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來世間,得法已在先」

一位日本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 (之一)


【明慧網2001年8月2日】我先生是個日本弟子。九三年與我論及婚嫁時,告訴我他在轉生中的一世曾是唐代高僧,那時與我結緣於日本,我倆同修佛法,亦師亦友一世。九七年,他帶我回日本奈良市,兩人走在寺間步道,問我可記得前幾世的此情此景,當年我倆走在步道間切磋琢磨佛法,然而,我早已不復記憶。在我得大法後的一年,他開始真正進入大法中修煉,以下就談談他修煉中的體會及小故事。

珍惜大法修煉的機緣

我在九九年4.25事件發生時,看台灣的報導後得法。得法後,他開始告訴我,歷史上有許多人都隱約明白人世不是歸屬,但是苦無師父,枯坐冥想,不知如何回家,苦苦鑽研,終不得道,鬱鬱終生。他看到我修煉初期變化之大,對大法和師父偉大的威德十分震撼及尊敬,看到法輪圖形後,終於了解從他兒時一直到中學,總是看到有一個閃閃發亮的金色圓狀物是甚麼了。儘管如此,他並未因此學法煉功,我問他既知大法萬載難逢,為何不進入大法修煉,他總是不肯正面回答,只是要我在法中精進。在修煉中,我也常告訴他師父的法理與他分享我對法的理解和修煉的心得,他對我所講的很能理解,雖未入門,在法理上已與我比學比修,此生在修煉路上竟又是個良伴。但是我對於他遲遲不學法煉功感到遺憾,總是鼓勵他開始修煉,不理解他數世前的一個唐代高僧,生在大法洪傳時,又得人身,明知機緣難得,為何不修煉大法,他被我逼急了只說「我慢慢來,再修一千年也無妨」。

直到我修煉後的一年左右,他終於開始讀法。一日他紅著眼告訴我:「你以為我不想得這個法嗎?但是你知不知道,一旦打開了書,讀了李老師的法,他就開始為我們承擔。我自己的業力,怎麼能讓別人承擔?歷史上修煉人的業債都是紮實地自己去還,你們修煉得如此之快全都靠李老師的承擔,但是我的業債就該我自己去還。」面對當時還不是弟子的他的這段話,我一時啞口,無言以對,讓我更體會到該如何嚴肅地對待自己的修煉和珍惜得到大法的機緣。另外,對於為何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修煉覺得不公,百般阻擾,也因此很能理解。後來他開始學法,也是因為突破這個想法,知道師父度人,就是要人得法返回去。然而開始學法的他,總不煉功,有時像個小孩兒似地告訴我,師父身穿教功帶中的金色黃服出現在他面前,微笑看著他。我鼓勵他做個真正的大法弟子,他則說,是不是大法弟子只有師父說了算,對於學員常將大法弟子掛在口邊,不以為然,覺得許多人是在說大話。直到今年初他終於才開始煉功。

高層生命犯迫害大法的罪

他在修煉過程中逐漸清醒,知道自己當時決定下來,是因為發現所在層次的宇宙已經不對勁了,可是其他同一層次的生命不相信,很多沒下來。前幾個月這些個生命找上他,是因為發現所生存的環境起了變化,覺得危險,問他到底怎麼回事,他便向這些生命說明師父正法一事,叫他們一定要相信,不要做出任何對大法不利的事,如果相信的話,再向其他生命洪法,還叫他們趕快去做。

沒多久,在我們看師父講法錄影帶時,他告訴我他身後有一大堆高層生命一起聽法,師父講法層層都在聽,不理解為何他們跟在他身後聽法。看完師父講法錄像帶後,我們準備休息,這些站在他背後的生命都不肯離去,對他表明還要聽法,但他說他隔天還要上班,不可能徹夜聽法。當他告訴我這事時,我就勸說那我們就少睡一些,多聽法,好讓他們跟上,但他不以為然,生活作息照常。接著幾天,他又告訴我站在他背後的高層生命越來越多,密密麻麻,一望無際數不清有多少站在他背後聽法,他們其中有的在聽法中表現得十分痛苦掙扎,仿佛覺察到自己已經做錯了事;有的只是表情木然,十分絕望;有的則是平靜聽法。不到一星期的時間,他很驚訝地告訴我,站在他背後聽法的許多生命都變成了石像,與死了沒兩樣,情境令他驚訝,其中有對大法犯了罪的,已定了位,遭了報。

正念除惡

修煉前,他便常告訴我他除惡的事。他說來找他的魔,都是來送死的居多,多半都是「見光死」的魔,一天他可以除三四百個,還會告訴我詳細除惡的數字,我問他為甚麼要算除多少魔,他說來找他的魔多半排著長長的隊伍,真是排隊等死,因為他們手上還帶著號碼牌,所以一天除到第幾個,一目了然。有時來了比較大的魔,就非得拼殺打鬥不可。他相信他在宇宙一定空間中除惡曾是他的天職,因此他除惡是非常自然和出自本能的。當我告訴他師父的新經文關於弟子發正念可助師除惡時,他的個人理解和經驗是,除惡時,不要有任何雜念,不要怕,不要去想該如何除,如何才有效果,就專心一意除惡,念著師父賜給我們的口訣,就威力無比了。至於那個最邪惡的頭子,他早死了,沒甚麼好講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