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對當前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認識

【明慧網2001年5月7日】最近,讀了本地區學員寫的一篇「對當前講清真相、揭露邪惡的認識」的文章,看完後,竟也觸發了我這個從未寫過大法修煉體會文章的弟子的思路,所以提筆一敘,一吐為快。

一 大道無形

三界內所有的粒子統稱分子,真正走出人的觀念,就走出了三界,換個角度就是思想昇華到了原子粒子的境界中去了。這是真正的走出了人。因為三界內所有眾生統稱為人。而像現在科學創造出的飛機在分子堆中「飛行」就稱為所謂「上天」其實是假的,還是沒走出人去。這與我們修煉者真正走未走出人極其相似。我們修的不是分子表面(不是在人的思想裏轉來轉去),而是更微觀的粒子,在分子表面再遊刃有餘,你充其量還是個人罷了。

物質的粒子越微觀,他的能量就越大,放射性就越強,他的層次範圍也越廣闊、越大。

其實分子的世界是非常狹小,粗糙,表面的,所以走不出分子的世界(也即走不出人的觀念),你就不會體悟到原子世界之廣闊與精深,換個角度,也就不會真正理解「大道無形」的法理。人的思想永遠是分子,與大道無形的粒子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人的思想又怎能容納的下「大道無形」的真義呢?

我個人體悟,老師講大道無形不僅是講我們大法流傳的形式是大道無形,我悟到也包括當前廣大範圍內講清真相的形勢也應適應於大道無形。我們可以用傳單、標語、橫幅、條幅、高音喇叭、氫氣球、VCD光盤等等等等各種形式去揭露邪惡。這樣不僅發放後效果顯著,而且對生產製造的功友來說也十分安全,因為分工越細,花樣越多,被破壞的機率越小,不會引起邪惡勢力的注意。

二 大法是圓融的

1 大法本身的圓融

老師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時談到:「因為法是圓融的嘛,他整個是貫穿在一起的,你怎麼看他都能夠解釋。……無論採取甚麼辦法,怎麼看這部大法,他都是能夠貫通在一起,都能夠互相解釋,都能夠互相起到一種連帶的作用,這就是大法圓融不破的因素。」

我個人體悟,師父講的每個法(當然以《轉法輪》為主)都是聯帶在一起的,是一個圓融不破、互相映照、無懈可擊金剛不動的大法。包括每篇新經文在內都是一樣。都是這一個法。師父講過,「我講的就是這一個法。」(《轉法輪》228頁)
有些弟子看過師父最近寫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之後,認為師父在最近寫的幾篇經文中第一次沒談講清真相,而只講鏟除邪惡,我們應該跟上正法進程,只作鏟除,真相過時了,可以不做了。這種觀點,我個人認為有點偏激,師父講的法不能只去看表面,要靜下心來,放下一切觀念地去看,理性地去看,我想就能看出師父經文的真正涵義。

2 大法與修煉弟子的圓融  

正法進程進行到現在,特別是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發表後,我體會到師父對我們的要求越來越高,同時新經文對我也是一個震醒,是啊!真的再也不能用那些「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警言》)來衡量我們面對的所有這一切了。這就要求我們真修弟子更要嚴格要求自己,最大限度的時時持有正念,保持一個清醒理智的頭腦。不讓邪魔鑽我們放任了的空子。

在我們地區,就是本篇文章開頭提的那篇文章,我們的學員竟在沒有註明任何出處的條件下將此文章附在編輯收集的明慧網的文章的後面大量印刷,流傳於本地區,使得一些學員不同程度地被誤導。我認為這是不負責任的行為,違背了師父在《肅清魔性》中所說的「我們的修煉要對社會負責,對人負責,也要對自己負責。」的諄諄教導。關於你們講的講清真相中的「現階段只作鏟除,不做真相」的問題,我認為不是個小問題,師父從最初在2000年6月1日對明慧網的講話時首先說到的「重大問題一定看明慧網的態度」開始,到師父在《除惡》中說:「修煉人在當前的情況下如何講清真相,如何正視法,明慧網上有真正按照要求的正面的指導性文章。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使自己要更加清醒。……希望大家共同抵制不實的消息,以明慧網為準。」最近又在《建議》中第三次指出明慧網是「正面報導大法的明慧網。」由此可見,明慧網是我們當前緊跟正法修煉進程的堅實依靠,同時我個人認為明慧網已不僅僅是以一個個人修煉言論發表的集聚地。

我們不通過明慧網而又利用明慧網發言論的行為其居心何在?這不應值得我們深深反思嗎?這難道不是「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導致我們這樣做的嗎?在這樣的基點下寫的文章又怎麼會有甚麼「高層次的認識」呢?

「大法圓融著眾生,眾生也在圓融著大法」《道法》

大法自上而下是圓融的一體,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存在過時之義。我們每個大法粒子真正站在法上的一言一行都是在圓融著大法。反之,大法就會反過來制約著我們每個大法粒子,如果我們不能真正的理智的去對待我們身邊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那麼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就不會被大法圓融,於是表面上我們幹的事再神聖,沒有了大法內涵的支持,那麼工作質量可想而知。作用是微乎其微的,再反過來,我們做的不好不是又會損害到大法在人間的真實體現,阻礙正法進程的順利進行嗎?最後再反過來,我們的個體修煉也會受到制約和停滯。「所以我們會根據法、不動的法來不斷地修正背離法的生命,這就叫圓融。」(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所以我們要不嚴肅對待我們要幹的每件事情,發生的每個問題和身邊周圍等每個大法弟子的言行,能行嗎?

3 個體修煉與講清真相的圓融

這點勿用多言,師父在大湖區講法最後說道,「希望大家在正法這件事情與揭露邪惡這件事情上做得更好,這也是在修煉其中。」師父在《建議》中說:「作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況下就是要向世人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從而維護大法。」師父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說:「那麼你們自身如何能真正地去理解法,在法中修煉,做一個堂堂正正地真正的修煉人。這樣大家就是在圓融著法,換句話說,你也是在維護著法。」

4 講清真相與鏟除邪惡的圓融

講清真相本身就是揭露邪惡,鏟除邪惡。「在對於思想業力的反映上和邪惡勢力給我們所製造的破壞,我們向人講清真相,都是在採取主動清除魔而不是縱容和消極承受,但思想和行為一定要用善的。」(《去除魔性》批語)反過來鏟除邪惡也是在以另一種方式講清真相,兩者目的一致。「對於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愛護與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現,但對於操縱人破壞人類的邪惡生命的處理也是在保護人類與眾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有些人的「發送、張貼真相材料已經過時」的言論是不全面的,太絕對了就不對了。

我們張貼散發的真相材料本身就帶有大法的因素在其中。「世上幾十億人等著這場邪惡被法正人間時除盡後得法……」(《建議》),試想一下,若是我們不及時幫助這幾十億人明白真相,這幾十億人又怎能有資格在未來得法呢?

地球也早就擺脫了師尊以前講法時講過的「爛蘋果」的狀態,因為「今天有一億人在學,你們就已經改變了歷史,……」(《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不然「絕不能讓他再這樣爛下去!」(《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所以形勢在好轉,這是肯定的。

5 大法本身與講清真相、鏟除邪惡的圓融

共同重溫《定論》中師父的一句話即可明瞭:「大法可正乾坤,當然就有其鎮邪、滅亂、圓融、不敗之法力。」

三 正悟與慈悲心

關於正悟,師尊在《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中說:「我所講的悟是在你修煉過程中能不能事事都存有正念去對待。我這句話是恰如其分地形容了大法修煉的悟。」

當初讀到這裏時,我並沒有真正理解師尊這句話的精深內涵,帶著一種無關緊要、不嚴肅的心態去對待。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再讀師尊這句話時,不禁羞愧難當,必須承認我走過的修煉之路有漏的地方很多,向內找,最大的缺陷就是沒有做到師尊講的正悟的狀態。「所以才使有些事情出現了許許多多不應該出現的和各種干擾,這和我們今天個人修煉的學員心性表現極其相似。」(《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所幸的是,我現在明白了,現在我也正在努力的去做好,晚是晚了點兒,但畢竟我明白了。真是「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當我們真正站在法上與人交流時,不論對方接不接受,我們不會動氣,因為是我們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在起作用。這也是正悟的一種狀態,而當我們帶有執著的去悟法理並拿出與功友交流時,你會覺得自己心的容量變得很小,你簡直不能忍受任何不同意見打入你的耳朵。其實這種心正是被暴露出來讓我們去修的。

師父在《取中》中說:「由於弟子們認識上的差異,有一部份弟子總是從一個極端轉到另一個極端,每當看到我寫的法就偏激去做,從而又帶來新問題。我叫你們轉變人的認識不是叫你們固守人認識大法這一狀態,但也不是無理智而神神叨叨的,是叫你們清醒地認識大法。」我還記得師尊在某次講法中也說過,取中也帶有圓融的意思。

大法是圓融的,從大法中產生的正悟必然是圓融大法的。其實,在我們為大法工作時,時時處處都有我們提高的因素於其中,因為法是圓融的,「因為你們是大法在常人這一層中的精英,我不能只叫你們工作而不叫你們圓滿。」(《負責人也是修煉人》),那麼我們幹真相工作時不也一樣嗎?出現問題如何對待和解決,我個人認為這與我們的慈悲心有關,「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轉法輪》140頁)

慈悲地對待與我們一起工作的其他大法弟子與不明真象的世人;也不要被人心帶動,不去仇視那些破壞大法的邪惡之徒。師尊教我們的是慈悲正念,「除惡是在正法,也是在救度世人與眾生。」(《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只有按照大法去做,工作的效果才能達到大法的要求,個人修煉才能融會於大法工作之中。

以上僅是個人體悟,不當之處,還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最後,重溫師父的《融法》

佛光普照,
禮義圓明。
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

            
(大陸大法弟子 2001年5月4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