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和堂堂正正修煉


【明慧網2001年5月20日】不久前在日內瓦的一天,幾個弟子有緣在火車站的餐廳裏交流,中心議題是如何跟上正法進程。談話之中我們悟到:要跟上正法的進程,我們得有一個根本的思想轉變--由人到神的轉變。

師父在加拿大講法中提及歷史上許多關於這個時代的預言,談到了「人神同在」的說法。從法中我們也知道我們的生命是來源於高層空間,我們有修成的一面,本性的一面,我們也知道了師父要的是大法粒子,「金剛不破的偉大的神」可是我們還時常被人的思想所左右,看見的只是自己的肉身,好像多多少少思想深處還是覺得自己終究還是個人,擺脫不了人肉眼看到的幻象給自己帶來的思想中的障礙。其實不管我們還有多少的執著,只要我們是得了法的、並且還在修,那麼我們「得法即是神」。只是修得越好,越容易體現出神的一面。我們是站在神的角度看待還有的人的思想和肉身,要還的業債,而不是從人的基點看待肉身,與人的思想去鬥爭,渴望著回升。師父講「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過去修煉的人是從外向內修,身體表面一改變,神通就顯現出來,他馬上就知道自己是神,這一念就使他擺脫了世俗常人;而我們現在是從微觀向宏觀修,要憑悟才能認識真相。

當我真正從內心悟到這些時,我感受到了身體的變化。當走出餐廳,在人來人往的火車站裏洪法時,我覺得真是很簡單的事,往那一站,手舉大法傳單,不一定要遞過去,很多人自己就過來拿,甚至看誰一眼,誰就會來拿,真是法的威力,神的力量和慈悲。

師父最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講到「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我個人體悟,「我們是神在人間」這一念也是來自法中的一個真念,也是威力強大的。這一念就似乎讓元神回到修成的神體上,而不是在人這兒,或者說是神的一面精神起來了。神擁有神自然擁有的神的一切,所以我發現那時自己就容易靜下來,容易體會到法的力量,不容易被人的思想所左右。而我們人的一面是沒修成的一面,還有變異的思想,人的思想和業力,所以從人的基點想問題而想要有正信,正念,真念幾乎是不可能的。真念來自於神。

真正改變人的觀念,在法理上認識到大法弟子是「神在人間」,也就不存在變得神神叨叨的問題,因為我們會清醒的認識到還有的肉身和不好的思想和業力,還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會修煉」因為神看問題一定是理性的、智慧的、清醒的。這和帶著人心追求超常的東西,及各種邪悟是有根本區別的。師父講「理是不斷昇華的」。

正念是非常嚴肅的。帶著執著的瞬間是發不出真念的。三月份在日內瓦參加一個討論會,右側坐的人身上發出一種難聞的怪味,直到這個人在會上開始攻擊大法和討論會的發言,人才明白過來為甚麼。當時我就想要發出正念窒息邪惡,不讓他再開口,可是當時怎麼發念也看不到明顯的效果。事後反思,我才明白過來:原來當時自己被那個怪味熏得內心煩躁起來了,心不靜,談何真念?自然也就沒有威力了。中了邪惡的圈套。這就好像跟中國的惡徒們在電話上「交鋒」,當我們自己被邪惡的各種表現觸動了人心時,我們的話的威力就打折扣了。

說到真念,聯想到近來社會上的一些預言。我想不管這個預言的效力和真假如何,它的出現都是對弟子的考驗。面對這個預言如果自己出了甚麼執著心,那這件事的出現就是提醒你去那個執著的。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我體會,在一定程度上這種事也是在給我們一個機會看看我們是否真的在法上成熟了。

牽扯到整個正法進程的問題,涉及許許多多我們不知道的因素。正法時期的事比起歷史上舊勢力對師父的安排的破壞和迫害的事恐怕還要複雜得多。師父在「建議」中談到了更高層生命對正法的阻礙,邪惡勢力的垂死掙扎,另外後走出來的弟子和走偏了回過頭來的弟子還在艱難的環境中在加倍的付出之中建立自己的威德,等等等等。我們雖然已經具有大法賦予我們的威力,但腳踏實地的修煉提高是不容忽視的。大法弟子任何時候都要「以法為師」提高心性,「絕對堂堂正正地修煉」。在堂堂正正修煉的前提下我們神的一面才能充份發揮其所能發揮和應該發揮的強大威力。

以上個人體會,歡迎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