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四平市大法弟子於文江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2001年1月29日】 於文江,56歲,吉林省四平市人,99年3月份得法。2000年12月18日被抓,2000年12月19日被送至四平市看守所,2001年1月2日凌晨2點被邪惡的四平看守所奪去了生命。

2000年12月18日晚,於文江從外面剛進家門口,被事先埋伏在家附近的管片民警毆打後抓進派出所,原因是有功友來他家時把大法真相錄音磁帶放在出租車上,被司機舉報至派出所。因一家五口人全部煉功,早在派出所掛號,所以片警於18日強行抄家,從家中抄出大法真象材料1000多份,大小橫幅幾十個,大法書等。他在派出所弘法,不配合警察的非法審問,又被毒打。

在派出所,於文江的手機響了,警察去搶,他就把手機摔壞了,同時把電話本也吞吃了一半。警察逼問他橫幅誰寫的,他說自己寫的,剩下甚麼都不說,19日被送至四平市看守所。在他被抓後,他的妻子和兩個女兒、一個兒子也先後被抓,除他的兒子16歲未成年被放回外,其餘都被強行送進看守所。

在看守所,於文江絕食,用生命捍衛大法。同時他不配合警察的逼訊,還在提審的時候大聲喊:「大法弟子絕食三天了!」意在告訴關在號裏的功友們,當時拘留所裏還關押著約30多個大法弟子。21日各號裏的功友開始絕食,在23日看守所開始灌食,說灌牛奶,用礦泉水瓶裝著。幾個人摁住功友的手、腳、頭,捏住鼻子不讓呼吸,讓犯人硬灌,有一個功友被灌進一口,鹹得不得了。於文江一口也沒被灌進去。幾天後,看守所對功友強行插管灌食。

28日女號功友絕食7天後進食。在給於文江插管時,他心裏在想「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用嘴咬住插管,一點都沒灌進去。他在號裏被百般折磨,經常被毒打,警察還問誰打的,實際上在每個監號裏都有監控裝置,警察其實很清楚。警察又往他胳臂上打了一針,說是葡萄糖。29日警察為了讓其妻、其女勸他吃飯,才讓他們見了一面。他在與她們見面時還讓她們告訴在家的兒子去天安門證實法,還說在監號裏要堅持煉功。2001年1月2日凌晨1點左右聽見有犯人喊「不行了,快沒氣了」等話,後來管教說,於文江在1月2日凌晨2點左右死在醫院裏。在他絕食期間,一個犯人說他被關在籠子裏。管教說他曾喝過一次奶,喝過粥。

據功友說,有一次他不配合時,警察說再這樣給他打一針就老實了,可能打的是鎮靜或麻醉神經之類的藥物。

於文江於元月2日凌晨死亡,3日早晨警察才把他的妻子從監號裏帶至火葬廠,要解剖屍體,說家屬簽不簽字都得解剖,這是法律程序,其妻被迫簽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