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6月1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6月1日】我們將堅持到最後一刻

2001年5月26上午,某市的大法弟子看到明慧網上刊登的《發正念》文章後,極為振奮,儘管環境惡劣,條件艱苦,但還是以最快的方式把明慧網上的《發正念》文章用人傳人的方式傳送到了每個大法弟子的手中。

5月27日晨五點正,弟子們莊嚴地以最純淨最堅定的正念,責無旁貸地肩負起這偉大的時期所賦予的神聖使命,承諾那久遠年代所立下的誓言。大法弟子們感受到了那宏大的場的莊嚴,殊勝。有的弟子淚流不止。此後,我們將仍繼續堅持發正念除惡,直到邪惡滅盡,法正人間、普天同慶的日子到來!



「好人看了都說好,誰撕誰揭必遭報。」

  

5月30日東北某市大法弟子開展了又一次大規模正法活動。人們見到,這次與以往不同的是:在噴字、貼真相資料、掛橫幅的基礎上,黃、藍彩色的小型不乾膠貼宣傳品像朵朵耀眼的鮮花一樣點綴著市區的大街小巷,還有各色印有「法輪大法好」的氣球也出現在市區主要街路。還有一個明顯特點是,大法弟子在彩色宣傳不乾膠貼的底部印上一行小字:「好人看了都說好,誰撕誰揭必遭報。」有許多不乾膠貼是頭一天晚上貼出去的,可第二天在許多主要街道,如:市中心廣場四週包括市委、市公安局、銀行等大單位附近的黃、藍標語依然以其明快的色調吸引著路人駐足觀看,有很多也確實無人去撕、揭。由此看出,世人的良知被進一步喚醒,大法弟子的正念在恩師的加持下威力不斷增大。



黑龍江某市法輪大法真相的聲音衝破了監獄的黑暗

五月初的一天半夜零點,在黑龍江某市監獄和巡警大隊的對面七樓上講清法輪大法真相的高音大喇叭突然響起,衝破了那個環境中的黑暗!邪惡之徒非常震驚惶恐。喇叭響了兩次40多分鐘後,警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喇叭取下。正義的聲音使邪惡之徒受到了震懾,使大法弟子深受鼓舞。



「對,是我做的!」

一日,派出所民警找到管轄區內的一位大法弟子查問前幾日在當地引起轟動的真相資料是不是她做的時,該弟子大義凜然地回答:「對,是我做的。怎麼了?!」民警衝著她笑了笑,沒吱聲轉身走了。



藍島大廈培訓中心:邪惡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場所

藍島大廈培訓中心,坐落在朝陽區雙橋附近,這座培訓中心遠看像賓館,近看像花園,然而,就是這樣一處美麗的地方卻成了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場所。

朝陽區政府投入300萬元在這裏非法辦起了迫害大法弟子的轉化班,每期轉化班15天,被迫參加非法轉化班的大法弟子一般都是從家中被強行帶走,並由當地610不法分子及派出所民警押送進班。

一進班,大法弟子就被嚴密的監控起來,樓道口有保安站崗,不准大法弟子單獨行動,晚上睡覺所謂的幫教人員也不離身,大法弟子被完全剝奪了人身自由。

所謂的幫教轉化內容是: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目的性很強的所謂的幫教談話,幫教組成員由610成員,派出所民警及被聘用的所謂被轉化的人,一般由三四個人圍攻一個大法弟子,幾天談話下來,它們感到轉化工作沒有進展時,就露出了真面目:不准大法弟子去飯廳吃飯,罰站,辱罵,恐嚇,不准睡覺,造謠欺騙,多組幫教人員輪番圍攻,那些被利用的所謂已轉化的魔變的生命,主動邪悟,助紂為虐,迷惑大法弟子,起到了外人起不到的邪惡作用,趙亞澤就是其中之一。其實誰也破壞不了宇宙大法,只能是被邪惡所利用,毀掉自己的未來。



廊坊萬莊勞教所罪行錄

時至今日,在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感召下,在明知修煉者蒙受千古奇冤的情況下,河北省廊坊市萬莊勞教所惡警仍作惡不止,走自取滅亡之路。它們經常打罵大法學員,二大隊的張學志多次遭毒打,近日正值壯年的他被打得耳膜損壞,聽力下降,前胸呈黃色。獄卒指使、暗示犯人迫害大法學員,捆綁、毆打等無所不用,如轉化一個人,班長(即牢頭)可減期一個月。獄中經常傳出慘叫聲。為了掩蓋罪行,惡警將隊部音響放至最大。暴徒們甚至連老人都不放過,一位老人已60多歲,經常受體罰,不讓睡覺,被迫縫五層厚的球片。更有甚者,獄卒非法剝奪大法弟子的申訴權。今年5月16日,劉西棟善意向隊長提出要向所領導反映「無故加時勞動問題」(註﹕以前是一天勞動19個小時,日內瓦人權會議召開後改為早6點至晚6點,打人也有所收斂。但4月剛過就逐漸加時,直到又是每日19小時,打人更嚴重了)。隊長不但置之不理,反將他反銬在鐵柵欄上整整一上午,中午過後,學員王鳳海、劉西傑上前勸說,被同銬一下午,劉西棟夜裏又被反銬、毆打。種種暴行令人髮指,神譴其罪,指日可待。



瀋陽又一大法弟子遭非法逮捕

瀋陽大法弟子白素蘭,女,30歲左右,幾日前遭非法逮捕,只因警察問其是否還要煉法輪大法,這位大法弟子表示依然要煉,然後就被非法逮捕。



大法弟子郝亞芬的受迫害檔案

一、多次被打罵情況:

2000年4月,被非法關押在燕郊開發區辦學習班期間,被公安人員揪頭髮,打嘴巴、打手數下。打人兇手:祁曉全。

2000年6月,進京上訪被帶回燕郊公安分局後,被暴徒謾罵、用電棍電全身、打嘴巴、拳打腳踢,毒打長達一個多小時。打人兇手:劉亞錄、祁曉全。

2000年12月,進京上訪被燕郊公安分局關在鐵籠子裏6天6宿,然後帶到開發區,遭城管隊毒打,暴徒用皮鞋踢腦袋,用帶釘子手套打臉、打嘴巴,全身亂踢。打人兇手:徐城等人。支持打人兇手的有:陳副隊長、郝仲武、馬局長。

二、多次被罰款情況:

2000年4月,獎金全部被扣,工資扣15天,約1500元。
        家人為避免送拘留所送分局局長昝慶才2000元。
2000年5月,開發區扣保證金2000元(無收據)。
2000年7月,單位通知公安罰款5000元(無收據)。
        劉亞錄讓交罰款1000元(無收據)。
        單位扣其愛人工資獎金2000多元。

三、對其進行開除公職迫害的有:

三河發電有限責任公司   經理    羅超  施躍文
             書記   楊景玉  王玉民
            政工部長   付清河  
            紀檢書記   段軍
電話:(010)61593366



河北省三河市採用欺騙、綁架手段非法勞教大法弟子

近日,三河市的邪惡之徒採用說「送北京轉化」(實是勞教)、派人蹲坑抓捕等卑鄙手段非法勞教大法弟子,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已將黃土莊鎮的周秀蓮(被蹲3天)、吳志今,小閻各莊村的王淑玲連夜送往唐山開平勞教所(一小的魏淑蘭老師以死相抗才免此迫害),其他人因故走脫。



慶陽地區長慶油田消息

大法弟子崔玉梅,女,43歲,長慶油田採油二廠職工;大法弟子張華僑,女,52歲,採油二廠家屬。

二人於99年12月進京護法被當地接回後被非法關押,崔玉梅被關押40多天,張華僑被關押30多天,每人被罰款3000元後放回。崔玉梅由單位監視,扣發工資,每月只發生活費。張華僑由家人監視不讓出門,不給零花錢。2001年12月20日,二人又一次進京護法被當地接回後又被非法關押30多天,接著又被接回單位招待所日夜監視,強行轉化,因二人堅定,轉化未能得逞。2001年2月中旬被秘密判勞教,崔玉梅判1年半,張華僑判1年。送往蘭州平安台勞教所。

王應峰,50多歲,兩次進京護法被非法關押60多天。2001年2月中旬被秘密判勞教1年送往蘭州勞教所。

長慶油田其他大法弟子(不便暴露姓名)2000年12月進京護法後,至今流浪在外,有家不能回。

慶陽地區大法弟子劉志榮,2000年12月進京護法被非法關押70多天放出後,4月份又突然被警察從單位叫走送往蘭州平安台勞教所。1年期滿後,又延長80多天至今未放。

焦麗麗一年勞教期滿,因堅定修煉也被延長80多天至今未放。



氣功打手司馬南開始遭報

到處破壞大法的司馬南腳被嚴重燙傷。日前,報紙報導,司馬南是坐著輪椅被人推到梁左的葬禮現場的。據記者採訪,他是腳被燙傷才坐輪椅的。腳被燙傷,這還只是警告啊。



助紂為虐的邪惡生命的下場:本人死相悲慘,家人病魔纏身

一個在長春黑嘴子的被轉化者出來後,精神不好,並加入幫教行列惡毒攻擊大法和師父,主動邪悟,妄圖轉化大法學員,家人助陣,在社會上造成了惡劣影響。今年四月份,該人命盡,死像極其悲慘,其家人也病魔纏身,不能囂張。



北京天空出現天象變化

5月30日中午,大約在上午11時至下午2時之間,北京正午的天空出現了以前其他地區已經出現的奇異天象,此時天氣晴好,在太陽周圍出現了很大的一個光圈,光圈的直徑約為太陽的幾十倍,大光圈的邊緣為赤橙黃綠青藍紫七彩光環,光環與太陽之間為紫灰色光盤。

首都出現如此天象,連有的常人都聯想到社會將有大事將要出現,大法弟子自然明白已經和將要發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