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雙城市殘疾大法弟子張生范被迫害致死的經過


【明慧網2001年6月19日】2001年6月12日上午9:50分張生范被送到急救中心。大夫說,在這之前人已經死了。張生范的家人在13日8:00才被告知他過世的消息。地方當局不允許家人看望遺體;家人欲請法醫鑑定,被告知只能找經過他們認可的法醫,而且一切得聽從他們的部置。現張生范的遺體不知何處,家人只能猜想大概在一冷庫內。

*自己糊口,不給單位和政府增加負擔的殘疾人

張生范,男38歲,殘疾(拄拐行走)係黑龍江省雙城市二輕局下屬單位下崗職工,其人清正耿直,待人誠懇,多才多藝,口碑極好,鄰里朋友無不讚譽。

修煉法輪大法以來,他雖然殘疾,生活又艱難,但從來未向同單位的其他人一樣找過單位。他說我是煉功人,不能給單位和政府找麻煩。他在家裏收了幾個學生做家教糊口。雖只有微薄的收入,也可免強維持生活。

*為一句真話四次被抓,關押九個月,失去生活來源

然而1999年7月22日法輪功被非法取締。他非常著急難過。為了向國家說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他拖著一條殘疾的腿拄著單拐走上了進京上訪的路。後被駐京辦事處押送回雙城看守所非法關押,這一關就是三個多月。一個殘疾的人被關進看守所,不許使拐,只能靠著牆單腿行走上廁所,而又受到管教與犯人的愚弄和嘲笑和辱罵。就這樣他承受了很多痛苦與折磨。三個月後610辦公室向他生活並不寬裕的哥哥非法索要了罰金才放了他。

後來他便經常被街道、派出所的人來騷擾,先後四次被抓,總計九個多月,以至於學生也因此不再來上課了。唯一的生活來源也沒有了,生活出現了危機。

對一個殘疾人,政府不但不給予照顧,反而還給他的生活無端增加壓力,這已經是非常不人道而且不可理喻的。然而,更惡劣、更殘暴的事情還在後面。

*專案組上門糾纏,暴力抓人

2001年6月9日早7:00點鐘,張生范還沒起床,「4.28專案組」的幾個人就心懷叵測來到他家。他們先是以談話為由,訊問關於法輪功資料及傳單問題,遭到張生范的拒絕。於是他們改變策略說:張國富局長要找其談話。張生范再次拒絕了。

於是他們便給紅旗派出所打電話找來兩三個人,這幾個人一進屋就蠻橫生硬地去拉張生范。張生范說:你們沒有任何證件和理由,我不能跟你們走。他們不予理會,生拉硬拽,張生范緊緊抓住他曾給學生教課的長條椅。長條椅的靠背木板都被拽掉了,但還是拉不走人,於是他們就把人連椅子一起撕拉著抬出去。

*殘疾身遭暴打身陷牢監

此時窗外已圍觀了二三十人。只見他們幾人把張生范抬著扔進車裏,使張生范的頭被插進麵包車的長椅下面,脖子窩著,身子扁扁的。他們對待一個善良正直的殘疾人簡直就像隨意摔弄一個鳥雀一般。張生范極痛苦地往外掙扎,卻被一個暴徒一腳又踹回車裏。

車開了,人們看到車裏的幾個人瘋狂地連踢帶打,此時已是上午9:00點鐘,兩個小時已經過去了。這一路不知張生范被打成甚麼樣,但在雙城一看守所下車時人們看到的是他癱軟著身體被抬下去的。

緊接著被提審兩個小時後,張生范被扔進一看守所的一個刑事犯的屋子裏。此後他又遭到怎樣的折磨與毒打,實難想像!

*關押四天慘死,家人不得見面

時隔四天,也就是12日9:50分,張生范被送到急救中心。大夫說,在這之前人已經死了。

張生范的家人在13日8:00才被告知他過世的消息。地方當局不允許家人看望遺體;家人欲請法醫鑑定,被告知只能找經過他們認可的法醫,而且一切聽從得他們的部置。

現張生范的遺體不知何處,家人只能猜想大概在一冷庫內。

*****

下面是我們對不法之徒的幾點質問:

一. 為甚麼沒有任何證件便帶人
二. 為甚麼沒有任何證據便抓人
三. 為甚麼人死了卻不讓家人見
四. 為甚麼請法醫必須經他們簽字認可

此案轟動全市,大街小巷人們議論紛紛,無一人不說此必是打死無疑,好好的一個人何至於三、四天便死了。一街坊老大媽抹著眼淚對紅旗派出所來調查的人說:"他是一個好人啊,他多可憐呀!你們別這樣對待他,別關他了,把他放了啊!"鄰居提起也都默默落淚……,小六子(張生范的小名)是個好人啊 !他本是一個殘疾人……,怎麼對待他這樣狠毒呢……太狠毒了……太讓人看不下去了……小六子又瘦又小,怎經得起他們這樣折磨呢?

時至今日,雙城大法弟子已被江羅犯罪集團迫害致死三人──周世昌、王金國、張生范。

我們請問朱清文市長:是不是你指使張國富局長、張士躍等的呢?不然為何他們敢公開叫囂:「周志昌死了,咋的了?死不也白死了嗎?!」

我們請問朱清文市長:是誰指使張國富、張士躍讓警察、犯人把大法弟子打死、打傷?又是誰指使勞教、關押、罰款、打罵雙城這些大法弟子的呢?

有些人明明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為何還要落井下石呢?難道你們真的一點正義、一點良知都沒有了嗎?你們可知道,無論你們怎麼做,大法弟子不會恨你們──在我們尊師教導下的大法弟子境界裏沒有恨,但我們也絕不容許壞人無度行惡,大法弟子的生命也不會白白付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害死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報應就要臨頭了。

我們只是希望真理(宇宙大法)不被埋沒玷污,因為那是你、我、他,所有眾生依存的希望!

我們只是希望,你們不要追隨江澤民走那條黑暗的道路,被他那瘋狂的權力慾所矇蔽!

我們只是希望,眾生不被虛假的諾言所欺騙,以免墜入那萬劫不復的深淵!

我不知道甚麼樣的生命還可以無動於衷。我們偉大師尊一直在慈悲等待眾生的覺醒;我們的同修用生命和鮮血呼喚著眾生那鏽蝕的靈魂;還有善良誠懇的張生范連同那被迫害致死的二百多位大法弟子的生命,以及那千千萬萬大法弟子杜鵑啼血般聲聲的呼喚。這些難道還不足以震動那麻木已久的世人嗎?

甚麼樣的生命還可以無動於衷呢?甚麼樣的生命竟然可以無動於衷呢!這一切激起了我心中的千言萬語!

當我驚聞他逝去的消息
不是止不住的淚水哭泣
哭的是眾生的麻木與沉迷
哭的是邪惡殘暴如此毫無人性的猖狂卑鄙
哭的是他生命偉大無堅不摧的瑰奇
哭的是我為師尊有這樣一個好弟子而慰藉
哭的是他為了保住同修犧牲了自己,他兌現了自己當初神聖的誓約,抒寫了他偉大歷史的一頁綺麗!

一個周世昌走了,一個王金國走了,一個張生范走了,千千萬萬個周志昌、王金國、張生范跟上來了。真理的火燄必將燃盡所有的邪惡與黑暗,正義之劍的銳光必將蕩盡世間的污垢與濁泥,天清宇澄的偉大時刻指日可待!

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及一切善良民眾正在關注雙城政府此一事件如何解決,如何有一個公正的答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