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功能的運用


【明慧網2001年8月22日】大法弟子發正念、以功能直接參與正法,這是特殊歷史時期的特殊現象,是我們的殊榮,也是留給未來宇宙的參照。但在運用功能除惡的過程中,也常會出現不穩定的情況,尤其天目看不見的弟子,由於不知道發出的功能為何種形式,在另外空間起了甚麼作用,「看不見」也成了很大障礙。我想就此談一點自己的體悟,不對的地方,請大家指正。

一、對法的信念是以功能除惡的關鍵

「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大法弟子雖然仍是世間的修煉人,還存有個人修煉的因素,但修煉者畢竟不是常人。

我理解到師父在給我們破解身神之間的關係時,也在整體上再破我們人的那層殼。因大法修煉的形式是從最微觀的本源開始向表面上突破,表面身體要到最後才完全改變,因而功能是微觀空間修好的神的一面在起作用,而能否達到身神合一的效果,則取決於對法的信念(這種信念來自於長期嚴格要求的心性基礎)。

我從法中體會到,在運用功能方面,除了自身必須具有的純正心態之外,還有師父的加持、大法圓融我們的威力的一面。因為我們新的生命是在正法中形成的,人的這一面服從(而不是抑制)修成的一面所具有的對法的堅信和堅定護法的信念,是正念除惡的關鍵。夾雜任何人的觀念都是強大的障礙及在正法中使功能加強的壁壘。我的天目也大多是鎖的,但我始終堅信大法賦予了我這種能力。有一個時期我們煉功點被派來一個專門監視的人,我在得知後發念除惡,讓他進不了這個公園,以後他就再也沒有出現了。雖然我看不清甚麼,但也從不懷疑自己在大法中修出的功能,堅定除惡時會感到師父的加持力。

二、保持純正平靜的心態

「心裏對邪惡的害怕或運用功能時心裏不穩、懷疑會不會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會影響或干擾功能的作用。」(《甚麼是功能》)

我看到很多同修在發正念除惡中,都覺得緊張、不穩定或帶有激憤、報復等情緒時,結果皆達不到應有的效果。為甚麼平靜祥和的心態更有效呢?我從法中認識到,一些開著修的弟子元神離體時主意識在另外空間大顯神通,會很少受我們這個空間肉身的影響,而鎖著修的弟子則不同了,另外空間功能的發揮還受到人的一面的影響甚至抑制。人的這面越靜,人心越不起作用,神的那面越自如,本能就越能顯現。相反,受人的心情、情緒等粗顆粒物質的牽連,微觀粒子部份也會被干擾。越純淨單一越能靠近、符合先天本性。

三、發揮純正慈悲的正念之場

「隨著你的功力不斷增長的時候,你身體所帶的那個功的散射能量也會相當強大的。」(《轉法輪》)由表面粒子構成的表面空間的能量場,其大小是由微觀空間的能量場所帶動和決定的。突破的層次越高,同化的部份越多,身體散射出來的能量場就越強。在這個場的作用下,即使不動念也是能夠制約及改變一切的。而大法弟子在法中修出來的能量,本身就是純正慈悲的力量。

我認識一位被泰國某大學聘請的中國教授,因在其專業中有所成績而頗為自負。我在跟他講真象時,剛開口他就滔滔不絕,說法輪功對國家社會如何如何,於是我打斷了他,只是簡單地對他說,你知道我不是一個沒有思想的人,該不會去盲從甚麼。這些資料請你看看。他說我願意聽你宣講,但你別想說服我。我心中充滿正念,但平靜寬和又充滿自信地笑笑,沒再多說一句。兩天後他來還資料,態度已收斂了些,但我仍然只是笑了笑卻不跟他提一個字。後來我再碰到他時,看到他臉上出現了愧怍和小心翼翼的神情。我知道那些資料挽救了他,而我的出其意料的不與之宣講,及在大法中修出來的平靜氣度所帶的力量,也使他建立在受謊言矇蔽基礎上的盲目自信受到了極大的動搖。

我想說的是,大法弟子在日常環境中,在整理、發送大法資料中,在做一切大法工作中,都攜帶著自身的能量、信息,而這種正念之場的作用是一種自然狀態,也就是本性的一面自然而然的狀態。神會須要想著幾點發正念嗎?在修煉中不斷提高、加強我們的能量場,所到之處就是佛光普照,就是鏟除邪惡。

「大家在正念除惡中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大量的邪惡生命被清除掉,也有的被部份清除掉,使邪惡勢力大傷元氣,在很多正法還未到的空間鏟除了邪惡,對惡人也起到了消除和震懾的作用。」(《正念的作用》)

大法弟子運用功能鏟除邪惡,無疑是正法時期重要的一環。我知道自己離法的要求還相差甚遠,運用功能時也還有人心的干擾。如今我想做的就是使生命儘快同化於法,證實法,維護法,在正法修煉的成熟中走向圓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