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網絡郵報:一個確鑿無疑的危險

【明慧網2001年5月30日】香港網絡郵報5月28日刊登了一篇史迪芬.威納斯的評論文章,指出如果香港考慮取締法輪功,那麼它就等於是在考慮一個給自己造成自作自受的嚴重傷害的計劃。文中寫道:

下面是明年初某個時候美國電視新聞的字幕:

新聞節目主播:現在我們到香港看看,當警察開始在這裏執行新的取締法輪功運動的法律時爆發了衝突。我們現在看看艾德嘉.比渥(Edgar Beaver)的現場報導,他正站在立法委大樓外面的警戒線後面。艾德嘉,你可否告訴我們你那裏發生了甚麼?現場看起來很混亂。

艾德嘉(Edgar):好,奈利(Nellie),沒錯兒,這裏是變得非常混亂。麻煩是從今天早上開始的,當時法輪功運動的成員宣布他們將通過在此建築外舉行靜默示威以公開對抗這個禁令。大約100人穿著標誌他們身份的黃T恤開始煉功。警察迅速衝進去逮捕抗議者[背景中一個尖叫的婦女被拖走;鏡頭聚焦向一個中年男子,當他試圖舉起雙臂時被警棍電擊]。然後,當警察已經完成清場後,又有一群法輪功成員出現了,警察開始用催淚瓦斯驅散抗議者和一大群在現場的媒體記者。

主播:哦,艾德嘉,現在情況怎麼樣?

艾德嘉:我們現在就在幾排警察的後面。我應該說,在市中心這裏警察非常多,就好像是一個被佔領的城市,可是看來實際抗議者的人數相當少。我們想獲得當局的評論,但是到目前為止,只有警方做了一個簡短的聲明說他們使用了最小的警力,而且是依法辦事。

主播:艾德嘉,現在看來這很像去年和前年當中國開始暴力鎮壓法輪功時,我們在中國看到的景象。

艾德嘉:是的,奈利,一點不錯。直到新法案昨天生效前,法輪功在香港一直是合法的。從理論上來說,香港有它自己的法律系統,並且應該是一個自治政府。然而,現在看來,來自北京,我看還有來自當地強硬派的強大壓力使得政府開始對中國大陸亦步亦趨。正如你可以看到的,結果真是一團糟…

我們怎麼可能杜撰出對尚未發生事件的新聞報導呢?答案是有些事情是不可避免的。這個臆想的新聞廣播中的話也許並不精確,但是我差不多可以保證取締法輪功會引發這種抗議,而且當局的反應會與上面的概述大體相同。

此外,我報導這類事件的年頭太久了,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國際媒體將如何報導,更別說本地的媒體了。簡言之,它將被大量報導,並對香港的聲譽產生可怕的影響。

政府說它正在密切監視法輪功,以確保香港不會受到「邪教」活動的不良影響,但政府卻沒有給出哪怕是一絲一毫的證據說法輪功涉足了下述的任何活動,諸如投毒,集體自殺或亂性等等這些以行政長官為首的各級官員公然引述的一些可能性。官員們為甚麼不好好考慮一下必然發生的事情,而對法輪功會如何發展這種不可估計的事情杞人憂天呢?

第一點確鑿無疑的是,法輪功將在鎮壓的逆境中興旺發展--它在中國的增長就是對這點的證明。第二點,法輪功追隨者高度投入,具有強烈的自我犧牲精神。如果該運動在香港被取締,他絕不會逆來順受地銷聲匿跡,他的成員肯定會發起抗議。

依據這些事實,我們可以考慮誰會在取締中受到最大損害。當然不會是法輪功,他會贏得意料之外的大量同情性報導和關注;另一方面,香港則損傷巨大。如果閃閃發光的巨龍標誌被裹在催淚瓦斯之中,香港的電視新聞畫面中是警察在粗暴地拖走和平的抗議者,那麼最近開始的一個將此地描述為「亞洲世界都市」的運動將看起來像是一個令人噁心的玩笑。

政府需要明白,如果它取締法輪功,那麼它就等於是在考慮一個給自己造成自作自受的嚴重傷害的計劃。

如果法輪功確實存在問題,那也無法與香港試圖鎮壓他而給自己製造的問題相比。

我是在讀費馬(Fima)這本書時想到的這個問題,這是以色列作家阿默斯.歐茲(Amos Oz)寫的一本好書。費馬是個有良好教養而又特立獨行的人,聰明睿智,非常關心他人,但卻顯然與他身處的社會格格不入。

費馬最深刻的古怪行為是,他更加擔心以色列佔領阿拉伯領土後對以色列人產生的影響而不是被佔領地區的人民所受的影響。他感到佔領使得以色列喪失了名譽,而且使佔領者的道德墮落了。

當費馬被指責過份擔心阿拉伯人時,他失望地搖搖頭說道:「不,不,我真正擔心的是我們,我們才是在佔領過程中受到傷害的人」。

如果費馬生活在香港,他會再次搖頭。他會告訴人民如果鎮壓法輪功,他並不很擔心法輪功自身的命運,但是會擔心陷入這場毫無必要的鎮壓行動的社會之命運。

保安局已經保證取締並非迫在眉睫,如果不是行政長官董建華在忙於將法輪功比作在圭亞那瓊斯鎮造成大量集體自殺的臭名昭著的邪教的話,保安局的保證還是應該讓人放心的。董建華的一個顧問雷蒙得錢國豐(Raymond Ch'ien Kuo-fung)插話,將法輪功比作在東京地鐵站向旅行者施放毒氣的奧姆邪教。

這種胡言亂言只有一個目的:為取締法輪功準備理由。

毫無疑問,這是受到了北京對法輪功偏執狂的蠱惑,但是偏執狂卻不是健康的思想狀態,當然更不是制定政策的可靠基礎。如果政府有一個行動絕對會讓香港聲名掃地,那麼這個行動就是取締法輪功。現在仍然有時間可以讓理性佔上風,但是在政府圈子裏的庫存的理性看來都過期了。

註﹕史迪芬・威納斯是駐香港的記者和企業家

本文譯自:http://hk-imail.singtao.com/inews/public/searcharticle_v.cfm?articleid=22910&intcatid=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