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智慧、怕心

談談講清真相中加小心和修去怕心的關係


【明慧網2001年9月1日】師父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經文《理性》),甚麼是師父講的「理智」、「智慧」,他與怕心有沒有關係呢?

今年四月初,我從看守所被罰款釋放後,有段時間怕心反映比較重,這段時間約有月餘,被動地在家等待,有材料就做,沒有也不主動。這期間心裏非常矛盾、難過,雖然每天在家學法煉功,但心裏就像做了錯事的孩子一樣,覺得自己當時對正法的態度消極,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因為對法理的認識上一切都明白。

師父的經文從2000年6月的「走向圓滿」,直到美國DC法會講法,幾乎每篇都在講,證實大法、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話。明明白白應該走出人來去證實大法,講清真相,只是當時怕心的作用,才失去了師父為我們延長來的那段時間。這期間師父也在不斷的點悟我,督促我要精進。

有一天,突然功友送來點光盤,過幾天別人又給我點其它資料。我悟到師父一等再等的就是我們這種不能積極主動走出人的,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人。在妻子(大法弟子)的提醒下,我走入了正法講清真相的洪流當中。沒有資料我們就開始自己寫,而且越寫越大,條幅、橫幅各樣都有,除有極特殊事情外,我們每天都出去做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事。在這樣的環境中修自己,自我感覺怕心越來越小,甚至有時沒有怕,心態也越來越穩。多次遇到我們正在前邊貼身後就有人在看,有時我們還用慈悲正念向他們講真相

針對自己的感受,我和幾個同修講了我的心態,反映不同,有的為我擔心,也有的認為應該理智一些有點智慧。過後和一功友的幾次談話中,他從側面提醒我:「師父說:『有個人手裏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轉法輪》P119頁)我知道他是有意點我,讓我不要大意,我也知道這種提示是很誠懇、重要的。每次我們談話他都非常關心的,善意地對我講:「要多加小心,多加小心,小心點沒有錯!」我很理解功友的心情,但也理解到事物的另外一些方面。比如明慧網上有篇文章,大意是有個學員去貼真相傳單,被惡警發現說:我們抓到你了。學員說:你知道我貼的是甚麼嗎?答:不知道。走我領你去看看,到了那給惡警念了一遍說明白了嗎?答:不明白。又念了一遍問明白了嗎?答:不明白。那你就在這慢慢看吧,我走了。惡警被呆呆的定在那兒。

我認為這是真正修出來的智慧和正念的威力,並非一般的「加小心」所能達到的。當然我不是說要盲目地、偏激地去做,師父給我們專門寫過一篇「取中」的經文內涵是非常深刻的。在沒有修到那樣的境界時的確需要「加小心」,但對一個正法弟子來說,僅僅停留在人的這層「加小心」上是遠遠不夠的。

「一個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關的重大問題上,不帶任何觀念地權衡問題,那麼這個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這種清醒是智慧而不同於一般人的所謂聰明。」(《為誰而存在》)「如果你們真正能在修煉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執著,最後的這場魔難就不會這麼邪惡。」(《走向圓滿》)

「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去掉最後的執著》)

師父還在許多講法中講了讓我們去怕心的問題,而且這個怕心或隱藏很深的怕心不去真的會給我們修煉造成麻煩。我看到有的功友因為有怕心,雖沒被抓走,但干擾卻接踵而來,而這種干擾往往是自己認識不到的,認為事情就該著這樣,或者只看到事情的表面表現形式,沒找自己的心,因為你加了這方面的小心,又忘了那方面,而事物的表現形式,在世間又是極為複雜多變,多種多樣,人也不可能方方面面都去加小心,而邪惡對我們的干擾確實是方方面面的。那些偏離了正法的高級生命從其它空間可以直觀清晰地看到我們的所有執著與弱點,因此魔難和干擾往往是在人不注意,或想像不到的情況下出現,單純用人的小心避免不了魔難,更無法破除邪惡勢力的安排。

那麼我想到,唯一的辦法就是在修煉中強大正念,隨時發正念清理干擾,並毫無保留地修去一切怕心與人的根本執著。只有在全面否定邪惡勢力的安排、根除邪惡的過程中,才能避免或減少魔難。

對一個偉大的大法修煉者來說,當你沒有任何怕心與執著的時候,即使遇到了邪惡的東西,它也會遠遠地避開你而去,因為它知道否則它就會被你對大法堅如磐石的不動的心和偉大的慈悲與正念之場化掉。

以上是個人近來的一點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