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正自己,用正念鏟除另外空間的邪惡


【明慧網2001年7月23日】 我是大陸一名大學生,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明白了許多道理,一改以前被驕慣的獨生子狀態,開始從內心關心父母。上學在外,以前寫家信總是「我怎麼樣,怎麼樣」,後來信中真正站在他們的角度為他們著想。雖然遠隔千里,父母還是體會到了我的變化,認為我長大了,懂得關心別人了。而且,修大法後我的學習成績突飛猛進,父親得知後很高興,覺得煉法輪功挺好的。他們以我為驕傲,家庭更加和睦幸福了。

可是99年7.22以後,欺世的謊言鋪天蓋地,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始對大法及大法弟子瘋狂迫害,我也因堅持修煉「真善忍」被迫停學。父母受惡毒的謊言毒害很深,心中充滿了被江澤民等敗類強加的仇恨,他們無視大法福益人民的事實,想讓我放棄修煉。為此,我們之間的關係緊張起來。好好的一個家庭,被江澤民一夥邪惡之徒蒙上了陰影。

在當地,派出所得知我因修煉「真善忍」被迫停學後,非法抄了我的家,居委會也時常騷擾,我不得已住到了親戚家,很長時間不能回家。一天,我帶著「法輪大法真象」光盤回家,想讓父母好好看看、能明辨是非。誰知他們就是不讓放,擰著我的胳膊,讓關了錄像,臉上露出害怕的表情。我感到震驚,看到他們一反常態的表情及行為,我意識到那不是他們真正的本意,是另外空間操縱他們的邪惡因素在起作用。那些邪惡因素害怕父母了解真象後自己遭到清除,因此才控制我父母使他們這樣失去理智。我必須清除父母背後的邪惡生命,讓父母恢復正常人的狀態。

我便開始立掌,默念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他們更害怕了,一個勁兒搬我的腿,彎我立掌的手,用手捂我的鼻子和嘴,甚至拿來皮帶抽打我,用拳頭砸我。我不斷地念,他們不斷地打,口中還不斷地說:「把你送到派出所,打得你皮開肉綻!」等狠毒的話。我更加明確地意識到,現在發生的一切是正與邪的較量,只有清除了他們背後邪惡,兩個生命的良知才能喚回;只有講給他們真相,他們才有可能被救度。

要讓邪惡曝光,我大喊:「打人啦!」他們非常害怕,非要拉我到裏屋,後來他們甚至氣極敗壞地開始罵師父,罵大法。我就說:「法輪大法是正法。師父決不是那樣的。」我說一句,他們抽我一下。看到它們逞惡到如此地步,竟直接針對師父、大法,我默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他們還揚言要關我兩個月,看書打、煉功打,逼我交出光盤。我想到《甚麼是功能》中:「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經充份發揮著功能的作用。」我想:你們走開,我要把光盤收好,沒多久,他們都走開了。我立即把光盤收好,他們又回來了。看起來他們很累,直喘氣,我卻沒有任何感覺。

晚上,我一邊絕食,一邊靜下心來向內找:為甚麼我一直在鏟除邪惡,可一天了,還是這個狀態?我重新審視自己的思想,發現了自身許多不好的東西,在清除邪惡的過程中也有一些不好的狀態:比如,因委屈而流淚──因為動了情;對於他們說的話,心裏很煩──沒有做到「聽而不聞──難亂其心」,甚至動了氣;想一走了之,還有隱藏得很深的怕心,變異的觀念。所有這些不純的物質摻雜在正法中是不會起作用的,這也是邪魔鑽空子的地方。於是我開始清除所有這些藏在自己身體中的不好的執著心,發現了就想它死,把心擺正。看到爸爸媽媽變成兩個被邪惡支配、可悲地毀滅著自己的生命,我突然間沒有了「父母」這個概念:我要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要喚回他們本性的良知與善念。就這樣我不斷地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東西,純淨自己的正念,同時繼續清除邪惡。

第二天,親戚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他們要求將我放在他那裏的大法書及資料、光盤送回了家。看到我被打得全身青一道、紫一塊的,他很傷心,勸我說句軟話,免受皮肉之苦,且有「轉化」我之意。但他沒說一會兒,他的脖子就有些疼了。我悟到:不管是誰、出於甚麼目的,想動搖大法弟子的正念都是有罪的。由於他是明白大法真相的,才讓他立即遭報醒悟。我對他說:「你不要再說了,你這是在造業,脖子疼是讓你悟的。上次你說了一些不好的話,我夢到你用槍打自己的孩子,第二天你孩子果真病了,你的過錯,讓孩子承受了痛苦。惡有惡報,他們這樣打我,甚至罵大法,罵師父,也是要遭報的,剛才我父母一個胳膊疼,一個背難受,都是在警告他們不要再做壞事了。」他很震驚,立即說:「我不管了,也不再說甚麼了。」我讓他把大法書想辦法帶走,保護好,他欣然答應。還有真象光盤及資料在他們手裏,我必須清除背後控制他們的邪惡因素讓他們還給我,讓我走。我不斷地用正念清除邪惡。窗外雷雨交加,我想邪惡不會再逞凶多久了。沒一會兒,父母看到我身上的傷及一天多沒吃飯,表現出極度後悔的表情,甚至痛哭流涕。

父母讓我說出我的想法。我對他們說:「強制改變不了人心,你們這樣只是可悲地發洩被強加的私憤。無論你們用鞭子抽,還是用親情來威脅,都是不對的。我們是平等的,互相之間沒有權利強制對方轉變人心,師父教我們‘勸善’,我只想修‘真、善、忍’做好人,發大法真相資料,只不過是讓人明白真相;上訪也只是請政府停止對我們的打壓、迫害,我們沒有錯。」

父母說只要你吃飯,還給你東西,隨你去哪兒,不再打你、強制你了。看到他們由被邪惡控制,到邪魔被銷毀後漸漸清醒過來,我明白了講清真相、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的真正內涵。今後,還要不斷地清除他們及更多的人頭腦中被欺世謊言的毒害,全面講清真相,使生命真正得度。

從家出來後,我到許多親戚家,讓他們看我身上的傷,向他們講明是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將對「真善忍」的仇恨裝入善良人的心裏,好好的人被搞成那樣不理智的狀態,竟把自己的孩子打成這樣。許多人都落下了傷心的淚水。有的說:「不能讓他們再有第二次了,得好好說說他們,在外面好好的,回去一趟傷成這樣。」有的還主動要光盤去看。看到他們心中升起了正念,我由衷地高興。

事後,我靜下心來向內找,一切都不是偶然的,為甚麼會被邪魔鑽了這麼大的空子,有我自己做得非常不好的地方。一方面以前我在給人講真相時心不夠純正,摻雜著情及觀念,根本不能打動人心;另一方面,對於對方的敵視與沒有意識到自己也有被邪惡干擾的更深原因,在演化出來的激烈矛盾面前用了人的一面去理解,阻礙了正法。現在我對《道法》一篇經文有了更深的理解。

同時,我還要繼續向世人揭露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將仇恨裝入生命心中,使人迷惑失去理智與良知,敵視大法與大法弟子,可悲地毀滅著自己的生命;揭露他們破壞和睦幸福的家庭,利用迷中的生命對大法犯罪,毀滅著自己的未來。善惡終有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必遭天譴。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