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撞車後的功友

【明慧網2001年5月28日】我倆在小月河公園煉法輪功,是輔導員。聽說功友老杜被車撞了,就於6月25日早晨去看她。見我們來了,她很高興,招呼我們坐下,還拿西瓜、水果招待我們。見她思路敏捷,行動自如,說話清楚,除了她臉上被撞的地方有點腫脹,其它的完全和正常人一樣。這是被撞後的37小時的她,我們真為她慶幸。待她忙完坐下後,給我們詳細地講了事情發生的前前後後。

6月23日晚7點一刻左右,老杜和往常一樣,騎車去煉功點煉功。她家的住宅樓就在馬路邊,一出院門就上馬路。當她行至路的黃線時,見右邊有輛白色小轎車急駛而來,遂停下讓轎車過去。就在這一剎那,小車帶著尖叫的煞車聲撞上來了,頓時,她甚麼也不知道了。她自行車的前輪被撞下了,人被衝擊出20多米,在地上折了兩個跟頭。此時,她趴在地上一動不動,頭部、身上襯衣及地上都是血。司機見狀嚇壞了,心想:這下完了,人被撞成這個樣還有救嗎?路邊的人也都驚呆了,議論說,她被撞死了。住宅樓裏的人聽到巨大的撞擊聲也都想,聽這聲兒,事一定不小。

這時候的司機稍作鎮定後,即想到:不管怎樣,救人要緊哪。他立即下車,吃力地抱起不省人事的老杜就往車上送。驚急之下,他渾身無力,車門也打不開了,只好把老杜放下,再開車門。待把老杜抱起來時,地上又是鮮血一灘。司機隨即把車開到了262醫院。 老杜離開家時,她愛人老韓在看電視,當她聽到樓下的巨響後,即到陽台上看了看,一時看不清。過了會兒,他看到往車上搬的人穿的是黃球褲,心想肯定是她,急得電視沒關,上衣沒穿,就往樓下跑。剛到馬路邊上,就有人對他說:你愛人被車撞了,挺厲害,趕快截車去追吧。這時候,那小轎車已開出幾十米了。他攔了輛司法部的小車追了上去,到262醫院一看沒有。隨後又找到人民醫院,北醫三院,也沒有。這時因司法部的小車有急事,老韓又換乘面的,趕到積水潭醫院,又沒有。面的司機問他:你有甚麼急事嗎?他說:我愛人出去煉功被車撞了。司機問煉甚麼功,老韓說:法輪功。司機說:她煉法輪功啊,你放心吧,她沒事,我也是煉法輪功的,我知道怎麼回事。

老韓納悶:他沒見著人,怎麼知道沒事。心裏雖穩當了點兒,但還是不踏實。又要司機把車開到262醫院去看看,果然在那兒。原來是肇事司機慌慌忙忙把路走錯了,耽誤了一點時間,所以老韓第一次趕到262醫院沒見到。這時,他兒子已在262醫院了,見了他爸說:「爸,你別著急,我媽沒事。」老韓心想,兒子也是煉法輪功的,他也說沒事,真奇怪。有事沒事,我得看看人再說。這時候,老杜已做完C T檢查,老韓忙問醫生怎麼樣?醫生說:「沒甚麼大問題,顱內沒有出血,也沒有骨折。」直到此時,他一直提著的心才放下。

老杜做完CT被送上了病床。此時她才漸漸甦醒過來,意識到出事了,她心裏喊著李洪志老師的名字。並想:我是法輪大法學員,不會有問題的。這時候,她頭上雖然還在向外滲著血,左半身襯衣也已被血浸透,可覺得身上、頭上哪兒也不痛,不難受,感覺和正常人一樣,她心裏更踏實了。這時,有人問她叫甚麼名字,多大歲數,今天星期幾,家中電話,她都清楚正確的告訴了他們。看大家為她著急的樣子,她讓大家別為她著急,別擔心,沒有事兒,並要求回家休息。可大家不放心,硬要她在醫院住一宿觀察一下,她怎麼也拗不過,只好住了一夜。後半夜,在病床上她還雙盤腿打坐了一會兒,感覺不錯。

第二天早晨,她對愛人老韓說:「情況很好,啥事沒有,咱們趕緊回家吧。」老韓向單位要了一輛車,就這樣回家了。到家的頭幾天,來了不少人看望她,有的說,看你昨晚被撞得那樣,今天跟好人一樣,真不可想像;有的說,你被撞得這麼重,大家都以為你要臥床起不來了,現在看你和好人差不多,真神了;有的說我孩子看你被撞了以後,當時就哭了,說阿姨真沒福氣,年輕輕就被撞壞了,怎麼好人沒好報呢;有的說,真虧你煉了法輪功了,不然小命還有嗎;還有的說,你煉這個功太好了,等你好利索了,我們一定跟你學。老杜聽了這些話,心想:我的福氣大得很,還在後頭呢!老師給我安排的這條修煉之路,我走定了,一定走到底。今後,不管遇到甚麼磨難,只要真心修煉,沒有過不去的火燄山。

事情到了解決具體問題的時候了。老杜對司機說:「你不要再為我這事花費一分錢了。」對方要給她買輛新車,老杜說:「壞了的自行車,你替我修好,我就非常感謝你了。」最後事情就這樣解決了,司機連聲說:「這次真是遇上大好人了。」

我們倆聽了後想:可不是嗎,老杜今年才45歲,單位不景氣,搞優化組合把她「組合」下來了,每月生活費沒有來源,孩子還在上大學,家裏完全靠愛人的收入來維持,經濟很緊張。剛在別的地方找了點事幹,補巴補巴,又出了這事。要是擱在一般人身上,還不乘機訛他一下:在醫院先住上一年半載的,然後再要他多掏點錢。可我們法輪大法的學員不會那樣做。這社會上要是人人都這麼重德該有有多好啊! (大陸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