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不識字的老嫗能讀《轉法輪》了

【明慧網2001年9月16日】97年11月,我到煉功點時,大家每人一段輪流讀《轉法輪》。68歲的孫嫂讀得較慢,我有點兒著急。

有一天學法後,輔導員讓孫嫂談談學法體會,並說:「我剛來煉功點時還不認字,僅一個月時間就能讀《轉法輪》了,多神奇!」孫嫂笑了笑說:「我以前在單位(小集體企業)上班領工資時,在自己名下畫個圈,算是認識自己的名了,別的字我一個也不認識。得法後的一天,我在家看《真修》這篇經文。這個‘修’字我問我大女兒四次也沒記住。到第五次問她時,她就有點兒不耐煩了,說‘你都問五遍了,就這樣還看書呢!’我心裏不是滋味,抱著書,閉著眼睛,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你加持加持我吧,我不認字不能學法,老問人家人家都不願意告訴我了。’二、三分鐘後,我睜開眼睛一看,書上的字好像原來我就認識,我一下把《真修》這篇經文念了下來了,心裏這個高興勁兒就別提了。大女兒從我身上看到法輪功的神奇,也開始煉上了法輪功。」

「之後,師父又在我家牆上一排一排地擺字叫我看。第一次一牆字我只認識‘真’和‘德’兩個字,這是師父叫我真修要重德。以後,我就學《轉法輪》上的字,認字特別快,不到一個月,我就能通讀這本書了。師父為了鼓勵我,讓我開著天目修。煉動功時,我看見每個同修身邊都站著一個大白人,比咱們高一頭。我知道這是師父法身在看護著弟子。煉靜功時,我看到宇宙在旋轉,九大行星在旋轉,白色的大法輪在空中飛舞。我還看見太陽上有個大法輪,月亮裏邊有人行走。我怕自己老看這些起執著心掉下去,就對師父說:‘請師父把天目給我關上吧,不管在甚麼情況下,我都要一修到底。’慈悲的師父把天目給我關上了。」

今年9月5日,我去看望孫嫂,她的白頭髮已經少了,白頭髮從根上長出一寸長的黑頭髮。她對我說,她每天看一歲小孫子,天天和孫子聽老師講法。孫子睡覺時,她才能看書,要不一看書,孫子就搶書,看師父法像,和老師貼臉。我說:「這小孩可能是同化法來的,你教他好好學吧。」孫嫂叫小孫子給我做「沖灌」看,乖孩子立即把兩隻胖胖的小手高高舉起。孫嫂說她晚上才能出去撒真相材料,等孫子會走時就好了,領著孫子一起去證實法。

徐嫂今年76歲,原來也是一個大字不識的老文盲。98年11月,我在煉功點上第一次見到她,那是她到女兒家串親。她女兒家是煉功點,於是徐嫂就參加了我們學法煉功。學法時,大家讀,她不識字不能讀,由她外孫女用小木棍指著字給她看,她戴著老花鏡(右眼300度,左眼200度)扒在書上看,很費勁兒。今年八月,徐嫂又到女兒家串親。我第二次見到她,有點兒不認識了。她比以前胖了,臉上、手上的老年斑沒了,皮膚白了,皺紋少了,腰板直了,個兒也高了。我問她煉法輪功煉得怎麼樣了?她打開了話匣子。

「我過去這腦袋像一盆漿子,整天糊糊塗塗的,拿東忘西的。煉法輪功後,腦袋清亮了。我每天不是學法,就是煉功,再就是洪法、講真相。我天天手不離書,一個字一個字地看,一個字一個字地照著寫。在不知不覺中,《轉法輪》這本書我自己能念下來了,還學會了寫字。我每天煉一遍動功,二、三遍靜功,在不知不覺中,我過去全身患的十來樣病,甚麼冠心病、肝炎、脂肪瘤、乳腺瘤、頸椎增生、風濕性關節炎、肌肉痿縮、老花眼、痔瘡等病,現在都好了。我上六樓撒真相材料一點兒都不累。四年多,我沒吃過藥,沒打過針,節省醫藥費一萬多元。這法輪功可太好了,讓我說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我叫徐嫂念一段《轉法輪》。她雙盤著腿,挺直腰板,舉著書一字一句地讀了起來:「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地幫他。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地幫他,所以我們就可以為學員做很多事情。」(《轉法輪》5頁)

是啊,兩位老人的佛性出來了,震動了十方世界。佛要幫助人是很容易的,所以她們就能很快地識字學法。我是XX黨員,國家幹部。我過去下鄉抓過掃盲工作,從沒見過一個老太太能脫盲,只有大法才這麼神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