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人對我們一家的迫害--濰坊市15歲小弟子的控訴


【明慧網2001年8月28日】我是濰坊市坊子區一名15歲的大法弟子,自99年7、20至今,壞人對我父母非法拘禁和罰款,使得我們有家不能回。

99年7、20以後,壞人把我父母非法關押在坊子產業園多天,並晝夜派人看管。我在家裏,有人監視,連上奶奶家吃飯都有人跟著。它們把我父母關押了兩天之後,不寫保證就不讓回來。10月,又把我母親抓去,交了500元錢,才放回來。放回家後,還派人看管著不讓出門,出門就有人跟蹤。就這樣,它們監視了我們許多天。

2000年春,它們又把我母親非法關進坊子看守所,非法拘留了1個多月。放回來時,逼她寫保證,還強行罰款2000元。回來後,繼續監視我們,這期間,它們還非法抄了我們的家,搶走了家裏的錢。

2000年10月,我們村的婦女主任騙我母親說「去辦幾天班,很快就回來。」誰知它們把我母親關進派出所,每天讓我爸給她送飯。後來又把母親送到坊子看守所,一關就是8個多月。可憐的媽媽,走的時候還是穿的單衣服,爸去給她送衣服,被看守所的門衛給趕了出來。媽媽穿著單衣單鞋過了一冬。直到2001年6月5日,才放媽媽出來,又逼著媽媽寫了保證。回家後,媽媽身體很虛弱,天天躺在床上,可沒有人性的它們,還是經常來騷擾。

2001年5、1期間,它們又強迫我爸寫保證,爸爸不寫,它們就威脅說要送爸爸去洗腦,爸爸毅然離開了家。當時我一人在家,還在學校上學,放學後去奶奶家吃飯。白天我不在家時,它們偷偷爬進我家院子,看我爸回來沒有。它們還到學校逼我兩次。第一次產業園上的人和我們村婦女主任一起問我爸爸的去向,我說不知道,它們威脅我,如果不說就不讓我上學,我說不上就不上,反正不知道。當天下午,它們又逼我四爺到學校找我問我爸爸的去向,我說不知道。第二天,它們就停了我四爺的工作,讓他和爸爸其他的兄弟出去找爸爸,回來還要到大隊去報到。大爺他們找到了爸爸,當時產業園的人說,只要回去,該幹甚麼就幹甚麼,沒事。爸爸這才回來。第二天,它們就來騷擾爸爸,被爸爸義正詞嚴地問呆了,灰溜溜的走了。

這些壞人必將償還它們的罪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