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山看到的另外空間(七)

─正法中發生在另外空間的除惡大戰(續)


【明慧網2001年5月29日】編者註﹕山山,現年九歲。四歲的時候因為父母開始修煉法輪功,開始接觸大法。剛開始的時候,母親在家看師父講法錄像或者聽錄音帶,他在旁邊敲打他的玩具,似乎從來沒有認真聽過,但五歲後開始經常說出一些令父母吃驚的話。五歲以後山山正式開始修煉,他不會看中文,甚至連自己的中文名字都寫不好,但卻能讀《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籍,只是如果同樣的這些字若在其它的地方出現,他就不認識。最近一年多來,他開始向媽媽講述他看到的景象,內容非常多,下面是其中一些主要內容。

多層空間妖魔總集結構陷新詭計

五月二十六日晚,我和爸爸、媽媽、妹妹及其他大法弟子,在中國大使館門前集體發正念,在大家還未發正念的時候,我看到有一批批妖魔在部署,安排到各處搗亂,也包括我們煉功的地方。我們開始發正念了,從天梯上下來五、六個大佛,將我們身邊所有的魔清理掉,然後,大佛們圍成一圈,看護著我們。

我們正式發正念了,我們在場的所有弟子身上都發出強大的光刀,射向三界內所有邪惡,光刀持續四射,周圍電火通明,其威力強大,比原子彈爆炸更具規模。於此同時,看場的大佛給我們弟子加持、補充能量,我們不感到疲勞,能持續發功。

各戰區魔頭命令所有妖魔統一參戰

近日,三界內所有妖魔都開始重新整合兵力,部署了更狠毒的新詭計。在高層空間看,骷髏骨魔、鐵皮異型、長得類似迪斯尼動畫片中的伽砝(GaFa)等等各種類型的妖魔,都派了一個頭目,避開有"真、善、忍"三個大字的"大紅球"("大紅球"已經過了此地),在九大行星範圍以外的一個隱蔽太空站"開會",這是妖魔的總指揮部。因為魔在不同空間同時都有不同的顯現,在最低的人這個層次就是XX黨中北京的幾個頭目正在陰毒地部署著一些對付法輪功的新構陷。通過鎮壓法輪功的具體事件上體現出來,在距離人這層最近的空間,就是一群魔頭在距離中國不遠的一個空間召集會議。

這一次,是妖魔集結剩餘所有兵力,決一死戰。它們的總指揮部已發出命令,所有大小妖魔,都要參"戰"。各種妖魔如何配合,分兵作戰,而且,大小魔頭,各自召集自己的兵力,在大會議台上,宣讀了兵力分布、配合計劃,傳達了總指揮部的命令。

主意識要特別強,嚴防妖魔混合體鑽空子

在具體部署上,他們今次有一個重型超級武器──就是製作了"妖魔混合體"。由蛇、蠍子、怪魔等成千上萬種不同類別的魔,在一定環境下,製作成一個混合體,變成一個單獨的形像,這個"妖魔混合魔體"可變大、縮小、散聚自由。它們改變原來獨自上人體、分兵搗亂的做法,以混合體方式,縮成一小點,進入人體,再在人身體內各自散開,這樣就可避免妖魔單獨被清理,能互相保護,有較強的抵禦能力。而且,這種"妖魔混合體"非常毒,很兇悍,一般主意識不強的人,完全沒有抗拒能力。還有一些外星異型也是採用混合體的方式,由成千上萬化身演變的飛船,集結成一個個混合體,縮成一小點,進入人體,聯合作戰,對付法輪功弟子。

妖魔的詭計是各個空間同時進行的,我想我們地球上也會同時對應出一些大事件,就看我們弟子,如何協助師父正法,和其他常人如何用正念對待。而且,這個特殊的時候,我們主意識一定要特別強,嚴防這種"蜂窩式"的妖魔混合體鑽空子。

妖魔總指揮部開會時,我能清楚地看到它們,但它們看不到我。聽完它們的部署,我念頭中想"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立即飛出一些法輪,將這些魔頭都清理掉了。我立即又去其他地方,炸毀了它們的倉庫和一些製造坦克等重要武器的基地。

我看到有一批妖魔正在它們的集體"食堂"吃飯,補充能量,魔的食物都是些蝸牛、蟲子和蛇等髒東西,我將它們的"食堂"給炸掉了。

清理掉異型生命太空數據控制中心

晚上,煉抱輪動功時,我又發現了一些坦克和飛船,我炸掉了一些,立即又出來一批,我意識到,肯定有一個基地,隨後就發現了約上千個太空發射站,專門負責製造這類飛船、坦克。我進到其中一個發射站裏面,處理掉負責電腦主機系統的異型,打開這台主機,將裏面所有製造飛船、坦克和其他武器的資料全部清除掉,然後演化出一盤明慧網的資料塞入他們的主電腦。這時,太空站的其他成千上萬的聯網電腦全部顯現出來"明慧"的資料,台前負責操作的異型生命全部愕然了。明慧網主頁上的法輪立即飛出,全部異型被清理完畢。

外星異型將被我們弟子或法輪清除後的妖魔的屍體放到瓶子中,利用殘剩的能量製作成各種飛船、坦克。成批成批的這類武器集結在地球附近等待進入。原來地球上這麼多playstation等遊戲機,都是配合那邊整體生存的配套環節之一;我還看到時下商店中賣得最暢銷的遊戲機碟,都是從這裏設計出來的。現在,異型生命已將它們的坦克開到大海,想得到制海權。

我一個人進到異型體的太空戰時,蹬上高高的電梯,看著成千上萬醜陋的怪物,我排除著我的厭惡情緒,因為地形很複雜。到處有冷槍,當我炸掉製造飛船的原料基地時,有一個坦克衝過來,對準我開槍,我看到我的頭炸開了,血四濺出來,但隨即又恢復。我的身體也時常被冷槍擊中,我看到我的手、腿上都有傷,滴著血。回到這個空間,人會覺得疲勞。

直至更高的神參與清除

這時,我又看到負責製作"妖魔混合體"的"技術人員",推著一個個做好的混合體出來,我發出功能,想炸掉這些巨型毒魔,但我的能力還不足以銷毀它們。我正在著急之時,天空打開了,從上面下來兩個巨大的神,面情肅穆、莊嚴,威力無比。這兩位大天神一出現就打出強光,將那批剛配製出的"妖魔混合體"全部化成水了。一化完,也沒同我說話,兩位大天神立即隱去。我馬上想起師父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中提到:"不只是你們清除,如果修煉人清除不了,那神、直至更高的神,也要參與清除。"

近幾日,妖魔全部動員起來了,他們部署得很詳細,未來哪一天幹甚麼、幹甚麼都安排好了,幹完後,情報彙集到甚麼地方,都有安排。有負責情報處理的魔,也有負責兵力調度的魔,也有負責物資供給的魔。我通常先清理魔頭,很多時候,一個部隊的魔頭被殺死,它的部隊就散了,大批的小魔紛紛自殺。有的故意衝向"大紅球",也有的懷著"等死,不如早死"的念頭,沖到一些神身邊,自然立即被銷毀了。清理妖魔的場面非常慘烈。魔頭們不怕死,有時候為了保存它們的同夥或家庭成員或掩護別的兵力,魔頭會自己衝出來,跟我們打,或跟法輪打,會很快就被銷毀掉。還有的魔知道打不過了,就呆站在那裏等死。也有一些魔明白過來了,走過去跟要上人體的魔講道理,讓他們停手,不要再那樣做。

交戰激烈,清除邪惡毫不客氣

看著這些銷毀的場面,我有些唏噓,心中出現一絲悲憫。我立即意識到自己可能動了情,師父在加拿大法會上講過:"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那麼在清除它的過程中也要毫不客氣,就是清理掉。"我沒有多想,繼續和妖魔角逐、拼打。妖魔發現了我後,同時打出魔法來對付我。我立掌,對它們打出功能。妖魔的火、電時有擊中我的手掌,在另外空間,我的左右手掌都受傷了。待我出定時,我看到妹妹跟著盤坐了一個小時,因腿痛正在流淚。我將十個被擊得通紅的手指給她看,笑著說:「哥哥不單是腿痛,手指都被魔擊紅了,你就不要再哭了。」

人間邪惡之首只剩了一張人皮

北京時間5月27日晨的交戰後,那個人間邪惡之首所有的元神都被打到地獄中去了。現在他的人皮完全是在被破壞大法的魔頭們控制著。其中的一些魔頭已經被消滅了,可還有剩下的,還在利用那張皮幹壞事。我們得繼續大力鏟除。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