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小小書籤傳揚大法的殊勝美好


【明慧網2001年6月16日】早就知道一些海外的學員製作精美的大法書籤,日曆用以洪法,本地通常僅有傳單、報紙。上次去倫敦參加「世界法輪大法日」的洪法活動,看到有一種書籤:正面在淡黃和藕合顏色的背景下,中間有一個衣衫飄飄的美麗的飛天,雙手托著一朵蓮花,上下排布著中英文的「法輪大法」和「真、善、忍」的字樣;背面分別印有中英文的簡介和大法網站。我拿了一疊回來。

早上送兒子去幼兒園,他通常手裏總要拿點甚麼。這一次,我就把一張精美的書籤放在他的手裏。到了幼兒園,兒子把這張書籤舉給老師看,其中有一位老師趕忙走過來問我,「這上面的中文怎麼念啊?」我給她念完後問她,你想要一些嗎?她很高興地說:「Yes, please.」(是的,請)我當時在書包裏帶著幾十張書籤,抽出十幾張送給她,她說她要把這些分給幼兒園的其他老師們。本來,我曾經把大法的報紙給過這位老師,她當時看來很有興趣,我又告訴她免費教功班的時間和地點,但後來她沒有去,這次她告訴我,離她住的地方太遠了。正好我還有一盤師父的教功錄像帶,我告訴她轉天給她拿過來,她很高興。

在離開幼兒園之前,我還需要把付兒子下個月的幼兒園費用的支票交給院長。在她寫收據的時候,我問她是否需要書籤,她馬上高興地說,她正需要書籤,剛才看到我兒子手裏拿著的書籤,就覺得很漂亮。因此我送給她幾個書籤和一份傳單。

第二天,我帶著錄像帶和一本英文版的《轉法輪》送給那位老師,她問我:「在幼兒園裏放,給孩子們看有沒有問題?」我告訴她:「一點問題都沒有。」

傍晚,我去接兒子的時候,那位老師已經下班了。院長告訴我,在放老師的教功錄像帶時,我兒子跟著做,姿勢擺得有模有樣,其他的小朋友都看著他,模仿著他的動作。我真的為兒子感到高興。

同時,更重要的是,我感到那書籤雖小,用於洪法還正有它的優勢呢!正面圖案的脫俗和美麗,可以使人通過視覺對大法的意境有一個更感性的認識。在這個變異的時期,人類的各種各樣的圖案都是各種變異觀念的反映,人們通過看,又加深了各種變異的不好的觀念,而出自大法弟子之手的藝術作品,都是在法中修煉出的境界的反映,反映出的是高層境界的美好,對善念猶存的人們的啟發和影響的效果會是很好的。一個人的腦子裏裝的是甚麼,就決定了是一個甚麼樣的人。如果人們能看到,甚至越來越多的看到體現大法境界的藝術作品,頭腦中就裝入了這些好東西,他們也就處在逐漸同化的過程中。因此在美術攝影等藝術領域中的大法弟子通過自己的作品反映、體現大法的殊勝美好的責任還是很大的。

另外,除圖案外,中英文的「法輪大法」,「真、善、忍」幾個字,雖然不多,但正是最重要的幾個字。背面的簡介和網址言簡意賅,可以給有緣人引路找到大法。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不管是書籤還是小日曆卡,都是實用的東西,特別是西方許多人有時更易於接受這些實用又具有東方色彩漂亮圖案的東西,而這些又是很好的渠道。結下緣分,產生潛移默化的正面的影響。對於那些有緣分的人,東西雖小,發揮的作用也會是很實際的,它既是一個路標,又是一份珍藏,同時,如果運用得當,這些小卡片的傳播速度會是很快的,既可以在大型的洪法活動中使用,更便於在日常生活中的各種場合發放,不管小孩還是大人,書籤或日曆卡都是很好的小禮物,不但可以走到哪發到哪,還可以多送給真心喜歡的人幾個,他們很可能也想送給朋友呢。那麼,卡片的精美,還是要講究的。在發放的時候,既可以視接受者的情況單獨發,也可以和其他的材料一起發,都會起到較好的洪法效果。

總之,我覺得使用書籤日曆卡等有圖案的小藝術品,作為洪法的一種方式,有它獨特的長處,和其他的材料與洪法方式配合使用,會取得更好的效果,不可小視。

以上觀點和措辭如有不妥,敬請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