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長春黑嘴子勞教所


【明慧網2001年9月18日】2000年2月,我由於進京上訪為大法討還清白,被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當天晚上,我們房間共有14人。半夜有幾個功友起來煉功,幾個高大的護廊(刑事犯)跟進來用塑料繩把幾個功友雙手緊吊起來,綁在二層鋪的架子上,腳搆不著地。一個管教進來拿電棍在她們的臉上脖子上猛打,一直打到電棍沒有電為止。

2月4日春節頭天晚上,因大家煉功,管教拿電棍逐個功友電,有的臉上、脖子上都電煳巴了。當時,我們有的功友臉上都被電出了血,而且只要你想煉功就不准回房間睡覺,坐板長達7天6夜。還有護廊看著,不時的打罵。眼睛還得瞅電視,不准瞅別的地方。即使這樣我們也沒有改變對大法的堅定。4月中旬,我被編到5大隊,5月13日是我們偉大師父的生日,我們又集體煉功,被姓李的大隊長用大板子抽打臉;被管教用電棍電,他們強迫我不煉功、不絕食,並簽字劃押,我堅決不配合邪惡。5月17日,在身體檢查時,查出我已被他們摧殘得血壓升高,心肌缺血。

2000年8月份,因我堅定修煉,被勞教所集中到不決裂的14個人的嚴管班,後又剩下我們9個人。勞教大隊為完成上級下達的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的所謂「指標」,每天要求大法弟子上午幹活,下午1點到辦公室報到。由一大隊專門做洗腦工作。他們對我們進行諷刺、挖苦,進行人格上的侮辱,我沒有屈服。後來我又被送到邪惡的六大隊。這裏只要不決裂,就被電棍逼打,不讓睡覺。當時,我被折磨得體重由原來60公斤到46公斤,但我抱定寧死也不背叛,決不能出賣偉大的佛法的決心。管教扛著電棍到我跟前,看到我年老又瘦沒敢打我。他們就用軟手段哄騙我背叛,我回答管教:我永遠不能背叛法輪功。他們又派已經邪悟和被邪惡利用的可憐生命對我進行輪番轟炸,我不聽,在心裏一遍一遍地背法,如果他們再說,我就用正念嚴厲地說他們,他們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管教一看我很堅定,沒有辦法就又把我送回五大隊。師父說:「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師父經文《為誰而修》)面對那些背叛自己生命之本的人,我時刻用師父的話鞭策自己不被邪魔帶動,也堅決不配合邪惡的安排。管教讓我寫決裂書,我就寫:我堅修法輪功,決裂一切沒有修去的名、利、情和那些不好的執著心。在那裏,我時時刻刻以法為師,無論甚麼環境都慈悲待人,用自己的一顆善心去做,嚴格要求自己,髒活累活搶著幹,雖然年齡大也不偷懶,處處走在前頭,時刻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就甚麼也不怕,甚麼都能做好,一有機會,我就和管教洪法,她們也承認,老太太做的是好,就是不決裂。

由於我堅修大法,到2000年12月該到期釋放時還不釋放,還被無理加期320天,與家人隔絕,長期不讓和家人見面。由於長期身心上的摧殘,每天勞動16個小時,每天吃的只有半飽,致使我視力下降,體力不支,又不能學法煉功,身體每況愈下。到今年7月終因心臟冠心供血不足,心肌缺血,加上腸炎,高燒近40℃,而被勞教所以保外就醫之名釋放回家。

回想這19個月的關押,到無罪釋放,使我悟到,在正信、正念的大法弟子面前,邪惡是束手無策的,勞教所也好、監獄也好,是關不住正信正念的大法弟子的。

以上只是我的經歷,由於身體原因,想到哪寫到哪,不足之處望見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