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風熱浪,突襲大江南北 ─ 人不治天治

【明慧網2001年7月16日】 最近隨著7月20日這個黑色日子的日益逼近,大陸各地繼續傳來法輪功學員受折磨致死的消息,充份顯示出江XX一夥人的至死頑固不化。

正當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發生虐殺15名法輪功女學員的慘案受到全世界的一致譴責之際,又傳出了黑龍江長林子勞教所10名法輪功學員再遭虐殺的惡性事件。

公務員被打死 技術員被掏內臟 -- --哈爾濱法輪功學員任鵬武死於呼蘭縣第二看守所,官方聲稱任鵬武死於心臟病。警察禁止任鵬武的家屬對其屍體拍照,並在未經家屬的同意下,將任鵬武遺體從咽喉處至小便處的所有身體器官全部摘除之後強行火化。

33歲的任鵬武生前是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第三火力發電廠技術員,他於2001年2月16日被警察抓捕,五日後的2月21日凌晨死亡。目擊者表示,關押期間警察對他進行了多次的長時間的毒打及強行灌食。任鵬武死在去醫院的途中。

大連法輪功學員劉永來被大連教養院迫害致死 ----男,36歲,於2001年3月在去農村散發真象資料過程中,不慎落入中革派出所邪惡之徒手中,後被送入姚家看守所,由於堅決不放棄修煉,被非法勞教三年,未通知家屬即被送入大連教養院。因其拒絕所謂的「轉化」,一直不被允許接見家屬。7月7日家屬得到通知,稱劉永來已死亡。據熟悉劉永來的同修證實,劉永來未入教養院前身體極佳。在劉永來被迫害致死的同時,劉永來的妻子王永梅因遞真象信件而被非法關押在姚家看守所。家中14歲的兒子無辜地失去了雙親的照顧。

還有其它地方的事例,不一而足。其實,人心是不能靠暴力來改變的。這在古今中外都是一樣。江澤民一夥面對宇宙的大法「真善忍」,妄想濫用手中掌握的權力和國家機器來鏟除,那簡直就是做夢。兩年多來,他們所使用的各種殘酷刑罰,所造的種種謊言,所使用的騙人招術,為對待法輪功在國外的傳播所花的大量資金和人力(包括對國外進行欺騙宣傳與行賄所花的美金)…,可以說都已經達到了中國有史以來的最高峰,也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壞的時期。中國大陸的老百姓面對如此暴虐的一小伙人,大多數人還是心中明白的,只是懾於江澤民的淫威敢怒不敢言罷了。

人不治天治,中國大陸各地天氣異常的現象隨著迫害法輪功不斷升級而日趨頻繁,如:

星島日報7月11日報導:今年6月以來,哈爾濱出現了歷史上罕見的旱情,負責供應三百五十萬哈爾濱城市用水的松花江哈爾濱段水位直線下降,幾次降至歷史最底點。市內幾個主要取水口已經露出水面,為確保市民生活和城市用水,哈爾濱市政府在號召市民節水的同時,採取積極措施取水。

中新社武漢電,武漢中心氣象台週二首次發布今夏攝氏四十度高溫預報幾個小時後,週二午後,市環衛部門與有關媒體在該市城區實測最高溫度達四十二度。此間專家指出,連日來的高溫無雨天氣,已使武漢旱魔抬頭,僅每天用於城區馬路降溫壓塵的用水量即達二千立方,相當於北方一個中小城市的用水量。武漢地區今年出現往年少見的梅雨期「空梅」無雨現象,自六月下旬以來,持續高溫無雨,全市每天的水份蒸發量在十毫米以上。氣象專家稱,因城市熱島效應作祟。城區溫度通常比觀察站溫度高。七月二日,該市城區最高溫度就超過四十度。另訊,重慶是有名的「四大火爐」之一,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說,重慶的氣溫最高可達四十多攝氏度,但今年的高溫天氣要比往年來得晚,他說,幾天前的天氣還如春天一樣,突然出現高溫,讓人熱的受不了。

《新生網》報導,黑龍江省五常、望奎等地近日相繼刮起龍捲風,並伴有大風、冰雹、暴雨等災害性天氣,望奎縣經濟損失1500多萬元。日前從有關部門獲悉,7月9日,望奎縣出現大風天氣,最大風力達10級。下午2時許,大風、冰雹、暴雨多管齊下,整整持續了5個半小時,致使部份橋樑被沖毀、民房倒塌。據新華社消息,有2人死亡,另有3人重傷。龍捲風掀翻民房屋頂、電線桿,大樹攔腰折斷。

希望中國大陸的百姓早日醒悟,積極地抵制江澤民一夥的倒行逆施,這主要是為了你們自己的未來。同時,我們呼籲全世界正義、善良的人們共同抵制這場邪惡的血腥迫害!正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兇手們:人不治天治,你們的生命已經處在極度危險之中,因為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就是在害你們自己。如不立即悔罪,報應臨頭的日子已經近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