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治天治

湖北犯罪警察殘殺碩士研究生,當地持續高溫不降

【明慧網2001年8月3日】據報載,最近中國大陸武漢市公安部門將華中理工大學計算機碩士、大法弟子李長軍殘害致死。消息令人痛心,詳情如下:

李長軍,男,未婚,1968年出生,係湖北省隨州市人。李長軍1991年7月畢業於葛洲壩水電工程學院,畢業後分配到棗陽市捲煙廠做電工5年。後又就讀於華中理工大學計算機應用技術學科,獲碩士學位。

1999年7月畢業後分配到武漢市地稅局。但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該單位辭退。99年7月至今,先後在北京、隨州、武漢等地多次被非法關押。2001年5月16日李長軍在武漢與其他大法弟子在一起做真相資料被警察非法抓走(一同被抓的還有六名大法弟子,這七人均至少是研究生學位),被武漢公安機關非法關押,遭到非人虐待和迫害,遂絕食以示抗議。經過40多天的摧殘和折磨,李長軍於6月27日晚10點零8分離開了人間。其親人見到的遺體骨瘦如柴,雙臉青紫,脖子紫黑,雙拳緊握,牙齒變形,相貌變形,後背像燙熟了一樣,慘不忍睹。

這條消息,令人不得不想起了知識分子在中國大陸的處境。「文革」前和「文革」中,當權者在幾十年的內部權力爭奪中,一向是把廣大的知識分子當成鬥爭的工具和殘酷迫害的對像。在沒有獲取全國政權的年代,知識分子曾被作為爭取的對像,好話說盡,千方百計予以拉攏。一旦政權在握,就翻臉不認人了。幾十年來,內部鬥爭連年不斷,知識分子就一次又一次地被迫害,鎮壓。直至「文革」到來,90%以上的有知識的人都成了罪人,而且是學問越大,「罪過」也就越大,真是古今中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千古奇冤。「文革」後,為了挽救幾十年窩裏鬥耽誤了的科技發展和幾乎要全面崩潰的經濟險惡形勢,又重新拿起了爭取和利用知識分子這個法寶,又是恢復名譽,又是改善生活條件,還有提高社會地位等等。但是,不要忘了,在今天「人權惡棍」江澤民統治下的中國大陸,信仰自由實際上是根本不能兌現的一句口號。在信仰的問題上必須要全民統一,是不可越雷池一步的。否則就以階級敵人論處。不管你學問多大,學術地位多高,也不管你是否有多少合理合法的根據,到時候就是要對你施行專政。

自99年7.20以來,多少知識界的人士,包括專家,教授,博士,碩士,大學生,研究生,高級工程師以至地位更高的知識界知名人士,都被強行勒令停止修煉法輪功,當權者並千方百計地讓你表態放棄法輪功修煉。如若不然,那就是隔離審查,軟禁,強制簽字,直至關押以至無理判刑。上述被迫害的研究生,本來是國家急需的科技人才,但只要你堅持真、善、忍,一心向善做好人,就活活把你殘害致死,這就是自我標榜「尊重知識,尊重知識分子」的真實寫照。可憐可悲的中國大陸知識界,只不過是少數當權者手中的一張牌,需要時拿回來,不需要時甩出去就完事了!更可悲的是,少數文痞、科痞和不少至今仍死抱著早已過時了的XX主義的人,還緊跟在少數當權者的身後,積多年政治鬥爭之經驗,肆意歪曲事實,無理攻擊起法輪功來,以求得到個人私利。

湖北省是江澤民犯罪團伙殘害法輪功弟子的重災區之一。活活把人用摩托車拖死,活活把人燒死,以及上述把碩士研究生折磨死……不一而足。

人不治天治!近兩年來,該地區天氣異常接連不斷,《楚天都市報》、《長江日報》報導,武漢持續高溫。武漢的紫外線強度持續5級。從6月27日起,超過攝氏35度的高溫天氣在江城武漢持續了整整15天,僅7月上旬短短10天內,便出現了兩次攝氏40度高溫,城區最高溫度超過攝氏40度。來自省氣象局的消息證實,高溫來勢之猛、時間之早、持續時間之長為歷史同期罕見,創67年同期之最。持續的高溫天氣,使得旱情迅速蔓延。目前全省17個市州普遍受旱,370多座水庫無水可放,12萬多口塘堰見底,200多條河流斷流,受旱農田面積已達2300萬畝,81.2萬人口、75萬多頭大牲畜發生飲水困難。不少地區耕地已幹出了裂縫,稻田裏早稻抽不出穗,中稻不能圓梗,地下井打不出水。根據氣象預報,近期將繼續晴熱高溫,旱情還將加重。武漢中心氣象台7月10日預報:今天,武漢市中暑指數、紫外線強度指數、城市火險指數均可達到最高級別。氣象專家認為,生活氣象指數出現"三高",說明高溫造成的各種危害正在加強……

聖者曰:"人類不遵守人的道德規範──社會將大亂不治,天災人禍。"

警告那些作惡多端的江澤民的幫兇們,奉勸那些搖旗吶喊的文痞、科痞和被矇蔽的人們,不要再執迷不悟,多為自己的生命未來想一想,路是自己走的,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任,理解停止對法輪大法及其弟子的誣蔑與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