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9月11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9月11日】
1. 破除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堂堂正正走出洗腦班
2. 全盤否定長春市邪惡洗腦班計劃
3. 成都一大法弟子一身正氣壓倒邪惡
4. 大法弟子家屬震懾邪惡
5. 黑龍江雙城一名大法弟子正念衝出魔掌
6. 蘭州市七里河區公安分局迫害大法弟子罪責難逃
7. 警告黑龍江省牡丹江市鐵路公安分局紀站前派出所的邪惡之徒們
8. 河北雄縣大法弟子受迫害的酷刑資料
9. 廣州海珠區大法弟子被綁架至洗腦班
10. 河北一女大法弟子受迫害記錄
11. 請大法弟子注意安全
12. 邪惡犯罪新記錄:大學生入學,先簽保證
13. 瀋陽大法弟子請消息安全
14. 揭露上海市610辦公室的邪惡犯罪記錄 上海大法弟子請注意安全
15. 偽善的四川省德陽市「崇尚科學」教育學校
16. 大連西崗區公安分局利用置留室發黑財
17. 有關講清真象的一點建議


破除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堂堂正正走出洗腦班

9月2日又有四名男大法弟子走出長春某「洗腦班」。「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地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大法堅不可摧》)被非法關押的同修一定牢記師尊的教導,去除人的觀念,真正從思想上抵制和破除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心存正念,正一切不正的,堂堂正正地走出牢籠,推動正法進程。


全盤否定長春市邪惡洗腦班計劃

2001年9月4日,長春市委宣傳部和長春市委610辦公室聯合下發關於舉辦「洗腦班」的通知,並要求各縣(市)區要在9月10日前開班。

建議我們要找出自己的不足,不給邪惡迫害的藉口,不被其帶動,全盤否定邪惡的安排,思想中不允許邪惡迫害任何學員。發正念不是為了解決表面的事情,以最純淨的正念清除邪惡因素,破除邪惡的迫害。


成都一大法弟子一身正氣壓倒邪惡

成都某轄區街道辦工作人員打電話通知一位大法弟子去看誹謗大法的展覽,這位大法弟子堅定地說:「我絕對不會去的!」工作人員說:「我也是沒有辦法呀!」大法弟子說:「你沒有辦法,我可有辦法!」工作人員一聽,嚇得聲音都變調了:「X老師呀,你可千萬別去北京呀!求求你了!算了吧,我回去就跟他們說,你就可以不去了。」大法弟子的堅定正念又闖過一關。


大法弟子家屬震懾邪惡

哈爾濱一大法弟子在春節前夕被邪惡之徒非法抓到派出所,因堅持修煉大法,被非法勞教,現在哈爾濱長林勞教所。因為所有大法弟子絕食要求釋放,邪惡之徒怕出生命危險,讓保外醫治,把家屬找來讓簽字,該大法弟子家屬說:沒有病,是你們給迫害的生命垂危,必須無條件釋放,不簽字。惡警說:你得簽字,不簽字不行。這位大法弟子家屬簽上了「法輪大法好"和「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惡警看看簽字的內容,啞言無對。

大法弟子及家屬對邪惡之徒起到了震懾作用。


黑龍江雙城一名大法弟子正念衝出魔掌

我於4月20日被鄉派出所抓走的,被關在鄉敬老院。到那後惡警用警棍打二、三十下等慘無人道的手段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把我們打得不能坐著。面對這些沒有人性的幫兇和雇用的打手,我毫不畏懼,傲首挺立,沒有被這些邪惡勢力所嚇住,當時我想起師父所講過,我們是一個偉大的神,能被這一夥被江澤民利用的小丑所嚇倒嗎?做為一個大法弟子,做為大法弟子就要為大法做事,我到村同修家給他們送經文和大法材料,到敬老院給同修送經文和大法材料。但是沒想到個人的安危,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為大法做。為證實大法,當時我想到做為一個大法學員,如果不能主動走出來為大法做事,真的不配當一個修煉者。我不顧它們邪惡勢力怎樣猖狂,我與同修每天煉功,白天切磋,學法、經文、《洪吟》,後來我們強烈要求無條件釋放我們,我們沒有錯,我們正法修煉怎麼能被這伙邪惡所難住呢。

到了5月4日我們全體同修要求鄉領導來和我面談。結果他們根本不講理,用慘無人道的手段打我,折磨我,還雇用四、五個打手打罵我們。鄉頭目:楊學林,曲德平,還有派出所小宋,姓閆的,還有他們雇的打手杜仁輝,傲四等人用警棍打我,用拳頭、腳,他們五、六個人打我,用警棍打我數次,他們把我打倒在地,五、六人一起打我。楊學林打了我二十多嘴巴子,曲德平用拳頭打數次,他們用警棍把我打倒在地。大約有十幾分鐘。前胸後背全都打成青紫色,腫得很高,而且坐骨神經也被打壞了,腿麻。走路門坎都過不去。面對這伙邪惡,我們全體同修沒有被它們嚇倒,用理智和智慧向他們講明真相,洪法,他們打我我就高喊」法輪大法好"和鏟除邪惡,窒息邪惡。他們看到我們堅信大法的堅定信念要把我送往雙城拘留所。晚上我們四人逃出魔掌現已在外邊。


蘭州市七里河區公安分局迫害大法弟子罪責難逃

大法弟子薛巧蘭,女,61歲。2000年12月與其妹赴北京的一家餐館打工。在途中的火車上被蘭州公安非法劫持,送到桃樹坪拘留所關押。她們絕食抗議,到第七天被釋放。2001年1月19日,七里河分局的警察用「到居委會談話」的欺騙手段,又將她姐妹二人送進了西果園看守所。在非法關押期間,薛巧蘭出現腦血栓症狀,無人過問。於五月初不能動了,才通知其家屬接回去了。現在依然行動不便,生活不能自理。其妹被關押半年多,七里河公安勒索了家屬1000元後才被保釋出獄。

大法弟子杜老漢,年過七旬,須發皆白,被非法抓進洗腦班。因在洗腦班上拒絕按要求發言,也被七里河公安送進了西果園看守所,一關就是數月。在此期間,老杜足有二十多天不下大便,看守所怕出人命,才讓家屬接回。

大法弟子肖豔紅,女,30多歲。甘肅省婦幼保健醫院護士。於99年去北京護法,被七里河公安分局關進西果園看守所。後判了一年勞教,關在平安台勞教所。在平安台被超期關押了三個月後,又被送進了七里河韓家河洗腦班。由於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嚴正聲明」,又被從洗腦班關進了西果園看守所,至今已五個多月了。公安這種根本上無法無天的做法,連獄中的犯人們都抱不平。

蘭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惡警榜:分局政保科科長席明德


警告黑龍江省牡丹江市鐵路公安分局紀站前派出所的邪惡之徒們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鐵路公安分局紀站前派出所的邪惡之徒們卑鄙無恥,他們竟然多次將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的相片放在火車站檢票出口處的地上讓乘車的旅客們隨意踏踩,以此來迫害師父和大法及大法弟子,並用此手段來抓捕在證實大法的大法弟子。

在此,我們鄭重警告牡丹江市鐵路公安分局及站前派出所的邪惡生命:

一,立即請走放在火車站檢票出口處的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的相片,立即停止這種喪盡天理、泯滅人性的陰險罪惡行為,決不允許再次發生這種事件。

二,凡是參與策劃、操作、執行「放相片事件」的邪惡公安人員,你們破壞天法、喪盡天理、毫無人性,罪惡難訴,如不再及早醒悟,必在人間受到應有的報應。你們在迫害大法、迫害眾生、殘害眾多善良人們的同時,也在毀滅著你們自己真正的生命。「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宇宙不變的天理。「目前所有對大法犯過罪的惡人,在對大法弟子所謂的邪惡考驗中沒有利用價值了的已經開始遭惡報,從現在開始會大量出現。」(《大法堅不可摧》)

三,奉勸還有一點善心的公安人員,你們不要被當局的邪惡謊言所矇蔽,不要助紂為虐,參與這種罪惡的行為。這是挽救你們的生命,在法正人間到來之時不被銷毀生命。其實有許多善良的人們已在指責這種陰險的罪惡行為了。

希望更多的善良人們能更進一步了解法輪功真相,不要被欺世的謊言所矇蔽,共同譴責以江澤民為代表的邪惡及牡丹江鐵路公安分局和站前派出所的卑鄙下流的行為。

牡丹江鐵路公安分局治安科電話:0453-6743838
站前派出所電話:0453-6912702


河北雄縣大法弟子受迫害的酷刑資料

我是河北省雄縣大法弟子。2001年陰曆4月初7晚上8點多,來了5、6個警察,強制要我去洗腦班,我不去,它們逼我去。在車上我向它們洪法。

到了雄縣葛各莊洗腦班的第二天我又向它們洪法。洗腦班的主任王三河不讓人說話,有個姓張的讓我外邊院裏臉朝南大約站了兩個小時,後又單腿站了一個多小時。4月初9,縣裏來人誹謗大法,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有一個黃灣村的叫趙七學的問我煉不煉,我回答煉,它就左右開弓打我的耳光好長時間。

下午說是讓我睡覺,可是剛剛躺下就被趙叫起來,逼我畫老師的像、罵老師。我說我不會罵人,它就又開始打我的臉,我的嘴被打得張不開,吃不下飯。耳朵嗡嗡響。惡人趙說:「你站好了,頭頂著牆。」它用黑的皮棍不斷地打我的腰部到膝蓋處,還用腳踢,打得呈黑紫色,嘴裏還不停地罵我。我心裏沒有動氣,不停地默念師父的「正大穹」。前後折磨了我將近兩個小時。也到了我承受的極限,我說:「別打我了。」可是惡人又狠狠地打了我三下,之後叫人拿針扎進我手指甲。它們還不罷休,又給我換刑罰,讓我趴在地上,用腳蹬在我身上,時而站起來,時而坐在床上,這樣大概折磨我半個小時。突然一個人猛踢我兩腳,將我踢到院子裏。

11日下午,趙七學到屋裏當著大家面說了很多不堪入耳的下流話。我一直守住心性,默念真、善、忍。不久它就走了。

13日,8點鐘以後,王主任來上班,把我叫到它的辦公室,我把我挨打受的傷給它看,它掩飾不了內心的吃驚,「噓」了一聲,然後讓我說大法的來歷。

又過了幾天,王主任問我:「你們村有誰還在煉功,如果你不說,撬斷你的牙也得說出來。」

16日那天,趙七學假惺惺地問我:「我打你,你恨我嗎?」我說:「我不恨任何人。」然後他說:「這裏的情況你不能跟任何人說,如果以後再來,比這還要狠。」


廣州海珠區大法弟子被綁架至洗腦班

廣州海珠區大法弟子崔XX,女,54歲。8月24日早約9時許,一警察與另三位便衣(其中一位為女性,是街道處的)到其女婿家(因她住在女婿家),見其不在家,女兒、女婿說崔買菜去沒回,這四人就坐下來喝茶等其回家,並騙其女兒、女婿說是其單位領導要找她談話。以此為由把其騙至廣州大道1690號何貴榮福利院(敬老院),此處名為福利院,實質為廣州海珠區邪惡洗腦班。在9樓的電梯口對面有一黑底白字的銘牌,上書「海珠區法制教育學校」。中午時家人接到通知叫其家人送日用品和衣服。聽洗腦班的保安說此處開始辦班已有半年多了。

廣州海珠區南石頭綜合治理辦電話:梁XX 020-84356743
廣州市海珠區工業大道南居委會電話:020-84370780


河北一女大法弟子受迫害記錄

我是河北大法弟子,女,57歲,在6月3日晚10點左右,我們正在睡覺,聽見有人砸門,強押我到新興去,並說去了簽個名就回來。因為我膽小,我丈夫也隨我去了,到那以後,我丈夫問他們:你們為甚麼隨便抓人?他們說我幾天前到過山東。我為甚麼到山東呢?是因為我的舅父去世了,來電話後我去山東埋人了。他們以這為藉口並說怕我到山東去洪法。到了新興後,我丈夫要回家,可他們不讓回。在新興晚上不讓睡覺,開了兩夜錄音機,教人罵街,晚上一睡覺就把我們叫起來,強行洗腦,還逼著要2000元錢的「轉化金」,14日交錢後才讓回家。


請大法弟子注意安全

6月27日,大法弟子陳XX,女,60多歲,鄭XX,女,40多歲,李XX,女,30多歲。三人一齊到弟子宋XX家。在宋家裏看師父教功錄像帶,一起煉功。陳、鄭、李三人走下樓被守候在那的惡警綁架到停在路旁的一輛麵包車裏,宋聽到她們的喊叫聲走到樓下來的時候也被綁架,其妻和小孩(11歲左右)為免遭迫害,只好離家出走,流浪在外。後來才知道在他們看錄像的時候被對面樓的人錄了相。在此請大法弟子注意安全。


邪惡犯罪新記錄:大學生入學,先簽保證

據近日許多考生透露,高校在發放錄取通知書之前,必先與其家長或本人聯繫,詢問其是否煉過法輪功,並稱只有在得到不煉功的保證之後,才會發放通知書,也有的高校稱,將來在學生入學之時,都將由校黨委組織新生統一填寫一張有關法輪功的表格,如果有誰站在法輪功一邊,可能被當即取消入學資格,校方說是迫於壓力,以免將來給學校招來麻煩。

由此可見邪惡之無以復加的罪惡的程度,建議全體大陸大法弟子,加緊向廣大學生講清真相。呼籲他們集體抵制邪惡的安排。


瀋陽大法弟子請注意安全

9月15日,足球十強賽在瀋陽五里河有一場比賽。警察準備在此之前對瀋陽重點掌握的大法弟子住所進行一次搜查。請瀋陽地區的大法弟子有所準備。


揭露上海市610辦公室的邪惡犯罪記錄 上海大法弟子請注意安全

10月份APEC會議在上海召開,聽聞上海警方要採取「拉網」行動,重點是一些去過北京的學員。建議看到這條消息的各位功友,每天早晨6點和每晚10點同發正念,鏟除邪惡。


偽善的四川省德陽市「崇尚科學」教育學校

在四川省德陽市有一所「德陽市崇尚科學教育學校」,學校由校長:羅XX,教員:何XX,劉XX,傑XX;及三個年輕力壯的「保安」(打手)組成,接受市政法委(610)的領導。它們很偽善,既要向被強制關押進來的大法弟子灌輸邪惡的強盜理論,又要一再向大法弟子講:「是你們當地送你們來的,我們只負責教育」等騙人的鬼話。且其中一教員負責「讀」《轉法輪》,然後斷章取義,亂評一通。當有弟子和其講理時,便可能會遭到打手的「教訓」。奉勸那些可憐的生命,不要再跟著「人權惡棍」江澤民作惡了,否則,惡報來臨,悔之晚矣!

這裏關押著十來位大法弟子:分別是:
廣漢地區:男(陳亮、小於,江大爺);女(三位,姓名不詳);
什邡地區:男(劉大爺);女(萬。。。姓名不詳);
綿竹地區:女(四位,姓名不詳);

目前,被關在此的大法弟子絕大多數都非常堅定,曾絕食表示對邪惡的抗議。態度強硬者會被關禁閉,直至送勞教所。在德陽市還有一些地方關押大法弟子,邪惡更甚,詳情不知,請知情者揭露。

另:還了解到什邡地區有部份被非法關押和勞教的弟子:他們是:
陳維義,林世華(關押於什邡市看守所,逮捕罪名:妨礙國家法律實施)
陳文瓊(勞教,已獲釋,被監視居住)
陳玉瓊 (勞教,被保外就醫)
曾小成 陳碧 (夫妻)(勞教)
李維清 (勞教)
刁開雲 (勞教)
吳世翠 (勞教,其丈夫被「某些人」誘勸已和其離婚)
劉XX (勞教,其丈夫被「某些人」誘勸已和其離婚)


大連西崗區公安分局利用置留室發黑財

西崗分局的後院有個關押嫌疑人的置留室,他們叫「監倉」。每個監倉約有4平方米,其中有大約800毫米寬的面積是廁所。一個倉裏有兩床已髒得不能再髒的被子,表面上就像刷了一層油泥,發著油亮的光,擰一下都能擰出水來的樣子。每天的伙食是每頓給一個小麵包(外面一元一個的),一根雙匯火腿腸(0.6元一根)。有個別好的看守有時還隔著洞問問「夠不夠」,也有的看守看你上頓有麵包沒吃,這頓就不給了。

就是這樣的條件,還要向每一位被置留的人收每天50元的費用。在外面牆上貼著的置留規則上說明,置留人員不得超過48小時。而實際情況是:在這裏關押的人很少有48小時內出去的。特別是關押的法輪功人員或與法輪功有關聯的人。據內部知情人講,最多時一個監倉裏關32個人,可見一個置留室一天的黑收入是不能只用「可觀」兩字就能說清楚的。

現在如有哪個商家價格不合理或職能部門有亂收費現象的,會有相關部門查處和監督,像西崗分局或類似這樣的機構有哪個部門能給予監督檢查呢?


有關講清真象的一點建議

想起做傳銷的朋友給了我一個啟示。朋友為了做好他的工作,找人入網,銷售他的產品,可以想方設法聯繫已失散多年的朋友、同學,甚至不相識的人也挖空心思的找說話的藉口,然後推銷他的產品。那麼我們作為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是不是應從他們這種「精神"(他們是為私的,而我們是無私的)中得到一些啟示呢,把我們一切可聯繫的人,和他們說明真相,揭露邪惡,這不正是我們堂堂正正證實大法,維護大法嗎?而且是直接面對面的。

正如師父所說:「一邊做著正法的事一邊在講清真相中為你自己的世界圓滿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因為他們與我們有過緣份,哪怕是一面之緣,都有可能是我們天國世界裏的一員,我們大法弟子在中國就有七千萬,哪一個人不認識10~20人?如果我們都能踏踏實實地跟我們所認識的人講清真相,那就是7~14億人,而中國人口也不過是13億而已,那麼可救度的人不就不會被落下了嗎?而且直接面對面地講清真相,更能暴露出自己在學法中的不足。我覺得每面對一個人講清真相時就像是一場考試,因為他們所提出的問題,如果你法學不好,或心性不穩或急躁,就不可能圓滿地回答他們的問話,就不能達到講清真相的目的。

當然這裏肯定會有魔的干擾,因為魔最害怕的就是被曝光。多一個生命能清醒,那麼魔活動的空間就會減少,所以就需要我們多學法,去掉人的思想,站在法上去講清真象,就能打入他們生命的微觀,這樣才能真正的顯示出法的威力,救度眾生。同時建議要跟某人講清真相時,先用師父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清除講清對像者周圍邪惡的因素,那樣可能效果會更好。

以上是個人認識,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