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中西學員紐約弘法活動見聞三則

|

【明慧網2000年8月14日】 以下是發生在三名法輪功學員(包括西方人和中國人)身上的幾則故事。這些事蹟發生於7月20日,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一週年在紐約中國總領館前和在中國城的遊行活動中。法輪功學員於7月19至22日在紐約中國總領館前舉行燭光紀念活動及展示功法,並於7月22日星期六在紐約中國城進行遊行宣傳活動。

第一位學員的見聞:

幾句話就可顯示出效果

在領館和中國城的遊行活動中,我體會到,如果只是向路人發介紹材料,還不如主動與他們溝通並向他們說明目前發生的事,這樣效果會更好。我碰到過幾個例子,我知道他們可能不會看材料,因為他們看起來不怎麼感興趣。但我與他們交談一會兒後,他們就變得很感興趣,並想進一步了解法輪大法。

有一次,在領館前,我向在紅燈前等候的汽車裏的人們發大法材料。我朝一部加大馬力的野馬牌汽車走過去,司機正放著震耳欲聾的重金屬音樂,看起來他絕不會去關心在中國發生的事。但我還是決定上前給他材料,當我很快地向他說明了我們為甚麼要向路人發材料時,他很勉強地接受了。起初他聽不到我的話,因為他的音響聲音開得太大。等他將音量調小後,我對他說:「你知道嗎,在中國煉法輪功是非法的,會被關進監獄的。」

他說:「真的?為甚麼?」

我簡短的向他解釋了一下中國的情況,然後他又向我問了幾個問題。這時,綠燈亮了,他對我說:「太好了,我會去查一下。」他一邊開車一邊大聲喊,「祝你們好運!」

以更醒目的牌子向美國人展示

在領館前活動時,一名講英語的學員跟我說,大部份開車經過的人都不會知道我們在做甚麼。有兩個問題:1) 英文的牌子不夠,而現有的牌子,大部份開車的人看不到。2)大多數人都不會知道我們是坐在中國領館旁邊,因為不讓我們坐在領館的前面。

我們決定下次做一個大的牌子,上面寫上:「停止對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個牌子要大到足以讓開車路過的人看到。或許我們可以做一個牌子,上面寫上「中國領事館」並畫上箭頭指向中國領事館。然後做另外一個牌子,寫上「在中國被禁」,還可以再做一個牌子,上寫:「法輪功學員」,並畫上箭頭指向法輪功學員。這樣,那些開車快速通過的人就可以比較容易了解情況。

一般來講,美國人喜歡又大,又簡明的牌子,這樣可以一目了然。他們很少會看別人給他們的傳單,沒有必要的話,也不會事後再去了解詳情。如果事情要花太多的時間才能弄懂的話,他們就會置之不理。

來自中國領館的一點干擾

星期五下午4點左右,警察來了,讓我們把音樂關掉。警察告訴我們說,領館抱怨進入領館側門的路受到阻礙。一個學員跟警察說,領館下午3點就關門了,側門也沒有真正在用,看起來倒像防火緊急出口。警察說,他會向上司彙報,再答覆我們。結果警方拒絕了領館提出的讓我們讓路和停止播放音樂的要求。

在中國城遊行所注意到的

有些觀看我們遊行的人問我們是不是在慶祝中國的節日,我聽了後有些吃驚。我想「甚麼?慶祝中國節日?錯了,我們是在向世人說明在中國發生的真相。」之後,我認識到我們所從事的事真是太奇妙了。這個團體在中國遭到殘酷鎮壓,卻可以表現出如此的祥和與活力,充滿生機。通常,受壓迫的人們舉行的遊行,場面都會顯得悲傷,憤怒,並會有人喊口號。

我想,由於在逆境中所表現出來的真、善、忍,使得許多旁觀者很快對法輪大法產生敬佩之感。

第二位學員的見聞:

閱讀大法資料比日常工作更重要

在遊行和散發材料時,我注意到,每個商店、建築物入口處、魚市、街道兩邊以及拐彎處都有人神情專注地閱讀大法材料。我還看到一個送貨人邊推車,邊讀法輪大法報紙,甚至都不抬頭看路。

走幾個街區,如同走遍了世界

當遊行隊伍經過一個大公園時,我看見在鐵柵欄的另一邊,許多人饒有興致地看著我們。我想,我應該過去給他們些材料。一個功友說:「這恐怕很難,他們都是中國人,而你是個美國人。」

我決定還是試一試。於是走過去,用我講得最好的中文說「您好!」,然後遞上材料。每個人高興地拿了一份,有的甚至主動過來取。我向另一群人走去,他們在大聲地玩一種中國遊戲。他們很驚訝地看著我和我手中的法輪大法旗幟,似乎有興趣。所有的人都拿了報紙去讀,其中一人指著我手中的材料,用英語問「這是甚麼?」我回答「是法輪大法」,他連說「不要,不要」。而跟他一起玩的朋友則截然不同,他從我手中「搶」過報紙開始讀起來,然後衝我笑笑。

在隨後的遊行中,我有了個機會,用所學的簡單的西班牙語跟幾個從西班牙來的人討論大法材料和遊行。後來我又用西班牙語跟幾個墨西哥人交談,他們想知道在哪兒可學法輪功。另有一個男子追上我問:「你們在幹甚麼呢?」,當我向他解釋了法輪大法和大法在中國的情況後,他很感興趣,將我手中的不同材料各取了一份。他來自愛爾蘭。

那天結束的時候,我意識到就在幾個短短的街區,我已盡我所能向來自全世界的許多人傳播了法輪大法的真象。

警察和我們一起遊行

遊行結束時,可以看到幾個男、女警察折好大法材料放進口袋。兩個警官認真地討論著煉功的好處和學員們的祥和狀態。看得出他們很樂於幫助我們遊行。

第三位學員的見聞

7月19日 中國總領館前

第一天的天氣很不好,下了一天的雨。我們正開始做第二遍神通加持法時,雨就開始下起來了。有段時間雨下得很大而且氣溫也降了不少,我們都被淋濕,也有點冷,但沒有人起來,每個人都坐了一個小時。接著,另一組人繼續在大雨中做一個小時的動功。

7月20日和21日晚

由於參加中國領事館前的燭光紀念活動人數很多,警察允許我們坐在第 42 街的路兩邊。靠著使館的牆,我們排成一行,每人前面點著一隻蠟燭。年齡只有4歲的小學員負責照看所有的蠟燭。一位過路的中年男子駐足詢問,最後和我們一起坐了下來,但不是雙盤。十分鐘後,我見他在揉膝關節,他說腿疼。然後,在餘下的時間裏,他就一直看著我們。

在中國城遊行

遊行中,有一個55至60歲的男子,他並不是煉功人。原來他是台灣立法院的助理,剛來紐約訪問。經過中國城時,被我們的活動所吸引。和他聊了聊法輪大法及在中國的情況後,他決定參加我們的遊行並幫助我們散發資料,當我們停下來,做示範功法時,他也跟著學。遊行結束時,他遞給我名片並邀請我們到台灣去看他。我告訴他有一群台灣法輪功學員飛往華盛頓 DC 支持這次洪法活動,他很驚訝。他不知道法輪大法在台灣也很盛行。

(2000年8月12日譯)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