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大法是我經過深思熟慮後作出的選擇


【明慧網2001年7月13日】我於1996年7月10日請回《轉法輪》寶書,三天通讀完之後,覺得一下明白了心中多年想要明白的許多問題,從此開始了法輪大法修煉,轉眼5年了,經過了許許多多的魔難和過關的事,被非法拘留一次,家被非法抄查兩次,尤其在正法期間,逐漸認識到了正法修煉的意義,比起同修們,比偉大慈悲的師尊所給予我們的,我在正法中所做的微不足道,但還是想與同修們交流一下自己的一些經歷和體會。

一 初得大法的奇妙經歷

90年代初,我在讀研究生,這期間正是中國氣功熱的末期,那時我認為它可以健身,總是從物理角度去解釋氣功,除此之外並不相信它。隨後在某研究所作博士後期間,由於十多年的艱苦學習和研究工作以及對名利的追求,使得身體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走幾步路都感到很累,95年開始練了一種氣功,總覺得不對勁,但當時並不知是為甚麼。96年6月在單位體檢中發現我的身體狀況像個老頭,7月初買計算機時,遇到一位當年讀研究生時期的校友,發現他怎麼與以前大不一樣,面色紅潤。他戴在胸前的法輪章吸引了我。就問他說:"這是甚麼?"他說:"是法輪章!是法輪功的標誌。"並且,這位同學向我介紹了法輪功,我們交談了近一個小時,並且,他告訴我《轉法輪》已經出版發行了,此時心中有想讀一讀書的願望,過了幾天,這位同學電話告訴我可以在附近的煉功點請到經書。

我記得那是7月10日的早晨,我從煉功點請回了《轉法輪》,就開始讀了起來,並且不想中斷,中途點了一根煙,發現有一些嗆,一天才將它抽完。第二天半根煙抽了三次,從此十幾年的吸煙歷史結束了。第二天中午,剛睡下,就看見一個人面向我坐在床沿上,說:"你這屋子太亂了。"隨後就不見了。睡醒後,覺得這個夢很真切,由於平時不怎麼疊被子,於是將被子疊起。就接著讀《轉法輪》,恰巧是「心一定要正」這一節,其中是「……一般說來,另外空間的靈體太多,我的法身會給清理的。但他滿屋子都是亂七八糟的氣功書。他明白了,收拾收拾,燒的燒,賣的賣,然後我的法身又來了。這是學員給我講的。」(《轉法輪》215頁)此時,我才真正悟到了這個夢的真正含義,夢見的人與《轉法輪》上面師尊的法像一樣,當時,我屋子裏有不好的氣功書,這時我也明白了原來我曾練過那個東西是怎麼回事了,清理了它。這就是我第一次讀《轉法輪》一大半的兩個神奇經歷。第三天,就讀完了《轉法輪》,覺得眼界一下開闊了,師尊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第2頁),使我明白了修煉的真諦。多年來,我心中的三個主要問題:

1、人生的真正意義
2、心中總覺得解決社會問題的根本出路是人類道德,但不知用甚麼辦法。
3、物理學中基本理論研究所面臨的問題如何超越,出路在那裏?

都有了答案。

師尊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轉法輪》4頁),解開了我多年來對人生意義的疑問。

師尊說:「末法不只是指佛教末法,而是人類社會沒有維持道德的心法約束了。」(《轉法輪》88頁)「大家知道現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為甚麼還幹壞事?有法不依?就是因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見時,他還要做壞事。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轉法輪》330頁)。當時,我很興奮,覺得這給整個人類的未來指明了方向。當然,現在我認識到不僅僅如此。

讀《轉法輪》的第二天,原有的毛病開始有了反應,我當時心裏想,不管它,結果第四天就沒有了,如果按照原來的情況,需要用藥,兩星期才能好。幾天後,多年的鼻竇炎也不見了,記得我原來早上聽課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因為,鼻子不怎麼通氣,搞得腦袋很痛,現在好了。走路一身輕。

讀《轉法輪》的第三天,晚上就想打坐,由於當時五套功法還沒有學,不知如何打坐,就隨意坐了起來,結果我的上半身左右轉起來了,當時覺得十分驚奇。第四天,早上去單位食堂用早餐,聽到三個研究生在附近的一個公園裏建立了一個煉功點,這天早上他們第一次去。我告訴他們,我剛看完《轉法輪》,想學五套功法。他們說:行!明天早晨上公園我們教你功法,當時覺得很巧合,其實,這都是師尊的安排。第五天早晨就學煉了前三套功法,第六天學了第四套和第五套功法,而且一開始就能雙盤,晚上就開始打坐,上半身又左右轉動了,並且伴有很厲害的甩頭動作。由於當時剛學完第一遍《轉法輪》,知道這是原來的不好的東西在起作用,於是,心中便想我就要一心修煉法輪功,控制身體,慢慢靜下來了。在隨後幾天的打坐中,出現了身體向後仰的狀態。當時心裏想,怎麼這麼快就通周天了呢?

20多天後的一天晚上,學完法後,剛睡下,就覺著自己離開床起來了,停在離床上方一米左右處,連被子和床邊牆上掛的沙簾也帶起來了,屋子內所放的東西如同白天一樣清楚,身旁站著一個身穿紅袈裟的人,但面部看不清楚,當時覺得真不可思議。

上面是我初學法、煉功出現的一些親身經歷,在當時我無法解釋,超出了我的知識範圍,這說明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神奇。現在來看,這都是師尊對我的點化。

修煉一開始就遇到了許多事情,一件接一件,一個關接著一個關。尤其是師尊在《轉法輪》裏講的一些過關的事,我幾乎都經歷過了,只要堅信大法,就能過去。只要提高心性,在修煉中才能真正悟到法輪大法的內涵。通過這幾年的修煉,覺得法輪大法法理博大精深,難以言表。

修煉是我自己經過認真思考後作出的抉擇,是一個非常幸運的選擇。

7.20前後

99年,我正好在國外工作,5月份,我從大法網站上看到了4.25大法弟子和平上訪的消息,得知和平解決。但這次又是何XX挑起的。其實,在中國物理界,在那些真正作研究的學者眼裏何XX是一個地道的政治人物。這使我想起了一件事,98年上半年,我遇到了何XX的妻子,當時,她正在給一個年輕人講她的一個研究生由於「練」了法輪功,出現了甚麼甚麼…,恰巧被我聽到了,我就對她說:「我也是煉法輪功的,我怎麼沒有出現問題,那位研究生沒有按照我們師父說的去做,肯定是沒有放下其它東西。」她聽了後,也沒有說甚麼,只是看了我一眼。當時沒有認識到這是魔在破壞大法。後來何某無中生有弄出一系列的事來。

99年5月,幾個訪問學者和華僑,問起了我關於4.25法輪大法弟子和平上訪的事,我就當時知道的情況向他們說明了真相。有些上了年紀的、在國內經歷了風風雨雨政治運動的華僑和學者們告訴我:這件事很可能引發不利於"法輪功"更大的事。當時,我想中央的領導人可能被人矇蔽了,他們不可能正邪不分的。然而,後來發生的破壞和打壓法輪大法的事實,也出乎了善良人的意料。

99年6月下旬得知歐洲法會於7月初在法國巴黎舉行,我非常高興,決定參加,一位朋友勸阻我,為了將來回到國內的安全,請不要去。我說:「生無所求,死不惜留」(《洪吟》),我順利的來到了巴黎參加了第二屆歐洲法會,每當聽到同修們的修煉故事,想起師尊的慈悲救度,總是淚流滿面。看到了歐洲學員精進的狀態,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和差距。在這次法會上也非常巧合地遇到了兩位附近的同修。其實,這也是師尊的安排。

7月22日,令善良的世人無法理解的事發生了,我看到《人民日報》海外版整版誣蔑性的報導,心裏非常難受,就燒了開始幾天的報紙。我向周圍的留學生和華僑一一說明真相,一位經歷了"十年文革"的華僑拿著報紙說:"我現在不評論"法輪功",這種做法與文化大革命初期一樣,整篇報紙同一個聲音,鋪天蓋地,各個單位表態,看來中國又倒退了!"另一位教武術的華僑,99年年初讀過《轉法輪》,7月底正好在中國,回來說:"很可惜,那麼多的大法書被毀了!"我心裏非常沉重和痛心,幾乎每讀明慧網上的文章,就淚流滿面。

10月份,回國的日期到了,周圍的人希望我不要回國了,我說:"我出國時,與單位簽訂了具有法律效力的合同,我是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我不能違法。"心裏想:國內學員在承受磨難,我也要承受。另一方面,當時國內發現了假經文,我想回去澄清。10月下旬我回到了北京,到天安門廣場去看了看,發現廣場周圍停了許多警車,天空黯淡,灰沉沉的。並拜訪了一位在北京的同學,交流了當時的情況,後來,這位堅定的大法弟子為了證實大法已經被非法拘留三次。然後,拜訪了另一位大法弟子,當時他家裏有好幾位大法弟子正在交流,討論如何去天安門廣場洪法,我感到這個場很強。他們向我講述了許許多多去廣場洪法而被非法拘留的故事,當時我無法相信去上訪,只要說是"法輪功",就要被拘留的事實。

回到單位,單位領導讓我不要參加"法輪功"的活動。當時,我向他們說明了真相,尤其是國外對"法輪功"的態度。家裏對我看得很嚴,僅僅是對同事講"法輪功"好以及自己的親身體會。國內的修煉環境完全被破壞了。隨後,了解到那些真修大法弟子並沒有被邪惡勢力壓倒,十分堅定,令我非常感動。

99年12月一名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訪,被帶回後拘留了,這對我震動很大。另外,《讀者》在12期刊登了一篇誣蔑師尊的文章,我看後十分難過,於是寫了一封信,剛投出去,被我夫人發現後從郵箱裏取了回來,2000年元月初的一天,路過一家報刊亭,看見《人民文學》封面上的標題中又一篇誣蔑大法的文章,當時心裏特別難受,感覺在誣蔑自己一樣。其實,看看這一類的文章,就使人想起青少年時期批判孔子的事來,當時的批判文章或大字報的要點都是抄"人民日報",根本不知道孔子的著作的完整內容,過後才知自己的愚蠢和無知。

三 走入證實大法的行列

2000年年初的一天早晨6點,我出去煉功。結果,不約而同的來了二十幾位同修。當我們煉完動功,睜開眼睛,才知,公安已經光顧了,當時一點怕心也沒有,由於當時我們對正法修煉認識不足,就沒有反抗,大家被以妨礙社會治安的「罪名」非法拘留了,在被帶往拘留所的路上,我們就背「論語」和《洪吟》。我們被關在拘留所一些沒有廁所的小房子裏,牆角放了一個廢舊塑料桶作為小解時使用。先是有關部門的人對我們的工作單位和姓名作了登記,下午才有公安前來錄口供。我修煉大法,堂堂正正,所以,我首先向他們了我的修煉體會。由於當時對邪惡程度認識不足,沒有對大法資料進行保護,這給邪惡有了可乘之機,他們晚上對的我家進行了非法抄查,幾乎所有的大法資料都被邪惡之徒拿去了,當時心裏非常難過,覺得沒有保護好大法資料,第二天,弟子們覺得,這種非法抄查違犯了公民的基本權力,建議以絕食進行抗議。當時,這是我們唯一能做的。當時心裏想大法遇到了這樣大的誣蔑和破壞,我怎麼以前就不能為證實大法做的更多呢?淚流不斷,這時突然感到全身一振,像是炸了一下。這就是正念一出,身體上的反應。另外,我們善待那些其他拘留人員,並給他們講述做一個好人的道理,他們也聽我們的學法交流。

絕食的心念一動,也就不想任何食物了。絕食的前兩天,沒有人理睬。我們照常學法煉功。第三天的晚上,單位來了十幾位做說服工作的人員對我進行了圍攻式地放棄修煉大法的說服工作。我當時心裏很平靜,首先向這些人說明:一個科研人員有權力看合法出版的任何書籍,對我家的查抄是非法的。隨後,給他們講法輪大法修煉的真實情況。告訴他們不要說過頭的話,讓將來的歷史作出結論。說服工作進行了兩個多小時,最後以失敗而告終。次日中午,他們又動員了我的朋友,親戚以及同修來進行說服工作,讓我寫保證不煉了,我拒絕了。但是,一位同修告訴我說:"我今天就是來領你出去的!"當時我受到了干擾,一個朋友替我寫了保證,我拒絕了簽名,並傷心地哭了。單位以及家屬乘機作了擔保,準備讓我出去。回到拘留所的小房子,與同修們交流後,覺得別人寫的也不對,並要以法為師。絕食的第四天下午,與同修們交流了絕食的事,當時覺得大法修煉絕食應該是有限度的,於是,我們共同寫了一個書面聲明,結束了絕食。到了晚上,拘留所釋放了所有的女大法弟子。單位擔保一事也就沒有成功。但是,現在看,我們還是接受了邪惡的迫害。還是將正法時期的修煉與過去的個人修煉等同而論了。因此,大法資料沒有要回來。過了幾天,我終於從拘留所出來了。

出來後,警察是經常光顧,搞得家無安寧之日,並且也失去了人身自由。一個常人也很難能承受得住這種迫害和壓力,所以,家屬經常性地罵我,甚至打我,被鎖在家中,受到離婚的威脅,我一步一步的堅持,夫人的精神幾乎到崩潰的程度。在這期間,通過給單位有關人員說明真相,使他們有了一個正念。利用一切機會說明真相,進一步的放下了怕心。

去年十月,來了7個警察將我帶到派出所取指紋,當時,很平靜,並向警察講清真相。隨後他們又一次查抄了我家。邪惡這次沒有得逞。

後來,派出所又來錄口供,其中問道將來煉不煉了,當時,我想,將來修煉結束了,圓滿了。不用再煉了,於是我回答:"不煉了",現在,我悟到我做了錯事,給邪惡留下了鑽空子的機會。

在這期間,單位有關領導,朋友們多次說:你不為你自己想一想,也要為妻子、孩子想想。我說:我也知道我有溫暖的家庭和孩子,但是,我們覺得法輪大法好,如果我們不將好東西告訴別人,那我們不是太自私了嗎?再說如果人們都知道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真正的好人,大家都生活在友善和諧的環境中多好啊!他們聽後無話可說。

四 發正念的體會

師尊說:"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力量的」)。這使我想起幾件事情來。

在剛進拘留所時,沒有帶《轉法輪》,隨後警察要查抄我家,我想我一定要帶《轉法輪》進來,在他們抄查的過程中,我真的就將我平時讀的《轉法輪》放在了身上,現在才知道這是正念的結果。

在結束絕食的次日,我想:一個神,怎能被關押在這裏,要出去,還要學法煉功。過了一天,拘留所放了我。

去年十一月的一天,家屬受到一個邪悟人干擾,先是提出離婚,我想這是放下情的時候了,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然而她說:不想離了,就是想試一試你對我的心,然後拿起一個比較大的水果刀要殺我,當時,我想:我是一個大法修煉者,你能殺了我?結果僅僅弄破了我的衣服。隨後她又藏了《轉法輪》,我聲明不給書,我就絕食,表示堅修大法到底。沒有讓步。最後,夫人將經書還給了我。現在我想這就是正念幫我過了關。

家裏的環境仍然不好,我悟到這可能有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今年五月的一天晚上,我在意念中清除邪惡因素,結果,次日早晨,夫人主動提出要看看一些大法材料。這就是大法的威力。

第一次全世界大法弟子發正念,由於我當時正在外地,不知道。當天下午,在回家的路上,感到全身發冷,特別難受,晚上8點開始發燒,我悟到有不好的東西干擾,發正念清除。第二天早晨,得知發正念一事,全身感到一熱,感到很遺憾,沒有跟上這次正法。後來,看到大法小弟子的體會,明白了這次身體發冷的真正原因。所以,我體會大法弟子的正念是十分重要的,時時刻刻都要有正念。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