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貧困農村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1年7月4日】一、「大法弘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

我於1996年5月得法,7月暑假期間我回到家鄉--一個小山村,向父老鄉親們洪法。當時姪女正有一種異象,莫名其妙地害怕,不敢睡覺,吃飯狼吞虎嚥,食量遠大於正常人。我說你修煉法輪功吧。於是她看了幾篇經文,當晚就正常入睡了。以前感冒後下肢癱瘓的情況也再沒發生過。父親看了三遍《轉法輪》,戒掉了幾十年想戒都戒不掉的煙、酒嗜好。他原本是體質瘦弱,每年春、秋季患過敏性哮喘,修煉一段時間後,飯量增加,體質增強,紅光滿面,一氣兒步行7、8公里路一點不累,季節性哮喘也沒了。

鄉親們看到這些變化,想學的人越來越多,有人問:要不要錢呀?挑不挑人呀?我說,不收費,不挑人,只要你想學,我就教你,不想學也沒有人強迫你,來去自願,這是師父對每一位弟子洪法的要求。從此有緣人走上修煉之路。他們有的讓家人背著來學,有的用車推著來學。後來近則一里,遠則十幾里的鄰村也有人來學,真是「大法弘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拜師》)這些純樸善良的農民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因此身心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都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及恩師的慈悲。

二、「《轉法輪》比我的命都重要,我怎能交給你們?」

鄰居是一位80多歲的老太太,有三個兒子,都修煉了大法。老人患有三十多年的結核性腹膜炎及支氣管炎哮喘,每年冬天病情加重。1996年春節前,病情再度加重,躺不平,坐不直,張著口呼吸,痛苦不堪。由於長期用藥,這時藥物已注射不進去了,兒子們都準備後事了。正是在這種生還無望的情況下老人得法了,毅然停了藥,讓我們扶著她打坐,讀《轉法輪》給她聽。漸漸地情況好轉了,修煉一段時間老人能下地了,很快身體健壯起來,她激動地說:「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師父救了我,我要好好修煉!」1999年7.20後,縣電視台來了幾位記者說:你是老黨員,你要交出《轉法輪》,再說幾句法輪功不好的話,我們給你錄像。老人果斷地說:「法輪功沒有不好的地方,我要不煉功,早就沒命了,《轉法輪》比我的命都重要,我怎能交給你們呢?」

老太太的三兒子,一向身體很好,可是一年春天掏井時,剛下到井底,喊了一聲就暈倒了。人們把他拖上來已不省人事,老太太一家人心裏很坦然,因為他們都是修煉者,知道這是還了一條人命債,有師父保護,不會真的有生命危險。大約20分鐘後三兒子就醒了。人們都親眼目睹了大法的威力,我們都知道這是師父的慈悲。

三、「要不修煉大法,我會在痛苦中熬到死的。」

還有一位50來歲的婦女,前幾年分娩時出血過多,身體虛弱、浮腫、面如白紙,因買不起補品及藥物,一直這麼痛苦地熬著。第一次學功是女兒扶她去的,她的臉色很嚇人的。幾天後面色就好轉了,就能自己去煉功了,後來有人看到她精神這麼好,都說不像她了。她說:「這才是我的真面目,要不修煉大法,我會在痛苦中熬到死的。」

四、大法鎮邪──跳大神的說,你走吧,你在這兒,我們就不行了。

還有一位50多歲的大叔,他得腦血栓後經常頭痛、失眠、心煩,由於好奇他到我家看人們煉功,他就感到症狀減輕了(註﹕因為正法修煉的能量場能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第二天就要求學功。一次大家煉功,他跑到人家跳大神兒的地方看熱鬧,結果那些裝神弄鬼的人們就頭腦、手腳都不聽使喚跳不成了。他們說,你走吧,你在這兒,我們就不行了。後來那些人中也有的知道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正法大道,於是也來修煉大法。

五、無辜受迫害,讓世人分清善惡。

修煉了大法的農民們,身體健康了,心情愉快了,道德也昇華了,帶頭積極交納各種提留費用,義務修好損壞了的道路。再不為越來越重的農民負擔發愁了,也再不用為支付不起昂貴的醫藥費而忍著病痛折磨苦熬了,他們從心裏感激師父,堅信大法,所以不管颳風下雨,酷暑嚴冬他們都按時到我父親家一塊兒集體學法煉功。這樣一群善良的人不正是社會最堅實的穩定因素嗎?

我的父親只因為給大家提供了一個煉功場所,隨時可能被「人權惡棍」江澤民控制下的「人民公僕」和「人民警察」非法提審、拷打、逼供。自1999年4.25後,父親家的正常煉功受到嚴重干擾,父親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2000年4月25日前,當地派出所的人在我家房前屋後非法監視了3天,又以「怕去北京」為由,把我父親非法帶到派出所扣留2天。還強迫交大法書籍及其它有關資料。2000年7月19日晚10點左右,天下著小雨,幾個人突然闖進我家,把正在睡覺的父親騙上車抓走了,不出示任何證件,說不出任何理由。鄉親們都說:這哪是甚麼警察呀?這不和強盜一樣嗎?後來才打聽到是公安局帶走的,要非法拘留15天,罪名是「擾亂社會秩序」。真不明白,一向遵紀守法善良的老人,晚上在自家睡覺就擾亂了社會秩序。非法關押到期又要勒索3000元,不給錢就要勞教。在家人替寫了「保證書」並被迫交了1500元後,第16天才放回。可我父親到家沒幾天,又說讓我父親到縣裏「學習」,實為非法監禁「洗腦」。父親不去,村幹部、鄉幹部就輪番上陣,軟硬兼施又架去「學習」了兩天。期間他們再次逼著老人說假話,寫「悔過書、揭批材料」等。

「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邪惡之徒對大法弟子近兩年的越來越殘酷的打壓,不僅壓不住,反而讓人們越來越能看清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善良的邪惡本質,越來越懂得「真善忍」大法的可貴。大法洪傳,人心向善已經成為不可改變的歷史洪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