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允許我的父母與海外的兒女們團聚

給江蘇省委、安全局、公安局的公開信(之二)


【明慧網2001年6月5日】自父母從澳洲回國時在上海機場被抓、被非法關押20天釋放後,一直不得安寧。今年2月份再度被非法抄家、被抓後,我父親被非法關押期間我多次打電話去江蘇省委安全局、公安部門詢問我父親究竟犯了甚麼罪被抓被非法關押,他們均回答不出原由,只是說我父親在裏面很好。5月9日,僅僅三個月的時間,我卻接到了父親病危的消息,在送往醫院搶救時還被帶著手銬腳鐐,真是慘不忍睹。

接到消息後我心急如焚,馬上撥通了江蘇省公安廳的電話,請求與廳長通話。女接線員毫不客氣地說:廳長是隨便想找就找的嗎?我說:我是從澳洲打來的電話,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懇請你找一個能承擔起此責任的人接電話,然後電話接給了一位先生與我通話。他比較客氣,自稱姓朱。他說廳長不在,甚麼時候回來說不準,有事情他可以轉告廳長。我很感動,便告訴了他我的姓名和父親的情況,並把家裏(悉尼)的電話給了他,期待著能給我們在海外的子女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可萬萬沒有想到,幾天後剛剛解除病危的父親又被非法強行送去勞教,原因是接我電話自稱姓朱的那位先生就是廳長。他發火了,所以把我的父親又非法送去勞教。由於我父親的心臟病非常嚴重,勞改隊拒絕接收,至此我父親又被帶回收容所非法關押。

真是禍不單行,5月25日,我的母親顧月如又被警方非法帶走,強行關進了非法的「轉化班」,不准回家,不准家屬看望。非法轉化班設在高級賓館裏,一切費用自負。才幾天的時間,我母親幾年未犯的高血壓及膽囊炎又發作了。但我卻被告知母親住在高級賓館裏一切都好。

謊言能掩蓋得了真象嗎?那高級賓館與牢房有何區別:不准回家,不准探望,幾年未犯的重病又復發了。怎麼「好」成這個樣子了?我真的被搞糊塗了。我父母親修煉法輪功身體健康了,而你們把健康的人折磨得重病纏身。海外的兒女們打個電話關心父母竟成了「裏通外國」的一大罪狀。這不是顛倒黑白嗎?

5月28日,我父親被放回家了,這本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可是,與父親通過電話後,我感到他的精神已不正常,所說的話簡直是在背台詞,不停地說「共產黨好呀,政府好呀,你們要愛國呀。」聽到他喊口號似的話語,我好像回到了幾乎被早已遺忘了的「文革時代」。太可怕了。可以想像得出,我的父親受到了何等的精神摧殘。中國政府的警署難道是專為殘害身體健康、家庭幸福的百姓而設的嗎?此時此刻的我對祖國的痛心已勝過對父母的擔心了。

我們在國外的華僑不但愛我們的父母,更熱愛我們的祖國,熱愛家鄉的父老鄉親。我家在海外的祖輩華僑曾為祖國及江蘇省的建設作出過重大的貢獻。為此得到過周恩來總理的接見,愛國是我們家族的傳統,也是我們海外華僑引以自豪的。

真是不可思議,現在已是改革開放的年代了,「裏通外國」的政治帽子又扣到了華僑家屬的頭上。莫非「文革」又回來了?我父母親只不過修煉法輪功強身健體,而作為兒女只是關心父母親的安危,這原本是人之常情的事,為甚麼當權者硬是把我們往政治圈裏劃呢?我們最不感興趣的就是政治,請你們別繼續玩弄政治把戲,害人又害己了。你們不把大量的精力、物力、財力和人力投入到祖國的建設中去,相反的用在整人治人上。你們的違法犯罪行徑大大地傷害了海外僑胞的心。如果你們還有一點良知的話,奉勸你們停止殘害那些修煉法輪功的無辜百姓。他們都是你們的父老鄉親呀!哪怕為了你們自己的父母、妻、兒女也要積點德吧。你們不妨抬頭看看老天饒過誰呀。多行不義必自斃。報應就在你們的眼前!醒醒吧!

最後我們所有在海外的親屬強烈要求江蘇省政府官員不要悖逆天倫。歸還我父母親的護照,允許他們到海外與兒女們團聚。以實際行動補救對我們家庭造成的傷害,儘早地挽回在國際上造成的惡劣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