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小故事

【明慧網2001年9月13日】
1. 堅定正念衝出魔窟
2. 正念威力顯
3. 我得出去證實法
4. 發正念順利通行


堅定正念衝出魔窟

8月3日上午11點多,大興縣警察包圍了我們的住所,當時我和一位功友在屋裏還不知道。下午3點左右門被撞開,闖進5個警察以查身份證為由開始亂翻,過了一會兒又進來十幾個,隨後給我們照相。我不配合,不抬頭,不睜眼,他們就揪我的頭髮。他們抄走了百十條橫幅和一些大法書,大法資料,一萬七千元人民幣,並把我們帶進右安門派出所。

當天晚上我被「610」刑警隊提審,他們問我話,我不回答。見我不說話就給我灌涼水,我不張嘴他們就卡著我的嘴捏著鼻子,幾乎使我窒息。我被強行灌了兩瓶水,惡警見我還不說話就開始灌鹽面,灌了足有半斤多,把我的嘴也卡破了,見我還不說就叫4個警察把我摁倒在地,一人踩背,一人踩腳,然後把我的胳膊背銬著往頭上搬,幾乎要搬斷。當時疼得我喊叫起來。然後他們就用流氓行為在我身上亂摁亂摸,用電棍電我腿,整整折磨我一晚上,然後把我關進鐵籠裏。第二天上午右安門派出所又提審我半天。下午一個叫張全和的警察把我提去審訊,給我帶上背銬,又開始拿我的胳膊往後扳。我猛烈反抗,他用腳猛踢我頭和臉,用手打臉,把我踢倒在地猛踢手銬,把手硌破。我當時一片善心對他說:「你這樣對待我對你不好,要知道善惡必報。」他卻邪惡地說:對待你們這就是善。一陣暴行後他累得躺在床上直喘粗氣,一會兒起來又是一陣暴行,最後拿起一支煙點著熏我的眼,又用煙頭燙我的臉。整整一個下午我被打得頭暈眼花,心臟難受出不來氣,身上黑紫,雙臂不能動,眼睛出血成了紅眼,臉打成黑紫,連自己都不認得自己了。他們又把我關進籠子並帶上背銬。當天晚上又有兩位功友被抓來,把他們帶去提審時還跟上兩個穿特警服裝的打手,一夜就聽到那位功友被折磨得慘叫聲。

6號上午10點多鐘610刑警隊把我提出,說看你這身體,我們也不值得送你去看守所,一會兒就放你走。問我包裏有甚麼,我說有700元錢。到了下午快2點,一人把我帶出派出所,把包給了我,說你走吧,以後別來北京。我出了派出所打開包一看只有200元,打車到南站,買票。剛檢票就衝上來一個便衣警察,抓住我胳膊把票搶走。我早就提防他們會來這一手,所以沒買回家的票。四個便衣又把我帶回了右安門派出所,開始對我進行哄騙嚇唬,看我不說他們開始扒光我衣服,揚言拉到大街上作宣傳材料、說我煉功煉瘋了。我下定決心:放下一切心,決不讓邪惡得逞。最後他們見我還不說,這才放棄對我的折磨。當晚11點多三個人把我帶到車站,用我的錢給我買了車票放了我。我又重新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正念威力顯

那是一個星期天,大約上午10點多時,我在一個居民樓群裏粘貼大法傳單,突然間手被人一把就抓住了,回頭一看是夾著皮包的兩個便衣。他們對我惡狠狠地喊著:「啊,老太太,你在幹甚麼呢?你知不知道,你這得判三年哪!走,車在那邊等著呢。」

我沒有一絲怕心,說:「我在救度世人呢,你還有沒有一絲善念?」年紀較大的便衣望著我,沒有表態,坐到了居民樓道花園的圍欄上;年輕的警察卻還不死心,繼續抓著我的手,狠狠地說:「我告訴你,按規矩你也得關三年,警車馬上就能來。」 我是堂堂的大法弟子,可不會認同惡警的安排,我再次正告他:「現在都是甚麼時候了,你還抓大法弟子,也不怕遭報?!我做的可是最正的事。」 那個警察還是不放手,繼續追問:「你說,你貼了多少,還有沒有,把你的兜都掏出來。」

我可不會聽從警察的安排,我說:「我已經都貼上了,你要看就看牆上的吧。」居民區中的人開始圍了上來,很快人就聚多了,小年輕的便衣有些不知所措,鬆了手,向坐著的警察走去,倆人儘量掩飾著在眾人注視下的恐懼,假裝沒事似的順著花壇的甬道溜走了。

我拿出剩下的真相材料繼續貼完後,堂堂正正地離開了。


我得出去證實法

某市近日兩位大法弟子在居民區散發大法資料,被壞人舉報後被警察抓到派出所。兩警察在兩個屋分別審問大法弟子。在大屋的警察開始很邪惡,大法弟子不斷發正念除惡,並想我不能被關押,我得出去證實法!在被審問時大法弟子做到了「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沒有正面回答警察的任何問題,反而耐心地向警察洪法,講清真相並告之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警察的態度就逐漸的緩和了下來。大法弟子又進一步堅定的說:「不管你用軟的、硬的辦法我都不會說出姓名和住址。但是你應該把姓名和住址告訴我。」 於是警察就把他的姓名、住址、電話號碼都告訴了該弟子。

由於問不下去了,警察就到另一個屋裏看看情況,該弟子也跟過去了。警察說:「你不能來這裏,你回去。」弟子又回到屋裏,心想:「讓我回去,我就回家吧。」該弟子堂堂正正從辦公室的另一個門走出去,穿過走廊到樓下未受到任何阻攔。打出租車揚長而去,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之中。過一天聽說,兩警察抓到兩名大法弟子,在派出所警察的眼皮底下竟然失蹤一個,造成「嚴重失職」。路人都說,法輪功神了。警察不敢如實上報,只好說抓了兩人,其中一個沒問題當場釋放了,另一個弟子被拘留了。


發正念順利通行

大法弟子夫妻二人到功友家切磋交流,深夜駕車返回途經一座橋,沒想到深夜橋上居然堵起車來,十多分鐘也沒動幾步。想到明天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夫妻二人開始發正念。一人想:鏟除邪惡,排除干擾。另一人想:鏟除邪惡,讓車通過。一分鐘左右,一輛110警車從逆行車道呼嘯而至,剛好停在大法弟子的車邊,從車上下來一中年警察走到大法弟子車前,女大法弟子見狀剛要發正念除惡,就見那警察厲聲命令大法弟子右面車道尚能前行的車停下,轉身對大法弟子客氣地說道:「走,走這邊。」大法弟子驅車併入右面車道順利前行,大約走了200多米回頭一看,居然沒有車跟上。事情雖小,卻讓我們充份感受到了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