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得法僅半年的新學員談體會

【明慧網2001年5月4日】得法前,我除做大量的家務外,還有外面的工作要做,同時還要照顧老母。從她的穿衣、吃飯、洗漱到一日生活的安排,都是我料理。母親有病住院,我跑前跑後,床邊伺候。剪腳趾甲更是我的專利,她說別人剪的不好。即使這樣,她從來不說我好,還總是找茬,常常弄得大家很不愉快。母親說的那些讓我聽了就難受的話舉不勝舉,天天都有。我對她的一些想法、做法很是反感,我經常被這矛盾及不融洽的狀況深深地苦惱著。

俗話說姑娘是媽的貼心小棉襖,與母親說說心裏話該多麼美好。看到別人家的母親對自己的孩子關心、體貼。有病了,問寒問暖,而這些感受我全然沒有。每想到此,心裏總是酸酸的。

幾年前,我妹妹她們辦公司做生意,曾希望我與丈夫給她們幫忙。我愛人看到她們辦廠剛剛起步,困難很多,又非常缺人手,於是放下自己的事來給她們幫忙(是沒有報酬的),並且我們不約而定,待她們的工廠一旦成功,我們就離開。

可事情並非像我們想的那麼如意,在共事的過程中,矛盾屢屢發生、衝突不斷,這樣的日子沒有平靜可言。一邊是我丈夫、一邊是自己的親妹妹,本是一家人。但由於對人生的追求不同,在工作中的想法及做法亦有不同,因此時時發生矛盾與衝突。我愛人的脾氣比較暴,每每發生矛盾以後,就氣呼呼的到家跟我發火,訴說過程。有時甚麼事也不說,踏上車就離家出走了。甚至不吃飯、不睡覺。這時候,我的心裏真不是滋味。說誰呢?一家人為甚麼不能好好商量呢?當我知道事情的原委以後,每每都會跟著生氣。埋怨與我從小一塊長大、情同手足的妹妹,從做生意以後變得做事獨斷,別人的意見聽不進了。我為此很痛苦。且還時常提心吊膽,就像身邊有幾顆定時炸彈,隨時有可能爆炸似的。在這樣的日子裏,我的身體也每況愈下,也經常要借助藥物的幫助了。

以上是我得法之前的生活狀況和感受。

2000年8月中旬的一天,我去朋友家玩,正聊天,見床上放著一本書,包著書皮,就隨手翻開,看了幾行,一下被吸引了。我說:「呀!這是甚麼書啊」?朋友悄悄地告訴我:這就是外面一直在抓的「法輪功」的書,我說是嗎?說著翻到了前面,一行大字《在歐洲法會上講法》。又往前翻,看到了師父的照片。我顧不得聊天了,要辦的事也不辦了,我一口氣看了大半本。當時真想把書拿回去看,可朋友還要看,只好放下了(這個朋友不是修大法的)。就這樣我與朋友互相間隔著看。記得那時,我一遇到問題或苦惱得不到解決的時候,就有意無意地看書。碰巧的是一翻開,就是我所遇到的問題、就是我需要的答案。幾次以後,我感到了他的神奇。我想我要有一本書該多好啊!上哪能買到呢?又一想,你真傻,現在哪還有賣這本書的呀!後又聽說還有五套功法。但苦於沒有書,又沒人教,不能煉,怎麼辦呢?後來我有幸結識了幾位修煉法輪功的朋友,陸陸續續學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又於2000年11月下旬,終於得到了一本屬於我的《轉法輪》,我如獲至寶。從那以後,才算正式走上了修煉的路。

修煉後,首先遇到的就是時間問題。我想我得法晚,比起得法早的姐妹們差了一大截。我必須努力趕上去。我面臨的是一大堆事務性的工作:洗衣、做飯、購物、伺候老人,有時要幫助廠裏做一些事情,還要替人代養四條狗。一天忙到晚,沒有一點空閒。而且大家工作都很忙,生活沒有規律,吃飯都經常是這個剛吃完,那個又回來……這種情況我該怎麼辦?我想:家務事幹起來即繁瑣又沒完,於是我給自己定了一個原則:可幹可不幹的不幹,非幹不可的幹好。這樣擠出時間來看書,甚至洗衣機轉著,我也可以看上幾頁書。不久我發現我這書太寶貴了,我也很想與同修說話,可又沒有時間出去交流。我真有被關在牢籠裏的感覺。有時一天忙忙乎乎到了晚上才想起來還沒有洗臉。通過學法我意識到:我是不是特殊了?於是,我又翻開書,師父說:「我們所有的煉功人千萬注意不要在常人中表現很失常。在常人中你不起好的作用,人家講,學了法輪大法怎麼都這樣,這就等於破壞法輪大法的聲譽。千萬注意這個事情。」我悟到,我這是沒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修煉,這種狀況持續了十幾天就改正了。

我想,我選擇了修煉的路,我就是修煉人了,我就要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要「實修」,要「精進」。我在學習中體會:精進就是要抓緊時間不懈怠,認認真真地做。從那時到現在,我堅持每天看書,哪怕只看幾頁。這就需要見縫插針擠時間。如果有一天我沒煉功或沒看書,我就覺得虛度了,心裏很不舒服,直到把他補上,內心才安。我對實修的體會是:要腳踏實地把修煉落實在你身邊的每一件事上。比如:遇事為別人著想。當你毫不自私、為別人想、為別人做的時候,內心真感到無比的快活。與此同時,你就在淨化著自己。再比如:通過你遇到的矛盾或問題,來提高自己的心性。當我學了一段時間法以後,我感到:只要看書,每天都在變化著,只要看書,就會有收益無窮。當我把身邊的事看淡、再看淡,又把一顆一顆的心放下的時候,那才叫自在哪!

我邊學法、邊對照。首先要改變的是自己的心態。我就生活在這樣一個不盡如人意的環境中,我不應該逃避,而是要勇於面對,並接受現實。也正是這些矛盾與問題,給我提供了磨煉心性的機會。家人的自私自利,也正是我的一面鏡子。我應該利用好每一次的矛盾與衝突、利用每一次的心性磨擦,提高自己才對。這樣,很快我就能使自己以一個修煉人的標準來對待這些矛盾與問題了。

家中的衝突仍不斷出現。有天晚上11點多了,我丈夫氣呼呼地回來了,沉著臉,不理我。我一看就知道又有問題了。而我與修煉前不同的是,我不再緊張,也不再跟著丈夫一起生氣了。我搬來一把椅子說:來先坐下歇一會兒,跟著給他端來水「喝口水」。我知道他負責後勤,事情非常多。有時一天都喝不上水。跟著又去給他熱飯。他一直不說話,水不喝、飯不吃。我就笑著開玩笑說:呀,這麼多年了,我才發現敢情您生氣的樣子還怪好看的呢!他撲哧笑了一下,氣氛緩和了一些。我又搬來一把椅子與他對面而坐。我非常平靜地、語氣和緩地對丈夫說:「說實在的,我不願看到你這個樣子,每日工作已相當辛苦,哪有時間生閒氣呢。我們要站在高處看這些事,不就很清楚了嗎?遇到矛盾不去跟人家辯解,你做得對,如果再不生氣,就更好了。我們為這許多下崗的、待業的人著想,把這個廠子辦好了,至少這些人能有工作,有飯吃,我們憑心而做,問心無愧就是了。您這樣想一下,就非常心安了,哪還值得生那麼大氣呢?」說到這,丈夫的氣消了,飯也吃了,水也喝了。

類似的矛盾、衝突經常發生,我在矛盾中磨煉著、提高著自己,也在影響著別人。修煉後,我在每次出現矛盾的時候,都能坦然面對,心平氣和地去處理,而不是像修煉前那樣,因事而怒,隨事而悲了。這就是大法在我身上的體現。我丈夫也感到了我與以前的不同,在我的影響與帶動下,他也有了很大的改變:首先,能夠面對現實,工作起來比以前踏實多了;其次,在遇到矛盾時,也不再發怒了,但有時還生氣,在我勸說下,生氣的過程縮短了,一切都在改變著。

我的心性提高後,對母親的一些不正確表現,也不去計較了,因為她生了我的肉身,成為我的媽,應該盡好伺候她的義務。同時她如此對我,也有因緣關係存在,我不再苦惱,即不怨天,也不憂人,把身邊的事情看淡、再看淡,一如既往地侍奉她。遇到她不高興或搭拉臉,我就在她面前檢討自己。在照顧她的日子裏,與她的心性衝突更磨煉了我的善和忍,也更堅定了我修煉的決心,我一定要離開這污濁的地方,返本歸真。

我學了大法,感覺大法非常好,我就曾想讓我認識的人都得法,至少從我周圍的家人做起。我曾挖空心思地想,如何讓他們得法,找機會給母親念大法的書,讓她聽大法音樂。我也漸漸悟到,在洪法過程中,應該放下對親情的執著,要看緣分。

我與丈夫原同修另一法門,自從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道路以後,我就遵照師父的話,把以前看過的各種經書、黃帝內經、周易等等,統統封存起來不再動。我丈夫對此有些反感。但我認為修煉法輪大法這條路是最好的,也只有這條路能救我。因此我義無反顧的走上了修煉大法的路。修煉了一段時間以後,我的身心都有了很大變化,我丈夫深深感受到了這一點,尤其我在矛盾與問題面前的表現更觸動了他,他已由開始時的反感變得不反感,甚至是默默地支持了,有時我們看著電視中的不實宣傳都會發出同感。

修煉法輪功短短幾個月,我的身體變化非常大。在2000年初,我就失眠、頭暈、頭疼、出汗、發冷、無力、心慌、噁心、手腳冰涼,並且小腹墜脹,尿頻、雙下肢浮腫,繼而停經。每天工作下來,真是很累很累的。拖至五月份才去醫院,查出腹腔腫瘤已十六公分大。一大堆醫生會診後,跟我說:你必須儘快手術,否則隨時有惡變的可能,又說:除了手術別無選擇,沒有第二條路可走。我一聽手術就反感,本來醫院我都是迫於壓力才去的。於是,我揣著一大摞檢驗、報告單走出了醫院。自2000年10月下旬後,我陸續學會了五套功法。就堅持每天煉,有空就多煉,沒空就少煉。到了2001年,一進一月份,我身體上的許多不適都減輕或消失了,而且停經一年多的我,又重新來了月經。不管別人說大法甚麼不好,都是造謠誣蔑,我在短短的半年修煉中,收穫真是太大了。我坦誠地將我修煉過程寫出來,就是讓世人知道法輪大法好!

師父說:「修煉是個漫長的過程,是一個慢慢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我體會要去掉人的一切心是多麼的不容易。但是如果你從身邊的每一件小事做起,就如春天播種,夏天耕耘,秋天一定會有收穫的。在修煉的過程中,我體會:修和煉,二者缺一不可,你煉的不好就從修上找,你修好了,煉的效果也就提高了。

我堅信大法威力無窮。修煉的路再苦、再難我也要修下去,因為沒有第二條路好走。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所傳的大法。

大陸弟子 2001年4月18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