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四平鎮公安光天化日之下開槍威脅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記大連市普蘭店四平鎮派出所的強盜行徑

【明慧網2001年7月1日】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6月28日下午4點多鐘,我正在四平鎮農村家中看書,一輛警車開到了大門口。從車下來四個警察和一個保安,未出示任何證件,也未說明任何理由,進屋不由分說便開始翻箱倒櫃翻東西。我制止他們也不聽。最後他們將大法書和打印機翻出,還有一些大法資料。我見此狀,知道他們是有備而來,便示意另一位大法弟子先離開。但他們已經注意,所以沒有走成。於是我從後窗戶跳出向山上跑去,他們留下一個,其他的隨後追來。

追趕的過程中,其中一名警察動用手槍射擊,共開了四五槍,四週的居民都聽到了槍聲。我沒有理他,繼續跑,快到山頂時,摔了幾跤,被他們追上,開始打我,當時臉被打腫,鼻子被打出血,最後他們將我抬下山。這時周圍的居民都過來看個究竟,另一位女弟子向圍觀的群眾講:善良的百姓啊!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來到這,就是為了向你們講清真相,你們一定要明白啊!

隨後他們將我和同修綁架到四平鎮派出所。後來他們用車,到我們的住處,搶走了大法書和資料、錄音帶、錄像帶、一台價值2萬5千元的一體印刷機、一台聯想激光打印機加5盒專用墨粉、一台聯想噴墨打印機、一台掃描儀、54箱複印紙、價值5千多元的油墨和一些維修工具,還有現金1萬7千餘元,共計6萬8千餘元,全部拉到了普蘭店公安局。連夜將我們兩名大法弟子也拉到了普蘭店公安局。

整個過程中,警察都想方設法套出一些他們想得到的東西。在公安局,他們不讓我們睡覺,我們不配合邪惡不報姓名,並且告訴他們我們做的是最好最正的事情,他們沒有資格審問我們。我默念師父教我們的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後來我又背經文給他們聽,到第二天早晨4點多鐘,看我的三個警察都睡著了。我想我不應該接受邪惡的安排,就拉開門走了出去,從二樓走廊的窗戶跳了下去。在善良的百姓的幫助下我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做為人民警察光天化日之下,開槍威脅善良的百姓,搶掠人民的財物,這與土匪相比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天理昭昭,善惡有報,在這裏正告那些流氓集團的幫兇們:你們所做的一切必將得到天理的懲罰!

(大陸大法弟子 2001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