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世界的新聞工作者們有責任提供精確、謹慎和負責的報導」

一位美國大學講師致記者的信

|

【明慧網2001年8月13日】親愛的XX女士,

我看到你在8月9日的石板報(Slate)上發表的題為「功法展示」的文章時感到非常難過。我幾乎感受不到你在試圖親自了解法輪功,更別說留意法輪功在其發源地中國正在承受的可怕迫害了。你輕率而冷嘲熱諷的腔調讓人既震驚又不安。

然而法輪功問題是很嚴肅的--生死攸關。精確地說,數千萬人的生命危如累卵。

中共政權在試圖用傾國之力「根除」法輪功和敢於堅持法輪功的人們的過程中,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我看到的最新數字表明被虐殺的受害者已達數百名,被強迫奴役勞動的人達數萬人。婦女被強姦,孩子被帶離父母,老年人遭到同樣惡毒的毆打。中國正在發生的一切是極其恐怖而悲慘的。

看到一個自由世界的媒體記者,享受著民主提供的所有自由,安安然然,如此輕佻地談論著一個嚴肅的話題,這是一件多麼可恥的事。這簡直就是不人道。許許多多中國人勇敢地面對酷刑的威脅和虐待,向外部世界揭露法輪功追隨者正在遭受的恐怖。這就是正直。我希望你可以表現出至少一點點的正義感來。

你的文章同時給試圖理解法輪功的讀者設置了巨大障礙。你的文章甚至根本沒有解釋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他實際上改變了一個國家,反而卻把水攪渾以激起更廣泛的誤解。這正是中國的鎮壓者們求之不得的--不明真相的人們會把精力用在質詢法輪功的原理上,而不是中共政權暴虐行為本身。

中國數千萬法輪功修煉者的聲音遭到了壓制。自由世界的新聞工作者們有著得天獨厚的地位去為他們說話,或至少提供精確、謹慎和負責的報導。不幸的是你選擇去做如此南轅北轍的事…為甚麼?搞笑嗎?

當數百萬人被無情迫害時,問一下你自己如何能伸出援手,這才是正當的。反之,嘲笑受害者,或抓住他的信仰中某些被歪曲了的描述予以諷刺譏笑,從而暗示這些受害者不足以得到我們的同情和支持,這是不道德的行為。如果有一日,歷史展示出了真相,你的文章,可能會像納粹宣傳漫畫,或以侮辱荒誕的方式描述猶太人的文章那樣,為後人所恥笑。

這不是一件可笑的事。

誠摯的,

一位大學講師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