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主佛無量慈悲度眾生:我認清邪悟、走出魔變的經歷

【明慧網2001年5月6日】(一)聞仙樂迷途知返 破枷鎖歸正我心

當我終日沉浸在由於邪悟了佛法(以與大法決裂為代價從勞教所獲釋回家)的痛苦中時,一位以前相識的功友,克服重重困難向我伸出援助之手,一次次把師父的最新經文和明慧網資料送到我手裏,一次次地鼓勵我振作起來,掙脫邪惡的擺布。而我卻總覺得自己做了這麼大一件破壞大法的事(我決裂後還轉化了許多人),神不必慈悲我,甚至想:如果天不譴我,就不符合真善忍這一宇宙特性;無論甚麼下場,我都罪有應得。但在我明白自己錯了之後,生命的深處尚抱有一線希望:不甘心生命就這樣在痛悔中走向消亡。

有一天,由於長時間過度痛苦,我疲憊地躺在床上,忽然想:像我這樣師父還能度化我嗎?如果能,就求師父點化我一下吧。當天晚間正在睡夢中的我,忽然聽到陣陣大法音樂聲,很清楚是煉功帶的音樂,我一下子坐起來,馬上《無存》這首詩躍入我的腦海中。很久了,自從我寫決裂書後,我的大腦中沒再反映出與法有關的任何聲音。黑暗中,我泣不成聲,馬上散盤結印,迷失已久的心重新回到了光明之路,陣陣大法音樂滋潤著我晦暗已久的心靈,感受著神的無量慈悲。

我開始看書學法,但沒煉功。隨後的一天,也是在夢中,師父讓我看到了自己魔變後的形像:我眼前一面鏡子,自己非常醜陋,簡直就像魔的形像,最明顯的是我的手像魔爪,顏色灰暗,我對著鏡子一遍一遍地大聲說:師父,我不想當魔,我還想當大法弟子,我還想修煉大法!……每重複一遍,我的形像就變好了一點,一直喊到我變成了端莊的人的形像。「7。20」以前,我修煉比較精進時,經常主元神離體,看到另外空間美妙壯觀的景色,看到許許多多佛道神,也經常看到師父的法身。可是自從寫了決裂書後,就看不到了。從我見到那面鏡子之後,主元神也出去過,但都是一些不好的地方,看到的東西也不好,我儘量控制自己不出去,怕把握不住做了壞事。

開始學法後,一個最大的障礙是我總覺得自己髒,不配碰大法的書,我沒意識到這也是魔的干擾形式,魔反正想方設法讓你看不成書它們就高興。幾次與家人心性關過不去後,我深深感到重新開始的艱難,我又有點退卻了,認為自己「業大已封其身」……正在這時那位功友又找到我,當她知道我這種想法時,很嚴肅地對我說:「師父的一再慈悲等待和巨大付出是為了救度生命,不是為了銷毀生命,你不要再胡思亂想,抓緊時間看書,一切不讓你接觸法、讓你遠離法的因素都是魔在干擾你……」聽了她的一番話,我深感愧疚,下決心振作起來。接連幾天晚上,我的主元神都與一個似乎業力形成的魔的東西搏鬥,以前它像影子一樣跟隨我,我分不太清是它控制我的大腦還是我自己的思想,現在我分清了,它就是不讓我學法的惡魔。開始時我有點怕它,後來不相上下,有一天我終於將它打跑了。這期間我還看到過我的副元神,她樣子跟我差不多,只是比我長得端莊一些,我曾經向她抱怨:你為甚麼不看著我點,提醒我不讓我寫決裂書?她只笑,不言語。現在想起來可笑,師父在法中講過主元神特別強的時候,副元神也無能為力。

考驗心性的事接踵而來。一天,當我等車上班時,耳邊忽然響起「橫心消業修心性」,頓時我感到全身增添了許多力量,同時也隱隱預感到要有大的心性考驗。我鼓勵自己一定過好關。第二天,矛盾終於發生了,我母親也修煉大法,修得也不錯,她對我寫決裂耿耿於懷,始終抹不去心中認為我是魔的陰影。此時因為其他一件小事發生爭執,就對我惡語相加。我雖然事先有心理準備,但還是沒能忍住,最後發展到動起手來,家裏一片混亂……我當時就覺得不對了,但怎麼也控制不住自己,真是魔性大發。

事後,我非常難過。師父在《轉法輪》第四講裏說過:「當然,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P132)。其實師父事先等於告訴我了,我還沒過去關,我感到再也沒臉修大法了,就把書送走了,也不看書了,也沒再與那位功友聯繫,覺得自己對不起她,不可救藥了,不想再麻煩她了。我變得比以前還痛苦。這樣過了半個多月,那位功友主動聯繫上我,約我見面。電話裏,我不好拒絕她的熱情,只好約了見面的時間,本想見面時說:「請別再管我了……」但一見面,她就把師父發表的新經文《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送到我手上。我忍不住把自己沒過去關的事從頭至尾告訴了她,她聽後說:「師父既然事先點化你,說明師父還在度化你,過不去關雖然遺憾,但也不應成為你不學法的理由啊,越這樣越說明你欠缺學法……師父都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你怎能老受它們擺布?你應該跳出以前附和舊勢力安排的框框的思維,加緊多學法……」

我懷揣經文回到了家,反覆閱讀,忽然我的心猛的一亮,我終於徹底弄清了自己為甚麼一再過不去關的根源:(1)我一直覺得對不起大法、不配再學大法的心也被舊勢力利用,阻撓我重新學法,如果我真不學,就又符合了它們的安排,所以我應衝破;(2)因為覺得不配大法修煉者這個稱呼,從而在思想裏沒把自己當成煉功人,不當做煉功人怎能過去關呢?想通了,心一下子堅定了,從此我堅定正念,學法煉功,完全變了個人。

(二)生身母慈悲盼子 鬥巨蟒平添正信

今年4月24日早晨5點左右,我正要起來煉功,忽然看見一個黃色的球體以飛快的速度向我衝過來,我想起了前幾天看到的「山山」的故事,心想是否來銷毀我來了?我甘願承受。其實是骨子裏還沒放下以前的陰影,或者說舊勢力的安排,還是對法不堅定。眼看球體離近了,變大了,清楚地看見那是法輪,上面還有真善忍字樣。這是我心理歸正以來第一次又看到了法輪!我既緊張又激動,球體從我頭頂穿入進到體內,繞一圈又飛了出去,我感到心裏一陣熱流,這時主元神情不自禁跟隨黃球飛了出去,飛速前進。不知甚麼時候,旁邊又有許多小黃球旋轉著一同前進,我感到很幸福,不自覺地揚起手來,想托起一個周圍的小黃球看看。我驚奇地發現,以前每次元神離體時看到自己魔變的手已經完全恢復,並且比自己肉身的手小一些,好像五歲孩童的手那樣稚嫩。我頓時明白了是師父挽救、再造了我。師父在大湖區講法中說:「……我說任何生命都不能使今天的人得度,任何的法都不能使今天的生命得度,誰也改變不了今天的人。甚麼意思呢?我告訴大家,因為今天思想變異的人自己察覺不到,是因為人的本質都發生了變化,無論採取甚麼樣的修煉形式,你都只能改變他意識到的,卻改變不了他本質上的變異……。」。我的變化,證實只有大法可以改變變異的一切。

我繼續與大黃球飛速前進,到了一個竹林掩映的清淨所在,大黃球開始繞大圈旋轉,我站在了一個草舍前面,聽到一個洪亮、慈悲又帶有轟鳴的女聲呼喚著我的名字說:XX,我的孩子,不要放鬆,抓緊時間證實大法,抓緊時間證實大法。話畢,我的主元神瞬間回到了這個時空。

幾天來,我內心焦急,想著怎樣才能更好地證實大法和怎樣用神的一面證實大法。4月29日早晨4點多鐘,主元神又一次離體,看見一個巨蟒,盤起來有三層樓那麼高。我看見許多曾寫過決裂的功友也在巨蟒周圍,只是著急卻沒有辦法。我想我一定要鏟除它。這時我想要是有刀就好了,忽然身邊出現好幾把鋒利的尖刀,我飛快地拿起刀對著巨蟒扔了出去,刀刀擊中,巨蟒瘋狂地向我襲來,在我膝蓋處咬了一口。我身體上下騰挪,隨手取來尖刀、石塊等物品打向巨蟒。巨蟒身負重傷,但還虎視眈眈準備向我進攻。這時我想,要有甚麼東西能化了它就好了,忽然看見一框藥粉。我迅速一包接一包拿起藥粉打向巨蟒,藥粉終於將巨蟒化掉了。我一下子感到特別累。正在這時,耳邊響起一個慈祥的聲音,呼喚著我的名字問我:你開始證實大法了嗎?我羞愧地說:還沒有。那聲音問:你是否還有覺得對不起大法的心?你不必再有此心,去做吧。這時聽到一陣鈴聲,主元神又回到這個空間。我馬上意識到自己沒能像「山山」那樣運用神通除惡蟒,而用尖刀、石塊等原始工具與之拼殺,是因為自己打坐煉功不夠和神的一面不強所致。同時,我深刻認識到,對於我們這些曾走過彎路的大法學員,重新走上修煉之路,必須加強學法,強化神的一面,排除思想業的干擾,重新證實大法。

當天,我包裏揣了真象資料準備發給路人,給誰呢?我觀察一個中年女性一臉慈善,就走過去說:大姐,請您回去看看這些關於法輪功的真象材料,這對您自己的生命很有意義。沒想到她竟也是一個曾修煉過的大法弟子,只是現在仍處於邪悟狀態,說:師父不是已經停止傳法了嗎?還說了一些邪悟的話,並說她們那一片都讓幾個老輔導員帶成邪悟。我跟她講了為甚麼寫決裂書是邪悟,還講了許多。令我驚訝的是她很快聽明白了我的話,如夢方醒,並說今天幸虧遇到你了,太謝謝了,還留下了聯繫電話。我說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以上是我無數經歷中的一點一滴,這些真實的經歷讓我親身感受到師父的無量慈悲和佛法的殊聖偉大。我明白自己還很懦弱,不那麼強大,寫出來的目的一方面證實佛法,另一方面真誠規勸至今還沒從邪悟中醒來的同修:寫決裂書確實是魔變自己,猛醒吧,學法修心,重新開始!


(大陸大法弟子2001年5月1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