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9月23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9月23日】
1. 河南大法弟子用多種形式洪法護法
2. 大連大法弟子張桂榮生命垂危
3. 對被邪惡迫害致死的臨沂市莒南縣大法弟子王行壘的材料的一點補充
4. 時時用純淨心態發正念,邪惡自膽寒
5. 在邪惡籠罩下的一片光明之地
6. 橫幅掛天地,正念顯威力
7. 北京團河勞教所將大法學員魯長軍毆打致殘
8. 山東省濱州市不法官員的罪行
9. 武漢晴川橋上高掛大法橫幅
10. 山東濰坊市坊子區鳳凰產業園街道辦事處迫害大法弟子罪行
11. 大法弟子慈悲感召 惡警善心開始萌發
12. 河北蔚縣惡人在田頭毆打不配合照相的大法弟子
13. 哈市消息
14. 江氏的妻外甥蘇州市長楊衛澤充當鎮壓大法弟子的急先鋒
15. 重慶市渝北區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實
16. 廣州花都區大法弟子拒寫三書 關押之外連遭經濟盤剝
17. 遼寧鞍山消息


河南大法弟子用多種形式洪法護法

河南某縣大法弟子,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在「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的偉大壯舉中,採取各種各樣的洪法護法形式:掛橫幅、貼送傳單、真相圖片、光盤等。大法弟子所到之處,世人都在從被矇蔽中清醒過來,站到了大法的一邊,有力地震懾了邪惡之徒。

有一位農民看到「天安門自焚」真象的光盤後,發自內心地說:「原先我以為法輪功真象電視中那樣,誰知道是假的,法輪功真是虧死了哩。」

我們有兩位大法弟子到沈丘某村去送傳單時,有一位農民當時不在沒得到,後來得知後騎上自行車追上我們這兩位功友,把所有傳單全部帶走並說:「我幫你們傳。」並非常關心地說,要注意安全,別碰到了壞人。看到世人的覺醒,我們倍感師尊的無量慈悲和大法的威力。


大連大法弟子張桂榮生命垂危

大法弟子張桂榮,女,50歲,2001年7月因發大法真相資料時被抓,關押在大連市金州區看守所。9月17日被非法勞教,在送往馬三家勞教所途中,當經過瓦房店時,將張桂榮送進瓦房店市醫院(具體原因不詳)。目前,張桂榮躺在病床上已不省人事,頭部及面部多處受傷並縫針,瘦如乾柴,面無膚色,頭髮被剃光,牙齒也掉了幾顆,整個人面目皆非,家屬得到警察通知,剛到醫院,警察就揚長而去,就再也沒照面。

據說家屬到金州區公安局詢問原因,金州區公安局的答覆是:不知道,沒有這回事。據醫務人員說:當時警察送了兩名女大法弟子進醫院。另一個不知姓名的傷勢較輕,因腿還能走路,被警察五花大綁,經醫生包紮後,又強行用車拉走。


對被邪惡迫害致死的臨沂市莒南縣大法弟子王行壘的材料的一點補充

他於2001年8月21日同德州、河北的兩位大法弟子在噴漆大法標語時,被邪惡發現後帶走,在被迫害期間,他絕食半月,9月6日被迫害致死。其家屬在陽谷縣醫院見到了他的遺體。


時時用純淨心態發正念,邪惡自膽寒

我是遼寧省一鄉鎮的大法弟子,我和丈夫一直在做講清真相和證實大法的事。2001年7月30日我和丈夫正在地裏幹活,這時公安局來了十五、六個人把我丈夫強行抬上車,非法押往某城拘留所。接著,當地警察就來抓我,當時我以平靜的心態發正念,給他們洪法講真相,他們聽了半個小時才反應過來,把我往車上抬,其中有兩個惡警拽我頭髮,扭我的胳膊,還狠狠地打了我兩耳光。

8月9日他們非法提審我,問材料是哪來的?並揚言說他們有的是時間、有的是人、有的是辦法。早晚都得叫你說出來。當時我心態非常純淨,默念經文並發出強大的正念。心想無論他們怎麼瘋狂,其實他們甚麼也不是。到了晚上一個惡警說把電棍拿來,我想我甚麼也不怕,沒有那麼大的業絕不會有那麼大的難,我自己的業自己承擔,但決不允許你們迫害大法。結果他們擺弄一會並沒有電我,到了半夜他們幾個輪流睡,不讓我睡……

第二天接著問我材料是哪來的?「門縫中來!」還煉不煉?「堅修到底!」他們誹謗大法,我就洪法。讓我簽字,我決不配合……之後我開始絕食,要求無罪釋放。我悟到無論在任何環境下,時時用純淨的心態發正念,邪惡就會自滅。


在邪惡籠罩下的一片光明之地

早在99年4.25以前,遼寧某地的公安部門就下發文件,干擾破壞大法修煉,7.20以後更加窮凶極惡。然而就在這樣的環境下,當地卻有一個不怕邪惡的地方。在那裏工作的大法弟子們不畏邪惡,堅持向周圍的人洪法,講真相,使那裏的很多人對法輪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看清了邪惡的本質。他們在做好洪法的同時嚴格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每一件事,在工作中都是勞動骨幹,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向世人展示真、善、忍的偉大。也得到了周圍的人們理解和支持。當地公安部門去騷擾都被單位領導給頂了回去。


橫幅掛天地,正念顯威力

9月12日晚上8點左右,西南某市幾名大法弟子成功的將一條6米長的橫幅懸掛在較為繁華的街道臨街的一座大樓上。直到第三天的上午8點,學員們還看到大法橫幅在晨風中飄揚。很多世人也看到了這一壯景。

這使我們,特別是懸掛橫幅的學員都受到了極大的鼓舞,更讓我們體會到發正念加持和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


北京團河勞教所將大法學員魯長軍毆打致殘

北京團河勞教所,除了慣用的電警棍外,利用叛徒採用名目繁多的酷刑,殘酷毆打、折磨堅守信仰者,成為新千年鎮壓法輪功修煉者的新招術。名列惡人榜首的叛徒(打人兇手)有:張文龍、趙連眾、韓俊青、郭建新等。其中叛徒張文龍喪盡天良,採取種種流氓辦法逼迫大法學員魯長軍放棄大法修煉,將其毆打致殘(已癱瘓送市康復醫院)。其家人得知後向法律討公正,勞教所事先慫恿事後庇護;無奈家屬不服,屢屢上告,今夏一紙訴狀呈遞市中級法院。有消息說法院已受理,審理結果不詳。


山東省濱州市不法官員的罪行

9月20日的《濱州日報》在頭版頭條登了市委書記王宗濂在全市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提到要對法輪功學員重新進行一次調查、上報,集中迫害,嚴防進京,出現問題特別有是進京的,對當地領導嚴肅處理。

邪惡勢力在十一又要搞迫害活動,可能還會填表或開辦洗腦班。整個地區都搞邪惡的「宣傳月」,(前一段明慧上報導的博興縣的邪惡宣傳月就是其中一部份)此前的簽名展覽等已經毒害了許多人了,市政法委書記是個女的,叫吳金娃。

呼籲看到此文的學員共同用正念鏟除邪惡,粉碎它們的害人行動。


武漢晴川橋上高掛大法橫幅

晴川橋,也稱「彩虹橋」,由橋面上空高達幾十米的半圓狀圓拱而得名,是連接漢正街和南岸嘴的知名建築,兩岸人口稠密。9月3日上午九時二十分,突然從橋正中央栩栩垂下三個大條幅,均為長15米,寬1.5米,條幅上寫著「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迫害大法天神共憤,善惡必報」等字樣。條幅在空中飄盪,金黃的大字在陽光下格外炫目,有力地震懾了邪惡。

當橋上保安報警後,來了幾輛警車,停在橋上,下來的警察均傻了眼,猜不透這從天而降的條幅是如何掛上去的,更猜不透學員是如何平安離開的。大幫的警察有的指著天上的條幅大發感慨,既驚且怕,有的打手機求援,均對如何取下條幅束手無策。

直至中午十二點多鐘,仍無一名警察敢爬上橋上的圓拱,而橋上的人越圍越多。大法條幅仍然威嚴地在空中飄盪,令邪惡之徒膽寒,使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為之解體。而如何平安地掛上條幅,則是智慧而勇敢的大法弟子留給邪惡之徒們的一個難解之迷。


山東濰坊市坊子區鳳凰產業園街道辦事處迫害大法弟子罪行

自1999年7月22日以來,坊子區的邪惡勢力緊跟江澤民流氓犯罪集團,對大法和大法弟子多次進行邪惡迫害,特別是莊尚田企圖以借打壓法輪功而撈取政治資本提升,使用的手段極其惡劣。在他的指使下多次把大法弟子騙到一些地方進行威脅打罵迫害,對堅決不寫「保證書」的大法弟子 ,便挑唆他們的家人親友進行迫害,還揚言要往濟南女子監獄送。

迫害大法弟子時,不給飯吃,喝水也得少喝,給大法弟子喝水用的東西是從垃圾中撿回的大碗麵碗。並進行百般辱罵,白天讓大法弟子坐水泥地,晚上睡水泥地。在白楊埠(村名)非法關押大法弟子時,莊尚田多次當眾誹謗大法,破口大罵師父,逼迫大法弟子讀攻擊大法的《科普論壇》(註﹕此刊物中全是謗大法罵師父的東西,屬坊子區政府組織主辦),晚上不到12點不許睡覺,還指使看管人員往水泥地上潑水。有一位有正念的看管人員說:「叫我給他們潑水,我就不幹看管了,我寧可不掙這份錢,也不幹傷天害理的事!」莊尚田怕醜事外泄,潑水陰謀破產。該莊還在經濟上敲詐勒索大法弟子,逼每人交5000元保險金就放人,並暗中派人監視大法弟子的活動,妄圖抓住一點把柄,加大迫害。大法弟子被關在溝西村時,李家(村)的村黨支部書記李美書和一個禿頭的人對大法弟子又打又罵,將一位大法弟子打得住進醫院,莊尚田和李美書還揚言要到醫院將該大法弟子用藥毒死,真是邪惡至極。

莊尚田、李美書之類的邪惡之徒,如不懸崖勒馬,必將"惡有惡報",受到天理的懲治。


大法弟子慈悲感召 惡警善心開始萌發

本地區原有一惡警,毒打大法弟子手段非常殘忍,在當地可謂臭名遠揚,他的惡跡上過明慧網後,再在拘留所、派出所見到大法弟子他就說:「這次我可沒打你。」最近又抓住一大法弟子,他對大法弟子說曾三次看到過他貼真相,但每次他都裝沒看見,不忍心再抓他。這次是有人「舉報」,「上邊」壓下任務來,迫不得已而為之。他言語中透著無奈,卻忘記了另一個道理:不管受誰強迫,自己幹了壞事只能算在自己頭上,只能自己去承擔後果。

致善心終於稍有復甦的公安幹警:

兩年來多來,大法弟子捨棄自我,慈悲善念救度著世人,其中也包括你。揭露你的邪惡是為了讓你看到你的魔性,看到你自己造下的作為一個人所不應具有的罪惡,從而停止做惡,使你的生命得到挽救。希望你們再清醒些,再清醒些,不要把「上邊」的任務當成藉口,而失去自己做人的準則。善惡終有報,這是天理,是任何人都抗拒不了的宇宙法則。


河北蔚縣惡人在田頭毆打不配合照相的大法弟子

2001年7月24日河北蔚縣湧(音)泉鄉崔家寨村來了兩車人,大約10多個,由一名村幹部領路來到大法弟子武雨家,家中無人,他們又到田地裏找人。當時武雨正在鋤地,見兩輛車開到了地頭,車上下來的人,罵罵咧咧地說要給武雨照相。武雨不同意,這伙邪惡之徒就強行把武雨拖到農田道上,大打出手,把他打倒在地,像踢足球似的來回地踢。武雨仍不配合,他們就繼續打,最後惡人把武雨架起來,身後著人抓著衣領子照了相。事後武雨回村當著眾鄉親的面揭露邪惡,並解開上衣讓眾人看被暴徒毆打的傷痕,把邪惡的行為當眾曝了光。

蔚縣郵政編碼:075700
惡人:河北蔚縣湧泉鄉派出所 姚子瑞
蔚縣湧泉莊鄉崔家寨村幹部 王全生、白喜文


哈市消息

8月初,哈市一位同修,因為沒有給被非法勞教兩年的丈夫(大法弟子)作為家屬簽字,被警察(哈市道外分局)非法抄家並非法從家中帶走,在沒有任何手續和沒通知任何人的情況下關押29天,後無條件釋放。


江氏的妻外甥蘇州市長楊衛澤充當鎮壓大法弟子的急先鋒

近日來,蘇州市緊隨人權惡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特別是江澤民的妻外甥,蘇州市長楊衛澤依仗是「皇親國戚」,充當鎮壓大法弟子的急先鋒,無視國家法律,任意處治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饒恕的滔天罪行。

約十幾個國家9月份在蘇州市召開財政部長會議。他們害怕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訪、講真相。在這期間大肆抓捕大法弟子。有的被非法判刑、勞教,有的被抓到洗腦班。河北省蔚縣大法弟子李真如去蘇州市閨女家中住,8月23日晚到達蘇州。28日下午,蘇州市公安局奉市長楊衛澤密令,到周美娥(李真如的女兒)家中欲抓她進洗腦班。大法弟子周美娥堅決不配合邪惡,她們母女二人發正念除惡,同時向他們講清真相、揭露邪惡,使其陰謀沒有得逞。9月4日,邪惡通知蔚縣公安局去蘇州領回李真如,於是蔚縣派出所,蔚州鎮七街幹部強行把李真如從蘇州女兒家中帶回。而李真如的女兒周美娥被蘇州市公安局派出所的邪惡之徒撬開家門,從家中把她抓走強行送到邪惡的洗腦班。他們揚言如果不放棄大法修煉,就送勞教,真是邪惡至極。

有良知、有善念的人們,在這善惡分明的對比中,趕快清醒吧,了解法輪功真相,聲援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制止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之徒違背天理、為禍人間的暴虐行為。

蘇州市郵政編碼:215004


重慶市渝北區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實

張良玉,男,53歲,務農。渝北區茨竹鎮人。因為傳《三發正念》被公安非法抓捕,關押在兩路鎮一碗水拘留所,拘留的十四天中,它們妄圖動搖學員的正信,要學員罵老師和大法,就用電纜線一節約80公分長,打該學員的背部和膝部,每打在身上就是一個很深的傷痕,打一次就是十多鞭,用手銬銬了五晝夜。該學員保持強大的正念,沒有屈服,也不覺得痛苦。

冉從洋,男,50多歲,務農。渝北區茨竹鎮兩岔人。於2001年7月11日被非法抓捕。具體情況尚不清楚,目前其人還在看守所。

張華安,男,28歲,下崗工人。渝北區茨竹鎮人。無故被抄家,因為搜到了大法書籍和資料,在龍溪鎮被非法抓捕。現在具體情況不清楚,其人還在拘留所。

鄧家林,男,40歲,個體戶。渝北區茨竹鎮人。因為修煉大法被非法抓捕,關在渝北區看守所。家屬去看他,惡警不許見。現具體情況不清楚。

陳加武,男,30多歲,務農。渝北區茨竹鎮兩岔人。2000年,被公安抄到一份明慧網的資料,現在被非法關押在西山坪13勞教所(在北碚)。

遊啟蘭,女,33歲,理髮師。渝北區興隆鎮人。2000年7月11日,因送師父經文《走向圓滿》被非法抓捕並關押十五天。


廣州花都區大法弟子拒寫三書 關押之外連遭經濟盤剝

廣州花都區大法弟子喬光興(男,轉業軍人,團級幹部,花都殘疾協會辦公室副主任,因進京上訪途中被抓),王霞(女,已退休2000年11月初講清真相被抓),由於在花都梯面戒毒所長期被非法關押期間,拒寫「三書」,拒絕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日前已被非法轉至廣州槎頭二沙島勞教所洗腦班關押,每月要交3600元高昂費用,同時王的家人被梯面戒毒所索取一萬元,目前家中兒子欲上大學卻無力支付費用。

世人清醒吧!強制是改變不了人心的,到底誰正誰邪啊,不管你相不相信,請你記住: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無論誰迫害宇宙大法,其必將在可恥的失敗中收場。


遼寧鞍山消息

在外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袁忠宇夫婦、胡素芝、郭傳江等於8月16日至8月21日間被非法抓捕。在家的大法弟子白春雨等也被非法抓捕。

請大法弟子保持正念,「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象」,不給邪惡可乘之機,思想上一絲一毫也不承認邪惡舊勢力的安排,用強大的正念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

同時,建議鞍山大法弟子早5點晚9點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