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馬三家的邪惡


【明慧網2001年8月23日】我因修煉法輪大法,99年兩次進京護法正法,被當地非法關押三次,共105天之久。後又被非法強行送馬三家勞教。下面把我知道的馬三家的邪惡告訴世人。

我被非法關押在女二所一大隊二分隊,是馬三家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最為邪惡的一個分隊。該分隊非法關押著兩名大法學員,一個是鄒桂榮,另一個是蘇菊珍,她們在那種高壓酷刑下還堅持自己的正信正念,沒有改變她們對大法的堅定。惡警們經常用電棍電學員。鄒桂榮、蘇菊珍就是被惡警邱萍電得死去活來,皮膚都電焦了。惡警們無法動搖她們的信念,就把她倆交給邪悟的叛徒,這些魔變的生命非常邪惡,它們讓鄒桂榮、蘇菊珍面壁,從早晨一直站到晚上,幾天不讓睡覺,一天只給一頓飯。看這樣不行,就想出另一套方案,每一種方案都要堅持幾天,有站著、蹲著、撅著、飛機式、騎摩托車式、倒立,有一次還把鄒桂榮倒掛起來。在體罰的過程中,叛徒還要打她。這些體罰對她倆都不起作用,於是就又想出更毒的辦法,把人兩頭叩一頭捆上,背上坐人,然後再打。為了不讓其他大法學員聽到叫喊聲,暴徒們把人弄到倉庫或廁所去,把嘴堵上。有一次惡警邱萍和幾個暴徒把蘇菊珍拖了回來,把她拉到瀋陽的某醫院精神病治療處,又給開了幾瓶藥,都是治療精神病的,一百多元一瓶的藥,開了好幾瓶,花掉蘇菊珍家屬不少錢,天天有專人逼蘇菊珍吃。

有一次,鄒桂榮被暴徒打得遍體鱗傷,衣服上血跡斑斑,暴徒們怕大法學員看到影響不好,馬上給鄒桂榮換衣服,停止了幾天迫害。但鄒桂榮吃飯睡覺都成問題,大法學員餵上奶粉,晚上幫她脫衣服,腫得很厲害,樣子很嚇人的,就這樣暴徒也沒放過她。等她傷好了還繼續毒打。還有一個叫王麗的大法弟子,雖然沒受蘇菊珍和鄒桂榮這樣的折磨,但也被電棍電過,還給打鎮靜劑,現在鄒桂榮、蘇菊珍、王麗不知去向,已不在女二所了。

還有荊萍被幾個惡警打過電過(一、二、三分隊隊長和值班惡警)。林平和陳健新也被惡警邱萍電過。

王慧被一大隊大隊長惡警王乃民電得死去活來。惡警們經常在辦公室和四防室對大法學員用刑,而徹底背叛「真善忍」的叛徒經常在廁所、四防室和倉庫、辦公室對大法學員下毒手,有時還給惡警們出主意怎樣整大法學員,向惡警打小報告那是經常有的事。可見馬三家的獄警想要把人都變得和她們自己一樣邪惡和下流。

還有馬三家告訴新聞媒體沒有男勞教,這是在說謊,欺騙世人。我住的女二所一大隊就是六大隊男勞教的樓,男勞教後搬到和我們住一個院子的平房去了(18名女大法弟子被送到男監,那是鐵打的事實。因為我被邪惡迫害流離失所,前些時候,我來到18名女大法弟子之一的家鄉,了解了事實)。我們天天可以看到男勞教從我們樓下過幹活去,而且我們倒垃圾是一個地方。

再有外國新聞媒體去採訪,看到的都是假象,惡警們把馬三家裝了門面,留下惡警們比較信任的叛徒留隊等候,大法學員都被帶走了。

所長蘇靜收學員家屬的錢,還有我們學員家屬給學員的錢都要入帳,由一個男警察轉入小賣部,但是很多學員的錢沒有入帳,不知去向,而小賣部賣給我們的東西要高出市面幾倍。

當外人來參觀時,看到聽到的是一片偽造的「歡聲笑語」,沒人敢說。而在參觀團來之前馬三家就把它們認為的不配合邪惡的人物都看起來或轉入別處,用銬子銬住,還得由人看著。

當第四期解教大會,也就是2000年12月17日,當邪惡之徒誹謗大法時,場下的鄒桂榮突然站起來,高聲喊到:你說的不對!這時鄒桂榮被身邊的惡毒包夾人員痛打了一頓,當時就被男警察帶離會場。當時我看到有一鏡頭對準現場,但新聞播出時沒有真實的場面。開完會後,中央焦點訪談的記者來到我們分隊要求採訪鄒桂榮,在惡警的精心安排下,就在我們分隊進行採訪,當鄒桂榮說她在這遭到體罰和酷刑時,邪惡之徒不讓她說,最後採訪不下去了,不了了之。這一片段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也沒放。

這就是被江澤民控制的媒體鼓吹報導的馬三家的邪惡。我希望所有被馬三家迫害的大法弟子,用自己的親身經歷、所見、所聞來揭露馬三家的邪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