辦公室電話:0722-3262005 手機號碼:13908666632

望外地功友能打電話制止邪惡。


鶴崗地區又有兩名大法弟子被抓

9月25日女大法弟子郝淑嫻在作大法真相材料時被鶴崗警方非法抓捕並關押,詳情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9月26日下午5點左右大法弟子候宇新在家被管片民警帶4名警察叫開門以調查戶口為名,從家騙出抓到向陽區紅軍派出所,後被帶到向陽區公安分局抬進去關了起來。現情況正調查。


近期,蘭州市各居民區正在對各住戶進行摸底,望同修們提高警惕

近期,蘭州市各居民區正在對各住戶進行摸底,可能是針對來蘭州的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望同修們提高警惕,並請見到此消息的同修共發正念,鏟除邪惡。


惡警連說:法輪功神了

樂至縣公安局惡警去抓一位功友,一路上撕傳單,摘條幅,一個多小時後返回,見沿途又被掛上了條幅。惡警連說:法輪功真是神了!


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

4月8日我和另外一名老弟子在昌平縣發大法真象資料時被抓。審問我時我們拒不回答任何問題,結果一邪惡警察對我進行人格侮辱,不准睡覺,上廁所,抽耳光,抓我的頭髮,讓雨淋,還有一些下流舉動都沒達到目的,繼而一個胖警察以偽善的面孔來勸我,用人情來打動我,也沒達到目的。我始終一言不發。幾個保安圍著我,說一些污言穢語,還時不時想碰我,我於是就在紙上讓填姓名的地方填上「大法一粒子」,然後寫上「請對我尊重,不然我就撞死」。他們被震住了,讓我坐在椅子上。夜裏十一點,那個流氓警察又來提審我,嚇唬我,要把我關進鐵籠子和一個男犯人關在一起。他喝了好多酒,把燈關了,強行把我按倒在地。我拒不服從,他沒有得逞。第二天又接著審,我一句話不說,他們又一次出手打了我,然後在他寫的筆錄上寫上「不語」。三個人強行掰我的手按手印,然後把我送到昌平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天,我悟到該走了,不能在這裏呆下去。於是我們開始絕食。在絕食的九天裏,所裏多次找我談話,還派來叛徒向我灌輸邪悟,還有兩天送我們上洗腦班,都沒有達到他們的目的。在這期間我們的心態非常穩定,時時刻刻發正念,以法為師,不配合邪惡勢力的安排,最後他們終於無條件釋放了我們。昌平看守所所長親自把我們倆送到火車站,給我們倆買了到瀋陽的火車票。我們倆幾經周折,終於回到了家鄉。結果那位老弟子被當地公安發現又被抓走,我現在是有家難歸,流離失所。

迫害我的那個高個子警察的警號是050143


北京市朝陽區消息

1,北京市朝陽區呼家樓派出所非常邪惡,尤其李鐵山(警號031612)和另一惡警031624,想撕毀大法書中的法像,並威脅學員踩師父法像,讓學員報姓名,學員發正念後,一有良知的警察說:「算了,算了,別讓他踩了。」大法書也被撕了一點兒後扔到地上,後被一小保安揀起到牆角邊閱讀起來。

2,北京市朝陽分局原國保一室預審說「只要是法輪功就抓,不管違不違法」。學員向其勸善,提到拘留所裏的犯人聽到大法法理後學做好人。可預審卻邪惡地說:「讓小偷偷東西,讓妓女去賣淫,也不能讓他們學法輪功。」

3,在8月底一批大法學員進朝陽分局看守所後帶動各號開始絕食,許多消極承受的學員認識到有求安逸和怕承受的心,悟到後也陸續加入絕食的行列。所長感到恐慌,多次察看,採取強行灌食,輸液,最後一招,只能是以無條件釋放來疏散學員,減少絕食人員數量,釋放時謊稱「轉七處」怕引起更多人絕食,掩蓋真相。


正念鏟除內蒙古興安盟烏蘭浩特市的邪惡

從2000年9月份以來,內蒙古興安盟烏蘭浩特市的邪惡分子辛廣忠(市公安局政保科),佟志剛等為配合中共中央邪惡勢力的頭子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行為,瘋狂地抓捕,迫害大法弟子,並從中撈取政治資本,向大法弟子的親友索取財物,一些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判刑。最近該地區的邪惡又配合江羅的「70」天瘋狂迫害計劃,在本地甚至到外地抓捕大法弟子,非常囂張。

讓我們共同發正念徹底鏟除內蒙古興安盟烏蘭浩特市的邪惡。


深圳市一大法資料點被破壞

7月12日、深圳一大法資料點人員被便衣跟蹤,資料點被破壞,大法資料和設備損失嚴重。大法弟子李想賢(男,約36歲)、曾達平(女,約30歲)、張振山(男,現年約65歲)被深圳公安非法抓捕。因公安封鎖消息,不知三人情況怎樣,望知情人士提供詳情。


正法小故事

一日,所長碰到一大法弟子,說:「你們功友把旗子(橫幅)都掛到我們門(看守所)上了」。該功友問怎麼掛的。所長說,用一個螺絲繫根繩栓在鐵門上。功友立即又問上面寫的甚麼。所長連說:「還是你們的‘法輪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