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之場,慈悲祥和之場,威力無比


【明慧網2001年7月16日】從加拿大法會以來面對「發正念」這個新課題,一方面很振奮,感到正法進程的大幅度推進,另一方面又一直覺得有種類似不能得心應手的感覺,感到需要進一步從法理上提高才能真正理解和做好。昨天又是星期六,全世界大法弟子固定時間共同發正念的日子,感到近日來在這方面的思想和心態都比較清晰、冷靜了。試著寫出來和大家交流。


一、正念之場本身就具有普度、糾正和鎮邪滅亂的法力

「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大法弟子平素修煉出來的境界中所帶正念,其最大特徵是慈悲純善、無私無我。這種正念的威力是非常強大的。所以面對邪惡,不用特意動念,我們攜帶的這種正念本身就能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其中包括清除邪惡,而他的表現形式卻是無為的、非常超脫的。當邪惡勢力對我們進行嚴刑逼迫時,大法弟子對大法的信念金剛不動,不但不計自己遭受的痛苦,而且還為打人的警察感到惋惜並慈悲地曉之以理進行勸善時,那種巨大的慈悲善念,我理解,就是我們所需要的正念。這種正念之場本身在其他空間所起的鎮邪滅亂作用和我們發正念打出功能想起到的作用是一致的,甚至可能更具有威力,無為而無不為。


二、發正念好比直接上戰場除惡,但只有慈悲、平靜才能真正發揮威力

我們所說的「發正念」就是直接用正念指揮功能做事。正念是平時在參與正法的過程中學法修心修出來的,用這樣的正念去指揮功能具體做清除邪惡的事,是基於慈悲,是為了對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負責、為了最大限度地救度眾生,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無私無我維護大法的重要歷史行動,所以是非常神聖、莊嚴的,人間只有在大法中修煉的大法弟子才能做得了。

發正念好比直接上戰場除惡,當我們單手立掌或打出大蓮花手印時,無論自己是否知道或看得見,在自己修煉出的境界中,那功能都是應有盡有,瞬間就去參與清除邪惡的大戰了,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值得注意的是,發正念時,人的這邊越理智、慈悲、平靜(或者說越能同化大法),神的那邊越能自如地起作用、威力巨大,因為任何人的東西都是低境界的物質,當主元神受低境界物質支配(比如說人執著一些人間的觀念或者情)時,修成的那一面反而會受到抑制,不能發揮威力。


三、神清除邪惡與人消滅敵人,這完全是不同基點、不同心態和不同境界中的事

世間的常人,當他們的名利中,比如政治經濟利益、感情等等發生根本衝突時,就會分出敵我並惡言惡行相鬥,甚至要把對方置於死地而後快。人在對敵人的鬥爭中無法擺脫情感、利益的糾纏,所用手段也往往是充滿魔性的、極端惡毒的,敵我雙方處於同等境界中相互鬥爭。

而佛道神清除邪惡,是出於大慈大悲,出於對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的衛護和負責。還在修煉過程中的人尚且沒有敵人,一個慈悲偉大的佛,瞬間可以讓全人類幸福,瞬間可以讓全人類覆滅,人間的幾個邪惡之徒又怎麼可能讓佛動心呢?我們在人間打掃衛生時,誰都不會和灰塵中的微生物一般見識的,清掃了就是了;太髒了自己不便動手的,還可以找清潔工來做。所以我理解,三界內的邪惡舊勢力也罷,人間被它們控制利用的人也罷,在覺者面前甚麼也不是,清除了就完了,不值得神動心。神在清除邪惡時絕對不會帶著任何人的情緒。

有些同修說,那些邪惡之徒越來越不像話了,簡直禽獸不如,看了它們對我們大陸同修的邪惡迫害,心中真是怒火難平,當場就發念如此這般。我前段時間也處在類似狀態,看到揭露迫害的報導難免心潮起伏,邊看邊發念,一天下來感到身心疲乏。如果真是其他空間的能量消耗造成的疲乏,煉煉功就能回補上來的,法輪也能起到回補的作用,但心裏的疲乏好像不太容易消除。近日來通過學法、交流,一個認識在心中愈發明確和牢固起來:發正念的基點是慈悲救度眾生(不讓邪惡繼續迫害大法、毀滅眾生),讓做了壞事的人現世現報也是為了再次挽救其生命而不是為解氣和報復,更不是和它一般見識。更何況,發正念的目的是清除邪惡,而發念時如果帶著人的激動情緒甚至生氣,是無法發揮正念和功能的威力的,也達不到根除的效果。所以必須有足夠的平靜與超脫才會有智慧和威力,這也是在修大善大忍、修慈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