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智慧去講清真象


【明慧網2001年6月26日】我是北京大法弟子,今年來到美國,今天有機會在大會上發言,感到非常榮幸。首先讓我代表北京弟子向無比尊敬的師父致以最最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問候!

在邪惡迫害時,在危難中,師父在看護著弟子,為我們承受了很多很多,減少弟子們身體上的痛苦,為弟子付出了一切。在正法中時時點悟著弟子,領著我們走好每一步,我們感激的心情難以言表。下面我向師父和同修們簡單介紹一下我在北京耳聞目睹的一些同修的感人事蹟及我個人的點滴經歷。

(1)殘酷的精神迫害

自從今年二月起,邪惡勢力大量舉辦學習班用以轉化大法弟子。從中央機關到高教系統。三月份各大學就開始了,凡是在職的職工去過天安門的或上訪過的,由公安局、派出所、單位、居委會聯合起來,採取欺騙的方法,以參加集體勞動、出差、去外面旅遊等等名義,把學員騙到指定地點,幾個人綁架一個坐上轎車,送到轉化班;也有從家裏直接抓走的。這樣的轉化洗腦班有多處。有男女合辦班、男女分開班,在團河勞教所附近是男女合辦班,女子勞教所附近辦女子轉化班,這些勞教所外圍的大旅館裏辦班,由警察、特務、被轉化了的人(這些人穿著紅衣服,又叫紅衣人)主持,一個學員關一間房,由單位派人陪住監督,在房間裏四個圍攻一個人,用歪理邪說叫學員開口說話,不回答者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十二點不停地圍攻,不准睡覺、不准學員之間見面說話,一直達到它們的目的才准互相見面。

它們採用軟硬兼施的方法,開始談話時,它們假裝態度和藹,先把學員思想攪亂,然後再根據每個學員存在的不同執著為突破口下手。──這是邪惡勢力明目張膽地利用學員的業力和執著破壞大法。邪惡之徒每天開會研究對策,它們認為以前用刑罰的方法動搖不了學員的信念,採取用情去打動的辦法效果好,於是它們絞盡腦汁找出學員有漏的地方進行殘酷的精神摧殘,有的被逼瘋了。正如師父講的:「它們所採用的一切手段都是最卑鄙的、最邪惡的,是歷史上從來都沒有的,已經到了頂峰了、登峰造極了。」不轉化者接著跟下一個班,15天為一個班,再不轉化就判勞教。凡被轉化的人,要寫四份保證書,要揭批師父、交書、保證今後不學不煉了。每送去一個人,由單位交4000元,還派一個監督員陪住,退休職工由街道交錢。在強迫轉化中,有文化程度低一些的人,說我不去,我識字不多不會寫,我只是在家煉。邪惡的人就說:我替你寫,只要是煉法輪功的都要去。為了不配合邪惡,很多弟子流離在外。

(2)怎樣做迷失者的工作

在洗腦班裏,很多人被它們的偽善、假象迷惑了,在所謂情的帶動下走向了邪悟。在強壓下寫了保證書,不相信師父,詆毀明慧網。有些人出來後還給其他弟子洗腦,幹出了助紂為虐的事。有的人出來後不說話了,只是自己難受,不幹迫害法的事,這種人還有希望,針對這種情況,同修們很著急,想辦法去挽救這些人,因為其中有些人確實過去很精進,多次被抓,並為大法做了不少工作。怎樣才能使他們儘快醒悟過來回到正法的路上來呢?有同修悟到:能挽救一個,就等於救了一大批生命,因為他們修成後有自己的世界,世界裏有眾生,救這些人比救常人更重要,是當務之急,對待他們要同樣有慈悲心,不能歧視他們。於是大家從原來怕接觸他們,到變主動找他們做工作,用大法的法理清除他們在轉化班的邪悟之理,用正信正悟啟發他們。同修們輪流和他們交談,把明慧網上的文章給他們看,鼓勵他們振作起來,在這樣強大的正念之場的作用下,有些人很快就又轉變回來了。師父說:「當他們明白過來時,馬上會從新去做作為一個大法學員此時應做的,同時聲明由於高壓迫害中使學員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他們重新走入正法中後,加倍償還。有些屬於毒瘤,做工作無效也就隨他去了。還有一些人在轉化班揭發過弟子,當了叛徒,又不知此人的現狀,怕他舉報,就讓不相識的弟子用電話約他到公園、汽車站等地方碰頭給他做工作,幫助他認識錯誤,改正過來。大法弟子們就是這樣在重重壓力下,想方設法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的。

(3)法度眾生師導航

師父說:「甚麼是佛?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許多學員由於怕心不敢走出來,那些流離失所的弟子,全國各地的都有,自動組成小組,由1--12人不等,到偏僻城市、農村,全國各地找到學員家,開小型法會,讀師父經文,告訴當地的弟子,師父把我們當神看,等待著我們走出來,鼓勵同修們去掉怕心,放下執著,有個當地的同修說:我自99年7月20日後,就沒有見過同修,見到你們真高興呀!你們把師父的聲音傳過來了,我一定要走出去洪法。

有些地區學員仍有怕心不敢走出來,同修們很著急,有個女同修打坐時問師父怎麼辦,師父的聲音告訴她找XXX,重複說了兩遍人名,並把那人的頭象打給她看。後來她通過其他弟子找到了該同修,問他是否願意做洪法的事情,他說願意,便兩人一起印資料,這位同修第一天發資料就被抓了,那位女同修又不知該怎麼辦了,煉功時再問師父,師父說:「剩你一個你還煉不煉?」於是她就自己一個人印起資料來了。這些流離失所的同修們沒有錢做洪法的事工作,除了同修們相互幫助,還有師父的慈悲看護。只要心正念正,奇蹟就會出現。他們每到一個地方都開法會,一共開了120多次,被抓放出來後繼續投入到正法之中去。

有位80多歲的老太太,一生就信基督,她的兒子修大法,家中掛有師父法像。2000年10月的一天,她身邊放著一本《轉法輪》,她對書中的師父法像說:如果您是神,就顯靈給我看。結果出現兩柱白光,她順著正對面的白光摸去,摸到底是師父的像,她又順著左邊的白光摸去,摸到兒子的房裏又是師父的像,她當時就跪下了,抱著《轉法輪》流淚了:您真是神呀!從此老人就修大法了。這位功友告訴老人:你是新弟子了,也要走出去。老人表示一定去天安門證實大法。

(4)把洪法當作修煉的一部份

師父說:「當誰要來迫害這個法時,那麼作為一個弟子,作為大法的一粒子,你應該如何做呢?你應不應該去把真象講出來,叫人知道是怎麼回事嗎?……」對我來說,先要過家庭關。家庭就像個小天安門,要把這個場正過來。家裏親人怕株連,反對我與功友交往,甚至不准我出門,我悟到:這是我要過的關,我不能被常人心所帶動,人各有志,你走你的路,我修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走的是返本歸真的路,誰也阻擋不了我。師父為我解決了生老病死的根本問題,我的身體是親友中最好的一個,5年來一粒藥沒吃過,給家庭帶來了幸福。平時在家我可以為你們犧牲自己的一切,現在大法遭到惡毒的攻擊和迫害,難道我不該去向世人講真相嗎?他們又動員親友做我的工作,我對他們說:「我修的是真、善、忍,還能說假話嗎?過去在各種運動中,違心地說了不少假話,逆來順受,現在我修大法了,要做個堂堂正正的人了。你們怕株連那就脫離關係。」他們一聽,我說的是事實,態度又堅決,只要我身體好就行了,人都有善的一面,用法理把他們正過來,以後我的行動就沒人管了。

為了「助師世間行」,救度世人,去年10月我毅然去了中國南方去洪法與講清真相。在火車上見到旅客們,為了引出「法輪功」話題,遇到老人我就問他們身體如何,碰到年輕人我就問他們如何健身的,漸漸就轉到法輪功話題上來了。如果此人對法輪功有誤解,我就向他們講真象揭露邪惡;如果此人漠不關心,我就談談自己煉功後的身心變化,根據不同對像宣傳大法。為了不主動被邪惡帶走,有時就以第三者的身份出現,講在大法修煉中出現的好人好事,以達到轉變世人錯誤觀念的目的。我去親友家無論參加他們的婚禮還是祝壽,都以閒聊的方式向他們洪法。我還去了偏僻的農村向親友講真象,有些世人對「法輪功」不了解,完全聽了電視的造謠、誣陷,一講他們明白了,去掉了他們的惡念,真是救了他們。有位農民講他們縣有人辦「法輪功」講法班收費高,我告訴他,那不是真正的法輪功,他是騙子;法輪功的師父明確規定不允許弟子辦班收費,這個法只有師父一個人能講,師父當年辦班時收費在全國是最低的。真相解除了人們的誤解。

在北京,大法弟子沒有人身自由,被家屬、街道、居委會、門警時時監視看管,巡警在街邊、住戶院內不斷地巡邏,電話被竊聽,只要發現做大法的事情,就隨時被抓走。可即使這樣也阻擋不了大法弟子對大法的堅定信念。我是多麼想聽到精進弟子的事蹟,也想把怕心大的弟子帶出來講清真象。在家裏我常組織2--6個人的小型交流會,請精進弟子講他們的經歷。每通過一次交流,大家都有提高,怕心一點一點修沒了。大家一同去貼大法標語、往樹上掛「法輪大法好」的條幅;往電話亭上、住戶門口自行車車筐裏放傳單。用手剪的各色膠紙做成法輪圖形,往公共場所貼。有根基好的常人,看見帖出的法輪圖發出一串串金光。元旦前後,大法傳單在北京差不多家喻戶曉,邪惡非常害怕,它們用儀器測試到了許多印傳單的弟子家,很多家被抄了,人被抓了,春節後資料來源減少,以後多用口頭講真象。功友間互相交換寫信、寄資料給親友,從書刊雜誌中找到不少全國各地的常人通訊地址,變換著筆跡和信封給他們郵寄真象材料。還有弟子把真象傳單放在氣球內,充好氫氣,放到空中,氣球爆炸後傳單落到地上讓人看。在球上寫「法輪功好」,然後撒到天安門廣場上。

國內的同修們都在動腦筋用智慧講清真象。我比起其他功友來,做的還很不夠,還要多學法.有不妥之處,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大家。
(2001年芝加哥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