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郫縣看守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網2001年6月7日】在成都郫縣看守所,關了十多位到北京合法上訪的大法弟子。縣召開公判大會時,我們被強迫去陪殺場(槍決死刑犯),我們兩個兩個銬在一起,遊街示眾,回到看守所,縣公安局局長訓話,並誹謗大法,我們一位女功友馬上說:"法輪大法是正法,不是X教。"這位局長叫人馬上給她戴上手銬,帶到另一室。並要她趴在地上。用警棍狠狠地打。這個功友回到監室根本坐不了,只能站著。整個臀部都青紫了。警察為了防止我們煉功,第二天又給我們戴上煙桿式手銬(鋼筋製成),手、頸被迫伸直;腳下拖的是幾十斤重的大鐐銬。不能睡覺、不能洗漱,甚至吃飯都要別人餵!

這位功友最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警察怕擔責任,只好送她到縣醫院去搶救。我和另一位功友受到了同樣對待,我戴的手銬比較小,幾天後雙手就完全水腫了。我請所長換一副大一點的,他叫我寫保證,我拒絕了。他就叫我一直戴著。毫無人道可言。另一位像我一樣戴煙桿、腳鐐的功友還被按趴在地上(當時天下著雨),暴徒用警棍打她,問她打多少下?功友說隨便。這下惹惱了那惡警。他氣急敗壞地狠狠地打了一氣。這位功友咬緊牙沒哼一聲。警察更加惱怒並說"我要打得你叫"。可這位功友始終沒吭聲,最後那個警察打累了,還摔了一跤。這位功友趴在地上半天起不來。整個臀部、大腿全部血浸了。最後我們都被送進勞教所。

在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獄警對堅修大法的弟子想盡辦法虐待,從早上七點半開始面牆而站,有的坐軍姿,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天天如此,有的功友罰站持續40多天,並且不准洗澡,夏天,身上很容易就發臭了。為了強迫我們戴胸牌,張隊長用高壓警棍直擊我們的手臂,甚至直接電擊腋窩、乳房處持續放電,有時長達半小時之久,完全失去知覺。

2000年6月20號,警察為了轉化大法弟子,把勞教所的大法弟子集中在一個中隊,每天強迫學習污衊大法的材料,大法弟子用集體煉功以示抗議。護衛隊就用警棍、電棍外加拳打腳踢,有的還用鋼筋條打。有的大法弟子被打的皮開肉綻,傷口化膿。有的被雙手吊銬、腳尖沾地,從早上銬到晚上。其餘的每天坐軍姿在烈日下暴曬,稍微動一下,立即遭到辱罵、毆打。有的學員被曬得中暑、休克。長時間不讓上廁所。對於不轉化的大法學員十天半月不讓洗澡,以致身上散發著惡臭。當然更不允許家屬接見。學員最基本的權利被剝奪了。更有甚者勞教所的管教幹部暗中指使其他犯人打罵我們大法學員,打罵得越厲害,就給他們記功、減教等。

在這裏打的是"教育、感化、挽救"的招牌,實際卻是乾著罪惡的勾當。

(大陸弟子 2001年6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