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德堡郵報:為她的靜坐修煉而坐牢


【明慧網2001年7月9日】哥德堡郵報2001年7月7日報導--

章翠英是少數從中國的監獄裏出來的人之一,她曾與殺人犯關在同一個牢房並受到嚴重虐待,但她活著並可以講述。

章翠英,40歲,為了講述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的遭遇來到哥德堡。

---我是藝術家,住在澳大利亞。我丈夫在報上讀到有法輪功的免費煉功點,認為我應該試試。我患有嚴重的風濕病,但經過幾個星期的煉功就全好了,這使我很吃驚並開始讀有關的書,繼續煉功。

章是一個很好靜的人,但當她聽到在中國的迫害便前往悉尼的領事館遞交一封呼籲停止迫害的信。在5個月的時間裏,無論甚麼天氣,她都站在那裏,但他們並不接受她的信。

1999年底她回到北京想講述她的經歷及遞交這封信。

她剛剛到達天安門廣場,就被警察抓到一輛裝滿法輪功學員的大轎車上,被打得血流滿面。

經過審問及進一步地虐待,章被迫離開中國。但她又再次回到中國,在一天早晨六點鐘在公園裏隨著舒緩的音樂煉習五套功法時,又遭到警察的逮捕,7名法輪功學員被抓並受虐待。

章與其它被判死刑的殺人犯和販毒犯關在一個牢房。警察用盡各種辦法讓她放棄澳洲國籍,沒有得逞後便把她又放上了飛往悉尼的飛機。

---我的家人都住在中國,我必須回去見他們。當我聽到在北京要召開人大會,便決定再次回國遞信呼籲制止迫害,因為國內的情況又惡化了。

章在2000年3月5日到達北京機場即被逮捕,被送入中國南方的一個監獄。獄警說要讓她遭受生不如死的痛苦。

她被戴上腳鐐關在男犯人區。

犯人們有飲用水和飯,而她只能喝廁所的水,從其它犯人那裏要一點飯。

---那裏空氣很不好,氣溫達到40度,我只能睡在地上,皮膚開始潰爛流膿。白天我們被迫工作十幾個小時,穿項鏈,繡毛衣,組裝聖誕節用的彩燈,這些都是將出口的產品,我們沒有得到任何報酬。當有人來參觀時我們必須把這些藏起來。

他們鼓勵同室的犯人虐待章,牢房在攝像機的監控下,那些打章很多的人得到減刑。

章與外界斷絕了聯繫,是一個被釋放的犯人給她丈夫及澳洲駐北京使館寫信告訴他們她在哪裏。

7個月後她終於獲得自由。

---章說,許多中國籍的學員比我的遭遇更慘。不在保證書上簽字的女學員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遭輪姦。不久前我們得到消息有一位母親和她8個月的嬰兒被酷刑折磨致死。

向外界告知在中國發生的事是很危險的,會被按洩露國家機密罪判刑。

即使這樣還有目擊者告訴我們有學員在一個廣場被活著燒死,還有一個學員被拖在飛快行駛的摩托車後拖死。

---他們使用歷史上最殘酷的手段折磨人,就像兩千年前的皇帝使用五馬分屍的酷刑一樣殘忍。

----章說,無辜的婦女和兒童受到重刑犯都未受到的虐待,殺人犯和販毒犯還要經過審理判刑,而不會受酷刑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