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修大法的教師寫給學生們的信

【明慧網2001年5月4日】一、二班的全體同學:

你們好!

我是你們的曲老師。吃驚嗎?當你們接到這封信的時候,你們已經換上了新的語文老師,我再也不可能走向那熱愛的三尺教台,神采飛揚地領你們遨遊於文學的海洋了。我很遺憾,因為與你們這些善良、純真的孩子們在一起是我人生的一大樂事;但我無怨無悔,因為我無愧於自己的良心和人格。

你們知道,我是學法輪大法的。自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學法以來,我時時處處謹遵我的老師--李洪志先生的教誨,嚴格按「真、善、忍」去做,努力向無私無我的境界突破,並從中受益非淺。大法不僅使我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健全的人格,而且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就是「返本歸真」。我常常為自己能在人世間得到這麼洪大的佛法,得到這樣慈悲的師父的救渡而暗自慶幸;也常常為自己做的不夠好而懊悔。接觸過我的人幾乎都說我是一個很好的人(包括你們在內,相信我的言行會使你們做出這樣的判斷),但這離我師尊的要求:「要做好人中的好人,更好的人」還相差甚遠。

正當我按照師尊的要求努力精進時,這個一向被政府肯定、支持,並且學的人越來越多的功法卻遭到了江澤民莫名其妙的反面關注。隨之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輿論欺騙;後來更是演出了一場自編自導的人間悲劇(實為人間奇冤)--天安門自焚事件,以此來欺騙那些善良的人們。

記得我曾跟你們講過毛澤東的一句至理名言:「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必須去親口嘗一嘗。」可我們中國的百姓似乎被愚弄累了,他懶得去嘗一嘗,你說啥味就啥味兒吧,反正我不嘗,啥味都與我無關。這就給那些心懷叵測的惡人以可剩之機,於是他們就「名正言順」地對大法弟子開始了全面的迫害。若大的一個中國,眾多的「衙門」竟沒有一個向大法弟子開放,他們被迫在上訴無門的情況下,行使一下憲法所賦予的和平請願的權力,喊一聲自己的心裏話「法輪大法好!」就召開來了牢獄之實,殺身之禍。近200名無辜的生命被折磨迫害致死;成千上萬的人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不用起訴,不准辯護,不必開庭的情況下被判刑1-18年;更有數不清的大法弟子既沒有被判刑,也不放人,而是在私設的監牢裏忍受著各種法西斯的酷刑,被逼寫「悔過書」、「決裂書」,如若不然,就別想回家。一些大法弟子由於堅決不寫,就被當做精神病人強行注射藥物,導至他們精神失常、痴呆。在家沒有走出去的大法弟子,只要是被認為比較堅定的,一律過篩子,寫保證,否則,被抓「辦班」進行所謂的強化教育(實則進行精神和肉體摧殘)。

看到這裏,你們也許要問:這能是真的嗎?江澤民為甚麼要這樣幹呢?我以我的人格發誓,這些都是千真萬確的。是我從明慧網上國內外大法弟子的文章中及身邊大法弟子的親身遭遇中知道的。那麼江為甚麼會這樣滅絕人性地不惜動用幾乎國家全部警力來迫害法輪大法呢?有我們老師的話說「就是因為學法的人太多了,國內外近一億人」。這個數字令江吃驚,令江妒嫉得寢食不安。

試想一下,江自一九八九年「六四」之後未經合法程序上台以來,到今天統治中國快十二年了,他癡心妄想地想搞個人崇拜,天天叫電視、報紙喊「緊密地團結在以江澤民為首的黨中央周圍」。當他看到這麼多人堅定地修煉大法時,竟露骨地說「法輪功在跟黨爭群眾」。於是大打出手。

可面對那些仍被欺騙、愚弄的同胞,大法弟子心急如焚。因為他們深知:你們今天對法的認識和看法,就是在為自己的未來生命擺放位置,你們的一念之差就決定著你們的未來。出於洪大的慈悲,眾多的大法弟子為了救度世人,拿出自己的血汗錢,冒著被抓,被判刑,甚至生命危險印發真象材料,使你們能夠從欺騙中走出來。也許你們還不能相信,可是歷史上神的預言都在一一兌現中。

做為我的學生,你們該知道我的為人。我決不是那種瞻前顧後、見風使舵之人。大法和師父給了我新生,在大法和師父遭受迫害時,我卻不敢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我還佩做大法弟子嗎?這就是我進京上訪的真正目的。也許,你們認為一個人能起多大作用,何必作這無謂的犧牲?可如果人人都這麼想,也就沒有了今天的歷史,也就沒有了眾多的仁人志士,人間也就沒有了真理和正義可言。

我知道,等待我的是甚麼,也許被抓,被判刑,開除公職;也許是死亡。可你們還記得我給你們朗誦過的裴多菲的一首詩嗎?我把它改動了一下:
生命誠可貴,
自由價更高;
若為真理(大法)故,
二者皆可拋。

可是,請你們切記,如一日聽說我精神失常或因病去世或自殺時,你們千萬不要相信。因為你們是最了解我的精神和身體是健康的,也知道我是不會自殺的。這不但是我熱愛自己的生命,更在於師尊教導我們:殺生是犯罪的,自殺也是犯罪。

再見了,同學們!紙短話長,要跟你們說的話太多了。今天,當我給你們上最後一節課時,望著你們那一張張純真的臉,我真想跟你們說聲「再見」,可我不能。如果你們珍惜我們師生間的情感和緣份,相信老師是個好人,那麼就請你們用自己的頭腦去認識大法,相信大法是正法。這就是對老師最大的回報。

我知道,不久的將來,你們一定會在某一天,忽然為有我這位老師感到慶幸,一定會的!

二00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