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6月3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6月3日】本網站6月1日凌晨發表的「除魔記」一文內容有問題,已於當日刪除。請大家協助銷毀。請大家以法來衡量一切,以免受其內涵干擾。

宇宙之聲在黑龍江省雙城市看守所響起

5月7日凌晨1點鐘,宇宙之聲在黑龍江省雙城市看守所響起,播放的內容是新經文,響聲持續40多分鐘。喇叭放在距離看守所200米左右的一個七樓上,警察聽到後全體出動,他們想了許多辦法,也沒能將喇叭拿下,最後動用了消防車,才把喇叭拿下來。警察說:這種高科技是從外地引進的,雙城市沒有這樣的人才。

現雙城市利用"嚴打"做幌子蹲坑,請大法弟子注意。警察一般凌晨3點下班,正常上班期間不蹲坑。


蘭州上空太陽出現彩色大光圈

6月1日中午12時50分左右,我看到天空中的太陽周圍有一個大光圈。光圈內側為紅色,外側為蘭色,肉眼看上去十分清楚。此時天空格外明淨、湛藍,陽光柔和。我趕緊打電話叫其他同修看。彩色大光圈一直持續到下午2時30分左右才漸漸退去。


正念使警察退卻

一位北京老年女弟子在家裏時,突然來了一群警察,要把她帶走轉化。老大媽堅定地往床上一坐,胸前立掌發正念。不一會兒,警察們灰溜溜地走了。


上海學員王全娣因發表聲明再度被抓

上海大法學員王全娣(女) ,因在公園公開煉功於二零零零年初被非法判處勞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初寫了"轉化書" 後被釋放。出獄後看了師父的新經文,認識到自己走向了邪悟,於今年二月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嚴正聲明" 。自此後一直受到警察和街道辦事處的騷擾。

今年四月十七日,上海市虹口公安分局的不法之徒突然闖入她家不由分說將她帶走,當時他家中只有八十歲的老母。當她弟弟得知消息後,去公安局質問為甚麼抓人,依照哪一條法律抓人,有沒有逮捕證,對方一言不發。

事後得知是王全娣被送進青浦的轉化班,家屬不得會見,只能將衣物交給街道居委會代由轉交。本來通知家屬轉化班為期一週,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還未見放人。

事後知道抓人時,街道居委會的人先去探知王全娣在家,然後通知警察突然抓人。


吉林舒蘭白旗鎮不法警察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2000年7月4日舒蘭白旗鎮派出所協同舒蘭政保科科長肖勇到白旗申屯村的劉文濤家中翻箱倒櫃,找到兩本書,其間家裏沒人,後留民警王威在家等候劉文濤。待劉從地裏幹活回來後,把劉帶到派出所,同時在派出所的還有王繼孔、朱兆平。下午2點多鐘把我們送到白旗鎮敬老院辦所謂的學習班,到晚上就抓了二十多人,連60多歲的老太太也不放過。

到7月13日上午9點多派出所的警車開進敬老院,所長孫忠誠帶領民警包志國等10餘人對大法弟子不論男女逐一審問。審問過程中,每個人都被所長孫忠誠打了耳光。孫講:我今天扒你們的皮。其中,呂天躍、李術波、謝桂賢被打最很。

下午把11名學員用車拉到派出所,到那一看,還有6個功友,其中王德龍是在外地打工13日剛回到家連衣服都沒來得及換就被抓到派出所關了一夜,他們說,晚上也被孫打了一頓。

17名法輪功學員被帶上手銬,靠牆站一排。他們給我們每個人都錄了像。在辦公室裏把在大法學員家裏搜到的大法書、師父的法像和大法音象資料等都給錄了像。之後,把大法學員都押到舒蘭拘留所對我們進行非法拘留。

有一次民警趙銳偉在給一大法學員辦拘留手續時問所長:給他寫甚麼罪名?所長說:寫擾亂社會秩序罪。趙說:那可是犯法呀。所長回答:就那麼寫。我聽了心裏不知說啥好。

大法學員們從舒蘭拘留所回來後,派出所的警察對學員說:你們想回家就得寫決裂書,每個交車費100元、拘留費150元,加上在敬老院辦學習班的伙食費共計300多元。我就問警察周斌:要交300多元?周說:你呀,你別想回去了。我早晚把你送進去(勞教)。

在敬老院裏的其他功友,都讓家人來勸(轉化),如不行,警察就威逼和毆打功友,迫使功友寫決裂書並交了錢才放回家。

回去後,就讓大法學員們手舉起來,靠牆站了一下午。這樣到第二天(7月29日),還有10個人沒放回去(男女各五名)。

到現在派出所還在抓付秀山,致使他十多個月不能回家。劉文濤、呂天躍、謝桂賢、王紅雲、魏連紅、張術春都被迫離家出走過。


山西榆次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

山西榆次大法弟子王立坪,常變雲,徐寧因下載傳播法輪功真相資料,於4月中旬被榆次市公安局政保科以涉嫌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刑事拘留,關押在榆次第二看守所。自去年底以來大量榆次大法弟子走出去到北京正法,僅榆次第一看守所就非法關押大法弟子30餘人。大法弟子們在獄中仍堅修大法,以法為師走好自己修煉應該走的每一步,助師世間行緊跟正法進程,大法弟子們堅信黎明前的黑暗即將過去,真相大白法正乾坤的一天必將到來!到筆者結稿時為止,三人仍被非法刑留,估計不久後便要逮捕與其他大法弟子一同判刑。


甘肅大法弟子的遭遇

李建魁,甘南州臨夏縣大法弟子,因堅持煉功被當地公安非法關押半年後,2000年8月又被非法判勞教一年,現關在甘肅第一勞教所(平安台)。

陳興泉,甘南舟曲縣大法弟子,兩次到北京上訪,第一次上訪被接回來,在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7個月,釋放後,接著上訪,於是被非法判勞教,現關在甘肅第一勞教所(平安台)。

趙永才,甘南舟曲縣大法弟子,模範青年教師,去北京上訪回來,被當地公安關押7個月,其間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對周圍的武警人員、探望的親人、學校及地區領導等人洪法講清真象,把拘留所變成洪法的場合;釋放後,他回單位工作。2001年春節後因當地發現有大法真象材料,受到懷疑,被非法關押,至今未放。

最近一位大法弟子家屬去平安台勞教所探望親人,勞教所人員要挾說:你罵法輪功就叫你見,不罵不准見。家人回答:大法比我們的生命還重要,寧肯不見也不能罵。致使無法見面。

據知蘭州市安寧和平灘勞教所(該勞教所鮮為人知),也非法勞教部份大法弟子。可能是秘密關押,沒通知家人便被判勞教的。希望有正念的知情者提供詳情,揭露邪惡。

在此,大法弟子慈悲地奉勸那些替邪惡勢力賣命的惡警們,不要無度做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被邪惡矇蔽受騙的人們應該清醒了,請站在宇宙真理一邊,揭露邪惡,了解大法,支持大法修煉者。


長春黑嘴子女勞教所惡警李桐的犯罪記錄

長春黑嘴子女勞教所惡警李桐,原來是勞教所科長,因行賄受賄,本應受法律制裁,但在99年7月份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李桐就在這個當口非但沒受到處分,倒是搖身一變,當上了勞教所六大隊隊長,從此施展她行賄受賄伎倆和范友蘭一夥同流合污,對法輪功學員非法迫害。自從學習了馬三家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經驗後,為了討好主子,更加變本加厲迫害大法學員,強行轉化大法弟子,千方百計的引導大法學員走向邪悟,肆意曲解、歪曲大法的內涵。她軟硬兼施,對大法弟子進行非人的折磨。在打壓法輪功上,李桐被評為「標兵」,上了電視,她雙手沾滿了大法弟子的鮮血,罪業深重。


濟南歷城分局副局長鞏玉山遭惡報

濟南市公安局歷城分局副局長鞏玉山自99年下半年以來主要分管迫害法輪功的有關「工作」,近兩年來多次參與部署和指揮歷城分局各派出所、治保會等部門殘酷迫害大法弟子。2000年10月曾在歷城看守所主持召開了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的所謂"寬嚴大會",對許多進京上訪、和平請願的大法弟子非法判以勞教三年。歷城分局在鞏玉山等邪惡之徒的領導下,以殘暴迫害大法弟子而"著稱"。2000年下半年鞏玉山又被派往山東公安駐北京辦事處,非法抓捕、迫害濟南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種種罪行。

善惡必報乃宇宙之法理,今年初正值年富力強的鞏玉山突發腦血栓住濟南市立二院治療。醫治多時無效又轉往北京繼續治療,至今未見好轉,並伴有半身不遂等症狀。名利心重的鞏玉山在住院期間悲嘆自己升職的關鍵時期突然疾病纏身。也許幾個月的病床生涯令其有足夠的時間想明白孰正孰邪,總之躺在病床上的鞏玉山在一定程度上似有所悔悟,曾對親友不無感慨地說"待我病好之後,再也不管法輪功的事了"。

鞏玉山電話:0531-8918766
手機:13806419556
傳呼:198- 27000688


山東省青島市盲校原黨支部書記孫秀華現世現報

山東省青島市盲校原黨支部書記孫秀華,自4.25以來,積極配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迫害。99年11月,一學員因進京上訪被抓回拘留15天釋放後,孫秀華為首的單位領導積極迎合上級的非法迫害,將此學員非法監禁一週,並安排教職工輪流看管,害人害己,直至此學員被非法勞教3年。後不久,孫即被查出患乳腺癌,現手術後在家休養。奉勸那些只為自己的所謂政治前途,置道義和良知於不顧的各級領導,「善惡應報終有時」,趕緊猛醒!不要做人權惡棍江澤民的殉葬品!

該校校長趙鵬,長期以來盲從於江澤民犯罪集團,多次在公共場合惡意誹謗攻擊大法,並積極非法轉化大法學員以撈取政治資本,作惡多端。

青島盲校辦公室電話 0532-3835989
現書記兼校長 趙鵬 宅電 0532-5828215
原書記 孫秀華 宅電 0532-3819625


現世現報二例

某單位工會主席配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做本單位大法弟子的所謂的轉化工作,雖然大法弟子和他講明大法的真實情況和被非法迫害的情況,但他深受「人權流氓」江澤民的宣傳毒害,讓大法弟子寫體會和揭批材料,被大法弟子抵制。在三月辦非法轉化班其間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參加。這件事被這位工會主席登在單位的專刊上,起到了宣揚邪惡的作用。此後該邪惡之徒住進了醫院--膽囊囊腫。

同一單位的保衛科長對一位大法弟子家屬說攻擊大法的話,第二天這個人的嘴突然歪得很嚴重,花了一千多元錢才治好。

法輪大法是宇宙的大法,善惡有報是宇宙的真理。破壞大法必遭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