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6月29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6月29日】
1. 湖北省十堰市東風汽車公司大法學員已在洗腦班絕食24天
2. 石家莊勞教所上空響起師父新經文廣播
3. 原上海總站副站長袁肖蘭被關進洗腦班
4. 瀋陽市遼中縣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紀實
5. 淮南邪惡的洗腦班
6. 吉林市勞教所幹警迫害大法弟子
7. 北京房山區大法弟子李素琴被抓 家中僅剩13歲的女兒
8. 揭露遼寧省莊河市看守所的惡行
9. 秦皇島市數名大法弟子失蹤
10. 湖北黃岡大法弟子歐陽明在獄中絕食
11. 石家莊市大法弟子王煥君被警察非法抓走
12. 山海關區委書記李彥良指使歹徒瘋狂迫害大法弟子
13. 上海大法弟子被警察非法抓捕
14. 警惕叛徒
15. 北戴河火車站迫害大法的暴徒的單位及其電話:
16. 注意使用電話卡的安全問題

湖北省十堰市東風汽車公司大法學員已在洗腦班絕食24天

湖北省十堰市東風汽車公司(「二汽」)五名大法學員被關押進洗腦班後,已絕食24天,三名絕食8天。他們是:

劉秋頌(男,53歲),二汽四中教培部退休老師;
陳蓮琴(女,46歲),二汽22廠職工,絕食24天;
方安全(男,49歲),二汽49廠技術科,絕食24天;
姚永樊(男,25歲),二汽工藝研究所,絕食24天;
阮淼淼(女,24歲),二汽61廠,絕食24天;
朱致源(女,56歲),二汽張灣醫院,絕食8天;
吳先君(男,57歲),二汽水廠,絕食8天;

還有一名學員絕食8天。

洗腦班現非法關押大法學員14人,學員此前曾兩次絕食:

2001年3月:大法學員劉蘭煉功被拘留,軍訓時惡警管XX毆打大法學員朱致源,鄧紀軍,他們絕食5天抗議。
2001年5月中旬:公安處欺騙大法學員,要與4名學員代表對話,結果把三人拘留15天,他們絕食2天抗議。



石家莊勞教所上空響起師父新經文廣播

5月17日夜,石家莊大法弟子在石家莊第一、二、三、四、五勞教所附近安放3個高音喇叭,分別在17日深夜和16日清晨,播放了師父的新經文,警察慌作一團,到處找人,大法弟子全部安全返回。



原上海總站副站長袁肖蘭被關進洗腦班

原上海總站副站長袁肖蘭兩個月前被邪惡之徒帶走,送去上海市第二期洗腦班,至今未放人。袁肖蘭直到去年八月份還在外面堅持煉功。



瀋陽市遼中縣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紀實

春節期間,大年三十,劉鳳敏、陳立新、張春豔、孟xx等五人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她們以不吃牢中飯來窒息邪惡,三天後放回。

春節後,吳雲被警方追、抓,造成有家不能回而流離失所,無法盡女兒、兒媳、妻子,母親的責任。

"五﹒一"前夕,郭素珍等被警方監視、跟蹤。西街派出所惡警劉xx已遭惡報,不知這些年紀輕輕的幹警哪一位願步其後塵。



淮南邪惡的洗腦班

淮南學員洪站慧,女,50歲,被淮南市大通區九龍崗鎮長強行送入九龍崗鎮養老院辦的洗腦班,而且該洗腦班只有她一個人。為躲避迫害,該大法學員趁惡人不備,從九龍崗鎮養老院後牆翻過去,摔下時腳踝被摔斷,被送入醫院搶救,傷勢很嚴重。大通區政法委書記孫XX竟然惡狠狠地說:「腳摔斷了也要辦!」後來因洗腦班工作人員強烈反對才將其送回家(因為洪的腳摔斷後生活不能自理)。但是洗腦班卻仍在繼續,從星期一到星期五由工作人員到其家裏去給她洗腦工作。

惡人名單:
淮南市潘集區公安分局政保股股長,王懷進
徐紅:0554-4972314(辦)



吉林市勞教所幹警迫害大法弟子

吉林市勞教所於2001年4月24日,終於撕下了"和風細雨談轉化,幹警學員似一家"的偽善面紗,瘋狂地對全所一百多名大法學員採取最惡毒、最流氓、最下流的手段強制進行所謂的"轉化"。

在4月24日前他們採取的手段主要是體罰,即在沒被褥的鋪板上,裸露的角鐵牙子上盤腿,然後下一個學員坐在這個學員的腿上,一個擠一個俗稱:"坐麥穗"。一般的人也就能堅持10分鐘20分鐘的,可我們學員在這種極度的痛苦下半個多月也沒有向邪惡低頭。有的學員腳、腿腫了,出血了,下地後根本不能行走。被利用的刑事犯惡毒地說:"就是用這辦法折磨你,挺不了趕緊去轉化呀。" 學員們沒有屈服,並慈悲地向他們揭露邪惡,講清真象。

邪惡的幹警們看到大法學員不可改變的堅定的心,他們失去了理智,瘋狂地迫害大法學員。先是以談話為名一個一個地把大法學員找到中隊長室進行嚴刑拷打,用電棍對大法學員的皮膚、陰部、口腔電擊。用橡膠棒(又稱狼牙棒)從頭到腳地毒打。二大隊二中隊徐隊長脫下高跟鞋用鞋跟猛刨學員的頭,說甚麼清腦。為防止學員動彈,用手銬銬住學員的手和腳在床管子上,以"大"字型鎖死。手銬銬進了學員的肉裏。為了防止別人聽到功友的痛苦的慘叫聲,在各班都放置了高音喇叭,大聲放著音樂以掩蓋其罪惡。

山東省某勞教所還派人到吉林市學習"經驗",有個刑事犯人說:經驗就是多買電棍、狼牙棒、手銬就行。

中隊長徐學權分別把大法學員張樹、王文田關在隊長室,把張樹兩腿銬上,頭向腳的方向壓後,騎在他身上用電警棍和狼牙棒打。王文田今年59歲了,徐學權中隊長全然不顧,騎在王文學身上,把衣服脫光,用兩根電警棍紮在他胸前肉裏電擊,口裏喊道:這老頭當馬騎真美呀。當有學員向他們指出這種迫害行為是執法犯法,國法不容時,有的幹警卻否認打人迫害行為,有的幹警邪惡地說:勞教所就是幹這個的。還有的幹警說這是所裏的張佩林所長、胡所長讓幹的,沒辦法。二大隊隊長陳天舒邪惡地講:這種方法非常正常,是讓你們早點回家,打死、打傷,你們找所裏去。

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們能給予我們支持和幫助,同時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幹警,你們這樣無人性地殘害大法弟子,日內必得惡報。



北京房山區大法弟子李素琴被抓 家中僅剩13歲的女兒

北京房山區大法弟子李素琴於2001年1月(春節前)被警察非法抓走,下落不明,其丈夫大法弟子李保樹被非法勞教四年。現家中僅剩13歲的女兒。



揭露遼寧省莊河市看守所的惡行

莊河看守所是曾經將大法弟子邵仕生毒打致死的地方。(見明慧網致死名單第41)

看守所於正月初四起開始對大法弟子進行所謂的「軍訓」,實質是慘無人道的折磨。頭一天逼著華玉雙、任冬梅、劉鳳琴、王英格、張玉敏、解桂花六名學員穿著單衣服,在雪地上陰暗處站著挨凍,那天天氣奇冷,從早上一直凍到天黑。武警穿著軍大衣,戴著棉帽、棉手套輪換著監視仍被凍感冒了,著急地走來走去,不停地問「還學嗎?」。穿著單衣服,幾乎凍僵了的大法學員仍斬釘截鐵地回答:「堅修大法心不動」。同時仍慈悲地向他們弘法。

次日折磨的方式更加邪惡,暴徒叫大法學員趴在冰上做俯臥撐。來例假的和年近六十的老人也不放過。一個獄卒看一個學員,稍不服從就用腳踩學員的手,用電棍電。學員的手指都凍得全無血色,失去知覺,等晚上緩過來,鑽心地疼,根本無法拿東西。特別是徐德晶,手凍起了大水泡,多少天都不消。號裏的犯人見了都止不住地流淚。

接著讓學員做蹲起、俯臥撐、兔蹦,接連不斷地做、幾百幾千地做。年老的學員也不放過。暴徒們不斷地變換著方式折磨學員,只要有一個做不起來,或做不到位,就全部重做,或挨電棍。還要年輕學員背上大石頭做,還常把男學員調出去「單訓」,用電棍電舌頭、嘴、臉、頭、脖子甚至生殖器。常把學員電得面無人色,幾乎昏過去。它們還用三角棍輪番地打一個學員兩三個小時,常把棍子打得斷成多節。又把學員的頭往磚牆上撞,遍體鱗傷,慘不忍睹。獄卒李洪柱曾把學員華玉雙吊在欄杆上毒打,使該學員渾身浮腫、內臟受損,滴水不能進。有時中午不許學員吃飯,晚上還要接著訓。

這種非人的折磨持續了3個多星期。



秦皇島市數名大法弟子失蹤

秦皇島市大法弟子馮豔蘋、李光平、李光榮、沈克儉已失蹤半個月。據其家屬說她們近期一直在家,並沒有上訪,可能是被當地警察綁架。



湖北黃岡大法弟子歐陽明在獄中絕食

歐陽明原來是黃岡地區工業學校的講師,因為煉法輪功而被開除,抓進黃岡市第一看守所。中間幾出幾進,後在家休息期間因散發傳單而再度入獄,最近絕食,然後音信全無。



石家莊市大法弟子王煥君被警察非法抓走

6月18日晚上9點左右,石家莊大法弟子王煥君,60歲左右,在市建華商場路口發放真相材料和張貼標語時,突然竄出一警察,把該弟子帶走,現下落不明,家人很著急。

河東派出所 0311-5055880
河東辦事處 0311-5052742
長安分局  0311-6049391
市公安局  0311-7026911
長安區政府 0311-6048580
市政府   0311-6688114



山海關區委書記李彥良指使歹徒瘋狂迫害大法弟子

2000年春節期間在區委書記李彥良的指揮下,山海關區警察開始了對大法學員的瘋狂迫害,公安局逐級傳達了它的口頭指示:對進京的法輪功學員狠狠地打,留一口氣就可以。公安局警察全部出動,並調動刑警隊的警察充當打手,有的大法學員被毒打長達8小時。有的被打得多少天脫不下衣服。看守所的管教也加劇了對大法學員的折磨,它們迫害大法學員的惡毒招數如下:不許睡覺、罰站馬步樁、銬在院子裏凍著、用煙頭燙、雙手背銬吊在鐵籠子裏、背銬兩臂中間插木板或啤酒瓶、腿肚子上壓上木棍上去人踩等等。

他們對大法學員加緊迫害的同時,對在家的學員也不放過,片警逐家逐人問還煉不煉法輪功,如說「煉」就向學員勒索3000元錢,如不交錢就搶學員家的家具、物品,表現最邪惡的就是東街派出所警察,它們從大法學員家中強行搶走了電視機、錄音機、摩托車、汽車。當時的所長張國惡狠狠地說:這是上邊的指示(指區裏)。由於學員們的共同抵制它們沒有得逞。

由於山海關區的不法官員李彥良、時曉風等人多次指使,公安局加緊了對大法學員的迫害。它們多次辦封閉式的強行洗腦班,如不屈從就強行拘留,並長期關押不放,再不屈從就送勞教。在看守所裏用刑成了它們對付大法弟子的手段,每批拘留都有人受刑,有20多歲的年輕人、也有五六十歲的老人,而且多數都是女學員。 除了身體上、精神上的折磨之外,在經濟上還要盤剝大法學員,看守所每天吃三元的伙食標準,卻要叫學員交十元錢的伙食費,所有被關押的學員都被公安局罰過款,一千至三千元不等,無任何手續,連白條都不給。

直到目前這些迫害還在繼續,希望世上善良的人們關注此事,給大法學員支持,使它們停止這些迫害。



上海大法弟子被警察非法抓捕

趙美仙,女,6月初,因堅修大法被迫離家出走,在外繼續做講清真相工作時被邪惡之徒帶走。

丁由牧,男,6月初,民警以談話為名把他帶走,然後在沒有搜查證的情況下非法抄家。並開出無期拘留證要求家屬簽字。

解紅珠,女,因修大法被開除黨籍,近日被邪惡之徒帶走。

沈碧蓮,女,平時24小時監控,不能自由走動,近日,被綁架至洗腦班。



警惕叛徒

潘錦球,男,四十多歲。廣州人。已背叛大法,並助紂為虐。

北京市張金萍,領便衣在天壇公園四個門轉,見著大法弟子就抓。



北戴河火車站迫害大法的暴徒的單位及其電話:

彭建設:北戴河車站派出所所長 電話:4019001 (原電話4019771)
邢軍:北戴河火車站站長

中共北戴河區公安分局辦公室:4041122

中共北戴河區公安分局督察處:4041082
北戴河區委員會信訪局:4041101



注意使用電話卡的安全問題

國內通訊經常使用200、IC電話卡。一般人以為只要在公用電話使用就安全了,實際並非如此。因為200等電話卡在電信部門電腦中都有費用和通話紀錄,而且每張卡都有唯一序號,如果分析某張卡的通話紀錄,很容易找到你經常用這張卡往家裏或某個熟人聯繫的電話,通過這個線索,很容易找到你。只不過這種調查方式比較耗費時間和精力。

提醒國內弟子注意,比較重要的通訊,只能專用一張電話卡,而且一定不要用這張卡做其它通訊用,這樣可以萬無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