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9月16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9月16日】
2. 羅幹一夥將在全國範圍內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
3. 長林子勞教所近日大法弟子停止絕食
1. 瀋陽大法弟子近期的壯舉
4. 寧夏白土崗子勞教所內被非法關押的20餘名大法弟子從8月27日起開始絕食抗議
5. 迫害實錄
6. 揭露天安門廣場上的邪惡
7. 惡警勒索大法弟子錢財
8. 上海消息
9. 發正念出牢獄
10. 「油漆槍」


羅幹一夥將在全國範圍內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

據悉,羅幹一夥借美國被恐怖份子襲擊、美國政府無暇顧及人權問題之機,在中國大陸全國範圍內策劃抓捕行動。他們圖謀趁機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並且就地關押處理,現在610已經伙同國安部、公安部份別派人前往各地布置。據報,此次抓捕範圍為他們所知道的所有法輪功學員,無論身在何處,有無任何講真相活動,讓「見一個抓一個」。提醒大陸同修正念對待,鏟除邪惡。


長林子勞教所近日大法弟子停止絕食

據悉:長林子勞教所50名大法弟子大多數絕食20天後已開始進食,只有孫紹民(已絕食近80天)、高科(連續絕食75天左右)、徐乃文(絕食已15天)三人仍在繼續絕食。近期內已有兩名大法弟子在長林子絕食獲得自由。一名絕食60天,於9月1日釋放;一名絕食74天,於9月13日釋放。

對於發生在長林子勞教所四中隊三名王姓惡警殘酷毆打幾名大法弟子致傷事件,哈爾濱市勞教處已知此事,如何處理此事,我們將密切關注。


瀋陽大法弟子近期的壯舉

2001年8月25日,「十強賽」第一場比賽在瀋陽進行,為了更好地揭露邪惡、證實大法,來自各地區多名大法弟子進行了統一的正法行動。當日凌晨3時許,弟子們在五里河體育場附近的3條主要大街上,掛出多條不同種類的橫幅,貼出了大法標語,並配有高音喇叭,形式多樣而全面,場面壯觀,令邪惡之徒膽戰心驚,好人拍手稱快,但不幸的是先後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捕。此事在國內造成了很大的轟動與影響,被揭露的邪惡之徒氣急敗壞,對有關責任部門給予了通報批評。由於這次被捕的弟子大多都是已流離失所的,所以邪惡之徒要求各單位下大力氣尋找那些已流離失所弟子的下落。希望所有看到此文的弟子都發正念,幫助他們用正念走出魔窟,並發正念鏟除邪惡安排,不允許他們再帶走一個弟子。


寧夏白土崗子勞教所內被非法關押的20餘名大法弟子從8月27日起開始絕食抗議

為抵制邪惡的非法關押和迫害,破除邪惡的安排,維護大法,從8月27日起22名被非法關押在寧夏白土崗子勞教所的大法弟子開始絕食抗議,要求無條件釋放,到今天已是第7天。絕食抗議開始後,勞教所已將大法弟子隔離,消息封鎖,不讓家屬探視。希望所有大法弟子齊發正念,助他們鏟除邪惡,堅定走出勞教所。呼籲所有善良正直的人們關注事態的發展,盡己所能幫助解決此事。


迫害實錄

2000年12月1日,我因上北京天安門正法被抓,晚上六點左右被送往北京海澱看守所202牢房。管教是一位大約25歲左右的女青年,1.65左右的身高,雙眼皮、說話聲音很細。因我不說地址、姓名,她就叫號裏的犯人打我,逼我說。她還說問不出我的姓名、地址就不讓犯人睡覺,直到說為止。當時是晚上十點左右。我仍堅持不說,她就把我帶到管教室和犯人一起狠狠地打我,她用蒼蠅拍塞到我嘴裏,抽遍我全身,拳頭猛勁地打我的頭部和臉,我身體各個部位都是青的。用手指使勁地往我額頭上的腫包摁(在天安門廣場的警車裏,被警察用電棍打的),使我疼痛難忍。她們打累了就讓我作開飛機的動作,由於我沒挺住報出了地址、姓名,她就叫我回了號裏。

12月19日由住京辦事處接走,到了辦事處,搜走我身上650元錢,他們拿出100元交了接我時的出租車費,剩下的錢給了前進分局姓李的一個女警察,她40歲左右,有個20歲左右的女兒在北京上大學,她說給我買火車票花了300多元錢,剩下的沒給我。我後來才得知,20日下午,返回當地派出所,迫害法輪功的首犯李XX,他背著我向我家親戚要了1300元的火車票錢,這樣要了我兩份車票錢共1950元。在辦公室裏他抓住我頭髮使勁抽我耳光,他還說我要是他女兒就把我打死。他讓我寫保證書和決裂書,我不寫,就把我送到了拘留所。他說:「不寫保證就無限期關押,對你們法輪功不用講法律、不講道理。」

在本市,重複關押(在北京拘留回來還是拘留)和無限期關押是很普遍的,10天後我因腦膜炎復發被釋放。釋放當日,李XX說所長讓我交1000元錢作為抵押金,再進京就不給了。我沒交,這抵押金是他們自己規定的。過了兩日即2001年1月2日,李XX找我寫保證書,我仍然不寫,他就和一個高個兒的警察要把我從家裏拖著到派出所,我大聲喊著:你們無權抓我,你們執法犯法。一路上就這樣大聲喊著直到精疲力盡。由於我堅決反抗,在周圍鄰居面前造成影響面很大,他們才把我放了。

這是我遭迫害的全過程,希望善良的人們給予法輪功幫助、聲援,不要讓邪惡再瘋狂下去了,制止邪惡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


揭露天安門廣場上的邪惡

2000年12月1日上午11時左右,我在天安門廣場看到,有一位母親領著自己的孩子,打開了一個法輪大法好的條幅,被一個女武警帶走,緊接著又有幾位大法弟子把條幅打出來,但是遭到一群警察、便衣的毆打。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跑過去,一邊打開法輪大法好的條幅,一邊喊法輪大法好,立即有八、九個警察和便衣將我打翻在地。我的眼鏡被打沒了,手錶也打壞了,太陽穴上被警察用橡膠棍打起一道稜來。被一邊踢一邊推上警車,在警車上又遭到三個便衣的圍毆,他們拿著橡膠棍在車上肆無忌憚地往大法弟子的身上和頭上亂打。當車到達天安門派出所下車後,他們還繼續毆打一名男功友,這名男功友在天安門廣場、警車上和派出所被打了好幾次,鞋也被打沒了。

警察將我們二百多人關在地下室的一個20多平方米的鐵籠子裏,在鐵籠子旁邊有一個被警察連打帶拽脖領子,從天安門廣場一直整回來,身穿黑色衣服60多歲的老太太,被打得一動不動,臉朝下趴在水泥地面上。在派出所有一個50多歲的警察(好像是所長),問我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我說是被警察和便衣打的,他說不可能,說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我被關在海澱區拘留所7筒6號,被關押6天,房間有10多平方米,被關著16個人,室內溫度非常冷,和室外一樣,因為牆上有一個天窗沒有玻璃,廁所在室內。每天只給中午一個小時讓所有人上廁所大便,二次小便,小便不讓人站著,一天二頓飯,每頓二個饅頭和半碗白菜湯,湯中經常有蟑螂,吃飯時只能蹲在水泥地上,平時光腳不讓穿鞋。

12月6日上午被轉到佳木斯駐京辦事處後,被一個佳木斯園林派出所的警察(此人身高1.78米左右,45歲以上,留平頭,頭髮花白)於當天中午坐火車從北京帶回佳木斯,12月7日下午2:30後到達。我身上帶著的600元錢他給扣下了,在火車上他用手銬銬了我一宿。下車被送到園林派出所,在派出所此警察說要拘留我15天。派出所所長給我家裏人出主意,把我整出來不用拘留,那個警察和所長又要了我家裏人的錢,拘留所副所長也收了我家裏人的錢。過年的時候園林派出所又向我爸索要財物。回家沒幾天他們又打電話說要勞教我,我家人又找到他們和向陽公安分局局長,他們又向我家人索要錢財。


惡警勒索大法弟子錢財

我於2000年12月1日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警察踢倒在地,後被送西城區看守所關押,四天後被送回當地看守所關押。當地派出所李延偉向我家人勒索3000元錢,說是路費。在看守所關押12天後由於出現高血壓、心臟病等症狀被放回。

2000年2月29日早6點半,派出所郭所長和李XX到我家對我說:「你去一趟派出所。」我問:「為甚麼?」他說:「你要上北京嗎?」我說:「是這樣。」他們就把我帶到派出所,讓我寫保證以後不再去北京,我不寫,他說:「不寫就送你去拘留所。」我說:「就是把牢底坐穿也不寫。」下午4點半,他們把我送到拘留所。當時我被關押在104號,吃玉米麵窩頭,吃住大小便同在一室,不讓學法、煉功。後來我們就絕食抗議迫害。警察就體罰我們,關押一個月後,家裏人拿出1萬6千元我才被放出。


上海消息

最近APEC會議舉行,據悉上海警方有大規模行動。

昨天有人跟蹤一女大法弟子,並將其先生(姓張,也為大法弟子)帶走,至上海市閔行公安分局。該女大法弟子目前在家中,門口有人盯梢。上海市松江公安分局於前幾日帶走大約四五名大法弟子。

希望大家發正念鏟除邪惡。


發正念出牢獄

在吉林省遼源市看守所的難耐的刑拘號裏,悶熱的天氣,在這睡28人的小小的號床上,在這吃、住條件極差、勞動任務艱難的班組裏,關著一位近80歲的大法弟子,在這裏呆了近7天後,悟到:「這裏除了殺人犯就是搶劫犯,我是學大法的,在做好人,我沒有罪,不應該在此承受,得出去,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發此正念。」於是當晚便夢見師父衝其微笑並說:「你只有得病才能出去。」當時此大法弟子誤以為要死在監室裏了,但看師尊微笑,心裏略悟沒事兒。醒來後便想如何有病呀?怎麼出去呢?下午便覺得號裏越來越小,人越看越多,天旋地轉,呼吸越來越不夠用,胸悶氣短,一下栽到地上,人事不省。直到幾個小時在醫院裏甦醒後,聽到醫生說當時血壓220mm,測試神經沒有一點反應,瞳孔放大,已近死亡,才恍然大悟,知道是師尊救自己出獄。

此弟子醒後護士來測血壓時驚訝地問:「用甚麼藥了?」答曰:沒有。護士急忙另換測壓器重新量血壓,還是高壓130mm,低壓80mm正常。做心電正常,腦電正常。這真是大法神奇,師尊慈悲,救弟子出獄。

讓所有的大法弟子去掉人心,心在法上發出最純淨的正念,運用法中的智慧、神通,不要為了個人的提高消極承受迫害,邪惡針對的是大法,我們應溶入正法的洪流中,發揮大法粒子的威力!


「油漆槍」

有一天,一學員帶著小孫子出去玩,發現路邊的磚欄寫著污衊大法的話,她立即去擦,因為是油漆寫的,怎麼也弄不掉。怎麼辦呢?她苦苦思索著。後來想了一個主意,她去買了支玩具水槍,在裏面裝上油漆,試驗成功後。於是帶著小孫子到了那個專欄前,看看四週無人,婆婆便下令:「打!」於是孫子用「油漆槍」對著那幾個黑字就進行射擊:「噠……噠……」。兩三分鐘就把它覆蓋掉後,婆婆帶著可愛的小孫子高高興興地回到了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