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把我的病趕跑了:一位16歲小弟子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1年5月5日】我是一名16歲的初三學生,面臨中考。1997年6月29日有幸和外婆一家人同時得大法。是偉大的師尊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在得法前,不論社會上哪種流行病都不能把我給落下,不管甚麼病只要我攤上,打針都不好使,必須掛吊瓶。除了這些常見病外還長了可怕的牛皮癬,不敢到公共浴池去洗浴。

我從小學四年級就開始在外婆家生活,受外婆一家人的薰陶,所以在幼小的心靈裏就種下了一顆信佛、敬佛的心,也和大人一樣經常給佛上香,背「大悲咒」等,以為這樣做就是敬佛,可以得到佛的保祐,凡是家裏外出時(特別是媽媽)我都跪在佛像前虔誠地給佛上香求佛保祐一路平安!可是根本就不懂修佛。看了《轉法輪》才明白,那時的我簡直太可笑了。

在學法前為了治好我的牛皮癬,中藥、西藥、偏方我都吃不過來,外用藥抹的我好像油浸的人一樣,又不能經常洗澡(在家不方便洗)又不能到公共場所去洗澡,全身癢的比疼還痛苦。凡是對牛皮癬有刺激的食物我都不能吃,連件好衣服都不能穿,那時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凡是聽說那裏能治好牛皮癬,外婆就帶我去治。甚麼皮膚病研究所,解放軍牛皮癬專科、私人診所包治牛皮癬、哈爾濱專治牛皮癬的專家、商丘皮膚病醫院等等我都治過,還吃了好多好多「仙妮雷德」保健食品,錢花了一萬多元,病一點沒見效。

我和外婆一家人得法,說心裏話真的沒抱一點任何心走進這一法門的。只聽介紹我們學法的那位姥姥講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修煉,我們全家就走進了這一法門。

開始我雖然天天學法,早上到公園參加集體煉功,但是對法理解不深,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沒有把自己當做真正的煉功人,對病的心放不下。後來,我通過學法認識到修煉是嚴肅的,必須放下執著。真正的修煉者,身體會得到清理。師父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我認識到提高心性才是關鍵,也知道多看《轉法輪》,多學法,才能指導我們修煉。師父講:「過去有人在公園煉功也好,在家裏煉功也好,煉的倒挺用心的,很虔誠,煉得也不錯,一出門就不是他了,我行我素,在常人中為了名、利跟人家去爭去鬥,他的功能長嗎?根本就長不了,他的病也好不了,也是這個原因。為甚麼有人長期煉功就不好病呢?氣功是修煉,是超常的東西,不是常人中的體操,必須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長功。」我牢記師父的話,改掉了在學校課間在走廊裏跟同學打鬧的現象。有時班級的桌椅壞了,我不聲不響地主動修好,我要做師父的真修弟子,按真善忍最高標準要求自己,從做個好人開始,做個更好的人。

隨著心性的提高,身體也開始得到清理。剛開始清理身體時,牛皮癬遍布全身,最大片直徑有六公分,嚴重的地方連成了一片。耳朵眼裏都長滿了。早上起床時身下的床單上面全是白皮。可是奇特的是,凡是長牛皮癬的人,都是全身癢的要命,比疼痛還難受。可我這全身的牛皮癬一點不癢,而臉和手上還一點沒有長。我知道師父的苦心,如果身上癢起來我就不能上課。如果臉上長牛皮癬同學們誰都不能接近我,還得笑我。所以同學們誰都不知道我長了牛皮癬。我更加緊學法煉功,這時靜功我雙盤能坐80分鐘。時時注意提高自己的心性,事事向內心去找,真的把自己當做真正煉功人。

1997年11月1日我停了藥。隨後幾天一直有清理身體的表現。我一直堅持學法煉功,11月20日早上奇蹟出現了,早上洗臉時發現頭上的牛皮癬不見了,一點也沒有了,枕頭上沒有一塊白皮。我知道是師父把牛皮癬給我趕跑了,我感激師父的心情難以言表,第二天胸口往上的牛皮癬沒有了。就這樣牛皮癬一天一段地不翼而飛了。直到1997年12月13日(24天)從頭到腳所有的牛皮癬全部沒有了。我知道是師父全給我消掉了。我高興地哭了,急忙打電話告訴爸爸媽媽和我所認識的人。爸爸媽媽接到電話來到外婆家,他們都說法輪功太神了。從此媽媽走上了修煉的路。爸爸執著心太多沒有修煉,可他逢人就講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太神了。到今年6月29日我修煉整四年,從1997年11月1日至今我沒吃過一粒藥,更沒有打過針,牛皮癬也不和我見面啦。

請問當前全世界哪位專家、博士、科學家,不花一分錢能徹底治好牛皮癬?耗盡萬貫家資也沒有一個人能徹底把牛皮癬治好的。我身高1.8米,現在不但有個健康的身體,還有個漂亮端正的五官,更是個道德高尚的好孩子!這些都是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所以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學!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