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鎮暴徒害死三名大法學員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白果鎮法輪功學員王華君被打得奄奄一息後,被喪心病狂的歹徒拖到金橋廣場的政府門前活活燒死,然後向圍觀的群眾公布說是「自焚」!另外,他們還把白果鎮的兩名大法學員綁在摩托車後跟著跑。這些暴徒真是人性喪盡!

湖北省麻城市已至少有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已知姓名的有李學春、黃建勇、王華君。

黃建勇,麻城市宋埠鎮人,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為了證實和維護法輪功,二零零零年三月他獨自一人到北京上訪,由於路費不夠中途下車,後靠打工掙得路費,繼續上北京。被非法抓捕後,在麻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三個月,由於遭受殘酷迫害,身體受到嚴重摧殘,後被無條件送回家,第四天就死去,死時年僅二十八歲。

李學春,男,六十三歲,麻城市輕工局幹部。一九九九年依法進京上訪,被公安非法關押了十個多月,在獄中,原來身體健康、紅光滿面的老人被折磨得骨瘦如柴,連走路都十分困難。出獄後僅一個月餘,其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又因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被非法抓走,在鼓樓派出所受盡折磨,被強迫坐老虎凳三十六小時。當時是酷暑八月,派出所分六班人輪番審訊,且在此期間不給吃喝,不讓睡覺。然而這位可敬的老人毫不屈服。警察看到怎麼折磨都達不到目的,於是又非法關押他三個多月。老人受盡折磨,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離開了人世。

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鎮610辦公室主辦的非法強制洗腦班的犯罪經驗被當作典範在麻城市推廣,以下是邪惡之徒們的犯罪記錄。

(一)他們對待大法學員極其邪惡。鎮政法書記徐世前對大法學員叫囂:「你們保證不煉功、不上訪、不串聯,在我們這兒不算甚麼,我們的目標是要求你們除上述的基本條件之外,還要能罵你們的師父,男的應該罵……,女的應該罵……,不會罵人的從現在開始要學會罵。」而要求罵的都是最流氓、最無恥的字眼。一名鎮幹部,素質如此之低,道德如此敗壞,思想如此邪惡,真讓我們感到震驚。真是禽獸不如。

(二)暴徒們的手段主要是打,往死裏狠命地打。主要的打人兇手就是徐世前。他強迫大法學員把鞋全部脫下,用鞋打大法學員的臉部、頭部,有的女學員被抓進洗腦班時穿的是高跟鞋,他就用高跟鞋的鞋跟狠砸大法學員的頭部、臉部,有的大法學員的臉都被打變了形。徐世前把一位男學員的腳踩斷後,因懼怕自己的惡行被人知曉,竟把該大法學員鎖在房間內不准出來,也不准其家人看望!

他們一看靠往死裏打仍然動搖不了大法學員的意志,就讓那些坐過牢的犯人出謀獻策,採取了卑鄙的「疲勞戰術」,整日整夜的不讓大法學員休息,值班人員換班折磨大法學員,採取各樣各樣的體罰,整小時讓大法學員跑步,跑慢了或跑不動了就挨打,罰站,不讓學員睡覺。就是靠這種卑鄙地消磨人意志的強制轉化,有的大法學員支持不住,違心的寫了所謂的保證。

(三)這些歹徒們另一個手段是對大法學員及其家庭處以巨額罰款。現在白果鎮的老百姓都知道鎮政府不法之徒抓法輪功學員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借辦洗腦班瘋狂斂財、撈錢才是他們的真正目的。凡是抓進洗腦班的大法學員,無論是否屈服,到最後放出去時,也得先交一筆為數可觀的罰款(少則三千,多則上萬)才放人。許多家庭被罰得傾家蕩產。值得一提的是,在白果鎮被罰款的大法學員們中,絕大多數是下崗職工和農民。鎮幹部們把大法學員的血汗錢拿來大吃大喝、發獎金、配手機。非法洗腦班從2000年1月在白果鎮猴子山敬老院開辦以來,一直到現在還有因家境困難交不了錢的大法學員,仍舊在被非法關押。我們呼籲全世界的正義之士能出面關心此事,白果鎮政府電話:0713-2625202

(四)徐世前等歹徒喪失了人性與理智。他對絕食的大法學員們說:「你們絕食,只嚇得住那些省級、地區級的大幹部,嚇不了我們這些基層小幹部。我才不管你們吃不吃飯呢,等你們到最後要死不死,只剩一口氣時,再把你們拖回你們家裏,讓你們死在家裏。」有的大法學員絕食時間長達二十多天。徐世前洋洋得意地說:「我就是要把你們一個個都關成神經病,我就放心啦。」他還多次揚言要把那些堅定的大法學員關十年、二十年!在當今中國,一個鎮級幹部的權力有多大?為了給自己鋪路,他們把正常人關成神經病,整死幾個人算得了甚麼!去年夏季那麼熱的天,連續一百多天,他們不准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洗澡、刷牙、洗腳,不准學員喝水,不准掛蚊帳,整天把學員關在黑暗的房間裏,連上廁所也不開門,等太陽出來後,再把大法學員集中到烈日下罰站曝曬,他們就是這樣長期滅絕人性地折磨學員!

以徐世前為首的鎮幹部把大法學員打得遍體鱗傷,把學員的財產掠奪得一無所有,負債累累,害得別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讓人處於無法生存的艱難境地,竟然還無恥地要大法學員感謝他們。徐世前等殺人兇手一定會得到應有的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