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6月25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6月25日】
1. 河北省赤城縣被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生命危在旦夕
2. 於長新、劉志春、張健一直被關在空軍看守所
3. 廣州一些大法弟子被抓
4. 發正念小故事
5. 武漢青菱看守所邪惡之極
6. 河北省赤城縣大法弟子在家中睡覺被誣為「擾亂社會治安」
7. 三河市使用卑劣手段非法勞教大法弟子
8. 遼寧省本溪勞動教養院殘酷迫害大法弟子
9. 重慶大法弟子邱翠香在獄中倍受摧殘
10. 你們還有完沒完
11. 一個精神病患者的悲慘遭遇
12. 您還覺得鎮壓法輪功與自己無關嗎?

河北省赤城縣被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生命危在旦夕

27名大法弟子因到北京去證實法被非法關押在赤城縣看守所。弟子們為了伸冤,曾向縣領導、610辦公室、公安局一科等處寫信講明真象,強烈要求無罪釋放。但沒有得到一處回音與答覆。大法弟子對這不公平的對待採取了絕食方式表示抗議,用生命來捍衛大法,同時喚醒在迷中的人們的醒悟,非但沒有得到幹警的答覆與理解,反而遭到無情的毒打與辱罵。女號弟子在利用打飯時間不回號,要求對話,無罪釋放。然而,所長崔振軍卻動用了武警非常野蠻粗暴地拳打腳踢,像五馬分屍似的將弱不禁風、絕食多日的大法弟子從院子裏的水坑裏拉到號裏,又扔到號裏的水盆裏,弄得渾身又是泥又是水,不成人樣。

絕食的趙金被強行插管灌入鹽水後,上吐下洩,肚子劇痛,渾身抽筋,處於昏迷狀態,生命危在旦夕。但所長、醫生半個多小時才到位。崔正軍還說:"餓死責任自負。"

目前,大法弟子仍在被違法超期關押,並強行轉為刑拘。權力在他們手中掌握,他們不按照法律辦事。隨心所欲地發洩私憤、草菅人命。大法弟子的生命得不到保證。真是天理難容!面對這種情況,大法弟子仍在用絕食的方式衛護大法,證實大法。對非法關押進行抗議。有的絕食已17天。



於長新、劉志春、張健一直被關在空軍看守所

於長新、劉志春、張健三位大法弟子,一直被關在空軍看守所(實是監獄)。

這裏對執行江澤民的邪惡路線是忠心耿耿的,同樣是破壞大法,並達到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目的。他們這裏是絕對的不讓學、不讓煉,大法資料進不去。還經常搞一些攻擊大法的報紙等材料給他們看,思想始終是控制很嚴,以便達到洗腦的目的。

希望能看到此文的弟子和正義之士能發出正念,幫助鏟除這裏的邪惡因素,並給監獄的幾個負責人講明真相,啟發他們的善念。這所裏的負責人有:史監獄長、張副監獄長、陳政委。

郵編 100176 信址:北京小紅門市第7805信箱。
電話:(010)87695046



廣州一些大法弟子被抓

1)董雲華,女, 30多歲,哈爾濱人,現為廣州白雲區戶口
在99年10月曾進京上訪,2001年5月17日在深圳被綁架,受盡各種酷刑,卻非常堅定大法,決不配合邪惡。兩個星期前邪惡公安通知董的家屬,在廣州小島已被勞教,並稱董因工作期間吃下生產的小燈泡,現已被送入廣州市白雲區同和117醫院中藥住院部。一星期前才准許家屬見到真人,才真正知道董雲華被折磨得體無完膚,現在只剩下一口氣了。邪惡的公安封鎖了一切消息。

2)葉偉雄,男,廣州越秀區站長和小龍於2001年4月12日同一天在天河武警醫院附近被綁架,現都已被無理送往花都二大隊,勞教兩年。

3)吳泳恩,女,30歲,2001年5月28日在廣州住處被抓,身上有2萬多人民幣,住處有私用電腦及打印機,全部被公安抄走,現被關在天平架看守所。

4)吳泳俊,男,27-28歲,曾廣順、阿香(妻),曾潔等7人,於2001年2月28日在一製造揭露邪惡用喇叭的工廠被抓,身上共計人民幣2-3萬元,損失喇叭約20多個。現一直被關在廣州黃花路二所。

5)廣州原總站工作人員韓月娟、東山區副站長林剛、余星輝,於2001年6月7日當天全部在住處被抓,現被關押在天平架看守所。

6)廣州輔導員吳志平,於2001年5月28日,在海珠區廣州重型機械廠門口被公安帶走,身上攜帶5個揭露邪惡的揚聲器(喇叭),已被拘押在白雲看守所。邪惡公安並在其住處抄走LBP800激光打印機一台。



發正念小故事

黑龍江省雞西市六月份,在市政門前舉行了一個反法輪功的畫展,有個同修看到後,就發念鏟除邪惡,結果,剛發完念,牌子上的照片就掉了好幾張……



武漢青菱看守所邪惡之極

武漢青菱看守所邪惡之極。這裏曾經是非法關押武昌大法弟子人數最多的地方。從這裏出來的大法學員說有50%以上的大法弟子在這裏受過非人的待遇,大法弟子彭敏就是在這裏被迫害致死的,而且裏邊的犯人(非大法學員)都說這裏很邪惡。這裏舉辦的青菱非法洗腦班至今還有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此。我們呼籲國際社會密切關切武昌武漢青菱看守所及非法洗腦班這個邪惡勢力的黑窩。

另悉,邪惡對做資料的弟子迫害嚴重,300份資料就要判3-7年。做資料的弟子不幸被抓後就同重刑犯關在一起。



河北省赤城縣大法弟子在家中睡覺被誣為「擾亂社會治安」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在家中睡覺也會"擾亂社會治安"。也許人們不會相信,下面就是一例發生在法制非常健全的、在共產黨領導下的赤城縣公安局一科的事。

趙春香是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被關押前一直在家。沒有做任何事情,也沒有違法。但在5月8日夜間10點左右,趙春香已睡下,公安局一科幹警到她家說是讓她去公安局一趟,硬是從被窩裏把她拉出來,連衣服也沒穿,強行抬到公安局一科。之後,給她以"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又強行抬進看守所拘留15天。這莫虛有的罪名實在難以讓人接受。現在已超過15天仍被關押。執法犯法,在xx黨的天下竟然有這樣的事情出現。法制體現在哪裏?還有甚麼人權?真是有理無處說,有冤無處伸。



三河市使用卑劣手段非法勞教大法弟子

繼非法綁架周秀蓮、吳志今、王淑麗送勞教所之後,在市委副書記李宗義(此人一隻眼,嗜好麻將,毫無人性)的指使、逼迫下,三河市公安人員變本加厲迫害大法弟子。不僅在所謂"六、四"敏感日期間四處抓人妄圖轉化,而且在深夜一兩點鐘闖入學員段玉珍等人家中非法查抄。尤其卑鄙地是採用送禮手段打通關節,把一批以前體檢有"病"或缺少簽字手續、證據不足等原因被拒收的大法弟子,無理由無手續、連夜送走、不告知家屬地秘密勞教。

劉星敏,女,水電五局職工,26歲,6月8日與姐姐上街途中被閆建樹看到,閆上去糾纏,隨後幾名惡擎來到,謊稱送民政局院內轉化學習,將其連夜送往唐山勞教所。

閻玉芝,女,洵陽鎮小閻各莊人,63歲,5月31日被送往唐山勞教。

張慧蘭、陳會賓,女,段甲嶺鎮十百戶農民,說找她們談幾句話,還騙其家裏交了5000元人民幣,結果卻被悄悄送往唐山,村裏正義人士實在看不下去,讓家人去派出所要錢,只退回3000元。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天作孽,猶可為;自作孽,不可活。罪惡昭彰之徒,又靠甚麼逃脫可悲的下場呢?



遼寧省本溪勞動教養院殘酷迫害大法弟子

遼寧省本溪勞動教養院殘酷迫害大法弟子,在6名大法弟子絕食期間,對大法弟子上「抻刑」,強行下胃管,灌苞米麵糊糊.現在又準備辦嚴管班,強行轉化堅修大法弟子。

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大法弟子堅信真、善、忍,用他們慈悲的心懷去救度世人,他們大善、大忍之心感動了世人,他們的一言一行催人淚下。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難道你們是鐵石心腸嗎?難道你們沒有親人、沒有兄弟秭妹嗎?趕快覺醒吧,不要再助紂為虐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善惡有報的天理對誰都是公平的。跟隨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作惡的下場將是可悲的。



重慶大法弟子邱翠香在獄中倍受摧殘

邱翠香,女,50多歲,重慶大法弟子。2000年12月上旬發正念,從茅家山女子勞教所走出來!

時值,女教所創部級文明勞教所,已驗收合格,只待正式掛牌,但因此事泡湯。

去年年底開始,各中隊對煉功者嚴加看管,以防止自殺為由實行24小時「包夾」,並施加壓力,加重加深了對煉功者的身心迫害。

今年5月,各中隊要求全體集合,一會兒,只見兩名頭戴鋼盔的防暴警察按押著一五花大綁,嘴用膠帶緊纏得使臉變了型,頭髮凌亂的婦女,管教科長對著她的臉指指戳戳,用變了調的高腔:「這就是--」又押著她到另一中隊示眾。

後來,她在新教整訓中隊受盡折磨,每天被雙手反銬在小間裏,從早上六點左右由值班勞教開出來在壩子罰站,晚上十一點多鐘才關回去。罰站期間,被值班勞教像猴子一樣地戲弄、侮辱,她的頭髮被人從耳朵上沿剪掉,只留頭頂上一圈,她的身上和她活動的地方,被人到處寫上師父的名字,使她動一動都感到萬分痛苦。總之,採用種種辦法對她進行人身人格污辱和精神肉身的折磨。邪惡的幹警與勞教們把未達部級的帳算到邱翠香的頭上,從而發洩著私憤。

然而,有良知,有思想的人一定會明白:「如果不是江澤民倒行逆施,把這麼多奉行真,善,忍的好人抓進關壞人的場所,想把我們轉化成那些惡警那樣惡,那麼,這一切就不會發生------」

重慶市女子勞教所現關押的大約三百名大法學員,繼去年7月中旬,馬家山4名特務來所做「洗腦工作」後,月前,又在進行新的一輪迫害,把刑期已超的,進來較早的,個別功友押去成都強行「轉化」和已邪悟的關在一起,第一批送去的劉新宇,向小麗,孫玥,唐維民等在一星期內被強行「轉化」後退回。

上次報導的女子勞教所有一名學員自殺,據悉,她是一名已被洗腦了的學員,兩年的勞教,放棄了珍貴的大法卻只換來了短短的三個月的減刑,她很想不通。

放棄了大法是沒有幸福的,哪怕一丁點也沒有!!!



你們還有完沒完

有一大法弟子,在勞教所聲明悔過作廢後,正好到期,被釋放回家,公安局及政保科的人幾次去都找不到人,有一次,正好趕上弟子的家人在家,被家人罵了個狗血噴頭:"你們還有完沒完,家你們也給抄了,人你們也給勞教了,錢也沒收了,這人剛出來,你們就三番五次來找,你們還想怎樣?"



一個精神病患者的悲慘遭遇

北京市延慶縣吳桂蘋,得精神病已有12年之久。今年5月的一天去東卯看她奶奶時,被公安局當成法輪功煉習者錯抓進了赤城縣看守所。在看守所這個人間地獄受盡了百般凌辱和非人的折磨,慘不忍睹,險些把命丟在這個魔窟。

吳桂蘋被關後,由於她有精神病,白天黑夜亂喊亂叫,整夜不睡覺。亂吃、亂說,要求釋放她。在這種狀態下,她每天都遭到自由號人員(管犯人的犯人)毒打。有一次被毒打後,她自己撞牆休克,並口吐白沫。又一次被打後,她跑到號裏,臉碰到玻璃上,滿臉是血。再有一次是在打飯時她跑了出去,被自由號又是一頓狠命地拳打腳踢並拖到號裏,扔到水盆裏。弄得渾身都是泥水。所長崔振軍還喪失人性地給她戴上了背銬。由於背銬上得緊,雙手變成黑紫色,吃飯、大小便也不給開,同號的人幫她吃飯、繫褲子。

一個在政府領導下的看守所,眾多的幹警和雇用的"二狗子"竟然這樣對待一個手無寸鐵精神失常的女精神病患者,實在是喪盡天良。

附:這裏公布惡警崔振軍家中的電話,請有良知的人能規勸和譴責,號碼是:0313-6313293。



您還覺得鎮壓法輪功與自己無關嗎?

吉林省榆樹市某中學,教師們很多下崗,生活困難,每月只開198元。前些天,一些教師為求生存欲乘火車進京上訪,當地官員為阻止他們竟說這是法輪功聚眾鬧事,煽動警察在火車站大打出手,致使一些教師受傷。 事後處理結果是:每個教師月收入漲2元,即每月開200元,至於被警察非法毆打受的損傷一律不管。此事已到處傳揚,群眾對此憤憤不平。

此事使人們看清了一個的問題,那就是,今天剝奪了法輪功煉功的權力,明天就可以剝奪你和更多人的更多的權力甚至於你們的生存權! 今天鎮壓了本屬於個人私生活的煉功活動,明天就可以在其他方面同樣為所欲為。 就像一個車上的竊賊,今天你縱容它搶了一個人的錢包,明天他就會肆無忌憚地搶遍車上所有人,每一個縱容它的人也同樣不會倖免。

該清醒了,已習慣於苟且偷生的人們! 不要再把自己的怯懦自詡為聰明,你的「聰明」將害了自己、害了別人; 更不要把別人的正義嘲笑為癡迷,要知道法輪功的不屈不撓才是真正在為人類開創人心向善的美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