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故事三則

【明慧網2001年8月11日】一、正法

某大法弟子到北京護法,被惡警抓捕施以酷刑,該弟子毫無懼色,坦然面對。惡警用電棍電弟子全身,只聽得滋滋作響,直到電用完了,該弟子還是坦然自若、毫無反應。惡警便施以酷刑,拿來一根鋼針,要紮該弟子的指甲縫(注意:渣滓洞用的是竹籤,江澤民豢養的惡警用鋼針,真是比渣滓洞還渣滓洞),惡警認為這一針扎下去,她一定會大叫求饒的。但沒想達到的是,一針扎下去該弟子卻咯咯地笑個不停。這一笑幾個惡警可傻了眼,癱坐在椅子上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一惡警說:「你笑甚麼?」該弟子說:「我笑你們幾個大男人欺負我一個弱女子!」也許是大法的神奇使惡警有所醒悟,也許是大法弟子的一身正氣震撼了他們,其中一惡警說:「你走吧。」該弟子就這樣堂堂正正地走出了魔窟。

二十多天後,該弟子被電棍電的印痕還很明顯,但她說:「那時就是不覺得疼,針扎就像螞蟻夾了一下一樣。」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在這裏又一次體現了出來,但願那些惡警從中得到啟悟,不再作惡。

二、點化

某大法弟子的繼父修大法後,一直悟性上不來。一次他提開水壺時滾燙的開水洒到腳面上,當時並不覺得疼,也沒有起泡。過了半個小時老伴兒問他:「你的腳有事兒沒?」他說:「沒事,可能是水不燙吧!」話音剛落,腳面的潦泡眼看著就起來了,疼得他大叫:「服了,服了,這次真服了!」

三、保護

某大法弟子的母親,70歲了,修大法後沒多長時間,一次她站在甕上去餵鴿子,甕下面是爛磚頭木塊,她一不小心踩空摔了下來,心想:「這下可夠嗆。」沒想到一隻無形的手輕輕地托了她一下,起來後,除了胯有點疼以外,其他一切安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