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5月11日大陸綜合消息

【明慧網2001年5月11日】天安門護法大法弟子聲影

2001年5月5日上午,3位南方大法弟子去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其中一位50多歲的大媽不識字,卻能通讀《轉法輪》。這次她到天安門後,打開橫幅「法輪大法是正法」,高喊「還我師父清白」、「法輪大法好」,邊喊邊往回走,警察硬是沒追上她。另一名年輕女弟子打開橫幅,喊出「法輪大法是正法」,被警察帶進天安門分局,打得遍體鱗傷,於當日放回。

由此可見,面對大法弟子對大法堅不可摧的堅定信念,邪惡已無計可施!只是無聊又無恥地在發洩私憤而已。


福建大法弟子危建玉在獄中絕食五十多天 生命垂危

大法弟子危建玉因修大法被抓後,堅持學法修煉,公安強行迫害,現已經絕食五十多天,發稿後繼續絕食。目前生命垂危,呼籲各界關注。

大法弟子陳恆,男,被抓時19歲,被勞教一年,父親和姐姐都是修煉者,父親被當地鎮政府軟禁,姐姐被勞教一年多,最後被迫寫了所謂的轉化才放回家,後向世人講真相,沒多久又被抓,陳恆一直用宇宙大法「真 善 忍」嚴格要求自己,惡警用電擊、罰站、定形、不讓睡、關禁閉、雙手吊銬、打罵,惡警還指使吸毒勞教人員毒打陳恆,昏迷後神志不清,現被送到福建省福州建新醫院,堅修大法心不變。陳恆勞教期已經一年多了,現被福建福州儒江勞教所隨意延長關押大法弟子的期限。

大法弟子左福生,因堅修大法被勞教一年,長期被罰站雙腿浮腫,定形不讓睡覺,圍操場跑步,惡警們逼其妻子逼左福生簽離婚書,也沒動搖他修煉,現被福建福州儒江勞教所隨意延長勞教期。

大法弟子謝科峰,廈門大學在校生,因堅修大法被勞教二年。惡警們強行逼他轉化,被長時間定形,體罰,不讓睡覺,還指使吸毒勞教人員對謝科峰進行施暴,口吐鮮血,仍堅修大法心不動,現被福建福州儒江勞教所每天24小時指派吸毒和嫖娼勞教人員看守。

大法弟子念小鵬由日本回國赴京上訪向中央反映修煉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被勞教一年,長期罰站,受體罰,不讓睡覺,遭打罵,還盡力堅持護法和洪法。

大法弟子賴曉輝因堅修大法被福州市倉山區所謂辦轉化學習班軟禁後被非法勞教一年,現被關於福建福州儒江勞教所。

大法弟子張思銓因修煉大法被拓榮公安送福建福州儒江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長期罰站面牆,雙腿浮腫,步行艱難,雙手吊銬,不讓睡覺,被惡警毒打,腮幫肉都被打飛,牙床被打鬆動,身體傷痕青黑,惡警逼迫叫人罵我們尊師,寫保證書,受到了多方面干擾,當他在獄中立刻悟到自己的錯誤行為,自己堅定表示用生命還大法清白,堅修到底。

大法弟子闕(字不清楚)善忠、周天義、謝會展、童雪升、遊燦良、陳進華、陳洪楊,陳依通等人同樣因堅修大法被非法勞教一年,現都關押在福建福州儒江勞教所,惡警胡波等人經常扒光修煉學員的衣服查找「經文」,蠻橫粗暴,長期體罰,不讓睡覺,指使吸毒勞教人員對修煉學員24小時看守,吸毒勞教人員隨意打罵,用打火機燙修煉學員。


吉林省德惠大法弟子用正念抵制「轉化班」

2001年4月24日左右,說是執行省裏的「統一布署」,吉林省德惠市決定採用集體「辦班」的辦法「轉化」學員。從各鄉非法抓捕了40名左右大法弟子,強行參加在市委黨校統一舉辦的所謂「轉化班」,在班上向學員散布詆毀大法的言論,遭到了學員的堅決抵制,當天在吃飯時,一名大法弟子「走出了」邪惡的安排。

為防止大法弟子「逃走」,他們把學員非法轉移進了拘留所。大法弟子用正念抵制邪惡,絕食五天,於4月29日(陰曆四月初七)全部釋放。

據知情人講,此次「辦班」如果成功,德惠將繼續擴大範圍,連續「辦班」,與之相臨的農安縣也將採用此方式迫害修煉者。令人欣慰的是大法弟子能夠用正念正視惡人,抵制和抑制了邪惡。祝願所有功友在今後的「正法」與「除惡」進程中做得更好,做到師父要求的「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師父新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最後讓我們來共同吟頌師父的洪吟《新生》:正法傳,萬魔攔,度眾生,觀念轉,敗物滅,光明顯。


弄虛作假應付「轉化」指標

4.25前夕,河北某市在不通知法輪功學員本人的情況下,找到學員單位和家屬強行在保證書上簽字,有的單位私自代學員本人簽下學員的名字,報到上邊應付「轉化」指標。這也是基層單位對所謂「上面」高壓消極抵抗的一種形式吧。 


合肥「轉化班」無所不用其極

合肥東市區在合肥輪胎廠辦「轉化班」,兩層全部用鋼筋焊死。目前為止,已有十幾名大法弟子被強行抓入,有張玉蓮、張玉香、張海軍姐弟三人,汪本信等。

由於大法弟子的抵制,合肥各區原定於四月二十五日開始的轉化班都沒有辦成。四月底,曾慶紅來到合肥,在他的指使下,安徽各地於4月29日、30日瘋狂抓捕大法弟子,誘騙、砸門、綁架,無所不用其極。邪惡在被銷毀之前,在展示其最後瘋狂的面目,望大家要更加理智、智慧地去鏟除邪惡。


強盜砸門 白天擄人

2001年4月28日早上,江淮儀表廠單位保衛科、退休辦、街道辦等3人來到該單位已退休的大法弟子家中,以談話為由,強迫其參加「轉化班」,但遭到該學員拒絕。隨後,又進來派出所的便衣。該學員看見他們連忙機智地把防盜門鎖上。這時又上來三個穿制服的公安,它們態度異常蠻橫,讓該學員開門,並誣陷該學員扣留人質。該學員女兒看此情景,非常氣憤,嚴辭呵斥他們無賴行徑。這時裏面的便衣找藉口要出去,其女只好打開門,門外三個惡警趁機強行闖入屋內,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企圖用綁架手段強行帶人,遭到阻攔。這時,他們氣急敗壞地扭傷該學員女兒的胳膊,一惡警並猖狂揚言道:「你們告去吧。你們可以打110,也可以告到你們師父那兒去。」完全一副無法無天的流氓嘴臉(其惡警警號005826)。這時,該學員突然暈倒,其女拼死相抗:如果你們再敢帶人,我們就死給你們看。告訴你們,不是我們不想活,是你們逼的。同時要將你們的惡行暴露於天下(當時屋內還有許多領導、同事和其女婿)。鑑於這種威懾,這幫敗類才勉強撤走。第二天,這幫喪心病狂的惡徒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砸開其學員家中三道門,以極端惡劣的手段強行將該學員與其女押走。樓下聚集了許多圍觀群眾,親眼目睹了這一暴虐行徑。大家議論紛紛:這和匪徒有甚麼不同?現在我們才知道誰在「破壞家庭、破壞社會穩定、侵犯人權」!原來這就是江澤民暴政下的所謂「人權最好時期」!


黑龍江省巴彥大法弟子受迫害情況

張山(化名),99年9月份進京上訪在前旅店被抓,帶到北京大柵欄派出所,因拒絕報名被編為456號,後送到昌平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星期,報名後被接到黑龍江駐京辦事處,後被巴彥縣臨城鄉派出所所長張曉東、崔友接回到巴彥縣公安局,因堅持說修大法,被投入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43天,臨城鄉派出所所長張曉東向他這索要3000元路費。第一看守所索要伙食費400多元。

2000年2月份(正月十五)派出所所長張曉東在他回家的路上將他抓住,讓寫保證書,被拒絕,便投入監獄。在一次提審中兩名惡警因對其回答不滿,便拳打腳踢。近2個月後轉到拘留所,因集體絕食4天後被家人保出。只在拘留所呆了10多天就索要伙食費與管理費400多元。

2000年6月份與其他同修徒步進京上訪,行至黑龍江省雙城市被幸福派出所的惡警抓住,因保護大法書被狠狠的多次抽耳光,讓他坐老虎凳,他拒絕,就把他像綁死刑犯一樣綁在雙層床上,繩都勒進肉裏很深。一個惡警還將剩下的繩頭掛在他脖子上,不要低頭。後來他趁上廁所的機會逃了出來,由於他們沒收了他們所有的錢、金項鏈、呼機等,所以只好徒步又回哈市。

一次在大連被抓,因不配合邪惡被折磨昏迷。惡警們就用針灸針扎人中,一直扎到嗓子眼兒。又紮了手脖子,幾乎穿透,又卡虎口,同時又卡腳後跟上方的大筋。未見效果,抬回監獄放在水泥地上又打又折磨。後送醫院搶救,醫院做CT拍片子。邪惡的大夫還說:「沒事兒,再加點刑,收拾收拾就好了。」醒來後送回監獄,又戴刑具,名曰:「奔馳」。刑具約呈「井」字形,坐姿、兩腿叉開固定住,兩手向前伸,手臂前伸,上下左右均不能動,只能前後動一點,不能躺,生活不能自理。三天後,被當地接回,非法關押近3個月。家裏找人花了1000元錢,才被放出來。看守所要伙食費好幾千元,後又找人花了400多元。(其他大法弟子受迫害情況待續)


光天化日破窗行惡無故抓人

2001年4月11日上午,黑龍江省葦林公安局帶領二十餘人(據說還有哈爾濱市的),無任何證件及理由,光天化日私闖民宅,闖入大法弟子蘇坤家砸門,其弟子拒不開門,它們就前後圍攻敲砸,它們萬般無奈輪流一直守候到下午4時左右,最後竟然撬開玻璃破窗而入強行抓人,暖瓶、花盆打碎一地,真是一片狼籍。此情此景真讓人不寒而慄,不禁令人回想起當年土匪進村燒、殺、搶、掠,欺壓百姓的情景。警匪幫兇二十餘人將蘇坤強行拖出家門,她只穿一件內線衣,(因為外面路上全是泥水)她被拖的肚皮露在外面,渾身上下全是泥,鞋也掉了,一隻光著腳。這時蘇坤的丈夫正好趕到家中,看到此景丈夫氣憤地指問它們:她既沒有出去撒傳單,又沒有出去串聯,你們憑甚麼抓人!「並把蘇坤搶回家中。它們根本不聽,也說不出理由,把蘇坤的丈夫推個大跟頭推到一邊,並說他妨礙公務,不配合工作。丈夫氣憤地說:「誰還有傳單?我也要去撒!」(註﹕他根本不煉法輪功)。氣憤之下蘇的丈夫犯了心臟病。他們又把蘇坤強行托走抬上警車,蘇坤渾身是泥還光著一隻腳,一隻鞋由警察馮麗拿著,被強行帶到葦林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已經晚上5點了,他們命令蘇坤馬上往家裏掛電話通知家人她被強制勞教,當時就被送往哈市萬家勞教所。家人聽到這突如奇來的消息,茫然不知所措,急忙拿幾件衣服趕到看守所,但人已被送走。可憐她只穿一件內衣又渾身泥水,行李也沒帶上,就這樣被這群暴徒強行送去教養強制轉化。請看這一幕幕邪惡的表演---這難道就是暴君江澤民的人權最好時期嗎?誰善、誰惡事實勝於雄辯!

惡人錄
葦林公安局黨委書記:張振學(幕後指使)電話:0451-3402408
葦林公安局政法委書記:叢培義(參與抓人)電話:0451-3484760
葦林公安局惡警:孫雲福(參與抓人)電話:0451-3403305
葦林公安局惡警:馮麗(參與抓人)
葦林公安局惡警:沙建文(打人兇手)
葦林公安局惡警:於佔洪(打人兇手)
葦林公安局女管教:張玉梅(參與迫害)
葦林公安局女管教:安玉蘭(參與抓人)


黑龍江葦河看守所邪惡一角
葦河大法弟子蔡鐵軍,因進京上訪在葦林看守所關押期間受盡摧殘和打罵,他和犯人同關一室,同室犯人每天都摧殘折磨他,犯人對他施行打耳光,臉被打得腫起來,踢下部,他被踢得痛得扒在地上起不來,他們還說他裝死,繼續毒打他。無論精神上或肉體上受盡折磨與迫害。它們每天都採用這種惡毒的方式 摧殘他。有個犯人才17-18歲,在出去勞動時,都沒有忘記摧殘他,大聲喊著說:我幹完活得趕快回去玩他!我們這位善良的大法弟子,本著一顆慈悲的善心,牢記師尊的教誨,真正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無怨無恨。默默地忍受著,煎熬著,最終被強制勞教,現在綏化勞教所。
青島市勞教所的電話總機進行了改動,已經改為0532-7657501。法輪功大隊(又稱為三大隊)的分機號碼改為8302。
大連教養院惡警李秀春圖謀名利 迫害大法學員

大連教養院610辦公室惡警李秀春女43歲,甘當江澤民的幫兇,敲詐勒索,殘酷迫害大法學員,以執行任務為名,用卑劣手段,非法強取、扣留大法學員的一些貴重物品,如:手機、傳呼、手錶、人民幣等等。如不依者不允許放人,甚至用刑罰來迫害以期達到他個人的目的。發洩私憤,圖名升級,將列入歷史罪名。這就是江澤民一團伙執法犯法,迫害無辜百姓的又一種可恥行為。現將公諸於世。李秀春 女 43歲 610辦公室電話: 4345774


湖南省安仁縣看守所的暴行

湖南省安仁縣自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自焚」事件以後,隨著高壓政策的逐步升級,對大法弟子的非人折磨也越來越殘忍。

1月23日以後,安仁縣「610」辦公室、公安系統如臨大敵,層層舉辦所謂「法制訓練班」。由縣政府主辦,時間兩天,每人收費300元,鄉里也罰款,無定數,沒有現金就非法抄家。某大法弟子(X安玲)家裏7000多元的新摩托只作價3000元,彩電2000多元只作價800元,全部被鄉政府的不法分子搶走。另一大法弟子(李衛成)因年邁體弱修煉法輪功,只因向親友洪揚「真善忍」,談了法輪功的神奇功效,被三次非法收監。該大法弟子家中無錢,公安局就將其唯有的16斤米和2斤菜油都搶走了。

全縣現有在押大法弟子共9人(7男2女),被非法關押已三個月了。在牢中,受盡非人折磨,被強制喝小便,用小便洗臉、漱口。如有抗拒,公安就指使牢頭獄霸毒打,根本不把大法弟子當人看。一大法弟子(張國揚)雙腳小腿骨被踢成骨折、皮肉無存,慘不忍睹。

犯罪分子錄:
陳長文:安仁縣縣委辦公室副主任、「610」辦公室主任 宅電:0735─5222545
陳永清:安仁縣公安局政保股股長,本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罪犯 宅電:0735─5222316
劉玉虎:安仁縣看守所所長
盧其祥:安仁縣看守所副所長 辦公電話:0735─5222612



大陸浙江消息

浙江大法弟子洪長在寧波普陀被抓。

遲到的消息:

浙江大法弟子朱建明在深圳被抓。


石家莊聯盟路派出所、辦事處違法犯罪事實:

2001年1月9日下午,石家莊聯盟路派出所指導員郭英才,突然帶領一夥人闖進大法弟子馬洪梅的家強行抓人。馬洪梅年僅4歲的女兒嚇得大哭,緊緊摟著媽媽的脖子不放。馬洪梅的丈夫上前阻攔說:無憑無據,你們不能隨便抓人,這是違法行為。可這群「人民衛士」不顧家人的阻攔和孩子的哭喊,硬將馬洪梅抓到派出所,將其銬在衝門口的樓梯上整整凍了一夜。第二天,依法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姜彩平和劉淑芬被抓回。1月11日,聯盟路辦事處書記扈廣正伙同新華區政府派來的人員給三名大法弟子辦所謂「轉化班」。他們準備先放攻擊大法的錄像,再念造謠的報紙。學員們齊聲高喊:「窒息邪惡!」繼而又反覆背誦《論語》。他們不得不放棄了原計劃,改讓學員寫對大法的認識。大法弟子就借此機會善意地向他們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希望他們能夠懸崖勒馬。1月13日,這三名大法弟子被這些壞人強行轉送石家莊第二看守所。劉淑平、姜彩平被關在小號,馬洪梅被關在大號。

非法關押47天後,2月26日,馬洪梅、劉淑芬被聯盟路派出所接回,卻不予釋放。逼迫家屬交罰款。勒索劉淑芬家5000元;馬洪梅拒絕配合邪惡勢力,沒有交錢、不寫保證,被繼續非法關押。直到「3.16」石家莊大爆炸後,警察們忙亂不堪,才放她回家。

犯罪分子錄:
扈廣正:石家莊聯盟路辦事處書記,辦公室電話:0311─7781663 辦事處地址:聯盟小區 電話:0311─7771027、7783565、7784742、7761845、7771841、7768683、7768074
郭英才:聯盟路派出所指導員,辦公室電話:0311─7771846 派出所地址:聯盟小區西雅園19號 電話:0311─7771842
陳會彬:聯盟路派出所治安隊長
郭永強:聯盟路派出所警察
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地址:石家莊市北焦街23號 郵編:050051 電話:0311─7755213、7794374、7794348
所長杜喜林:7755213 教導員張宏齊:7755202 副所長王志彬:7755202


河北高邑610逼大法弟子家屬寫揭批

最近高邑縣610辦公室接到上級的明傳電報,要求搜集法輪功「殘害」家庭的事例。一青年幹事找到大法弟子趙栓果的丈夫(不修煉),讓其配合政府寫揭發材料。趙的丈夫不寫,那人說這是領導的安排,你好好想想吧。第二天又來威脅:如不寫,自己去找主管書記。在壓力面前,趙的丈夫怕自己也失去工作(趙栓果因合法上訪在去年5月份就已被無故停止了工作,生活無法維持),就違心地寫了一份圓滑材料蒙混過關。

趙栓果因合法地為法輪功說了一句真話,就被非法關了一個月,非法罰款2400元。去年11月公安人員無端懷疑趙栓果發法輪功資料非法拘留她15天,非法罰款1000元(因愛人半年沒發工資,只得借款交了500元),現在他們還要向家屬下毒手。善良的人們看一看到底是誰在殘害老百姓的家庭?江澤民一夥的害人術不知何時才罷休!


一大法弟子在石家莊第一看守所遭受的暴行

石家莊大法弟子陳磊(化名),女,30歲,原某小學教師。2001年3月1日晚去朋友家串門被市公安局政保大隊、躍進路派出所、育才街派出所抓了起來。育才街派出所誣陷她「擾亂社會秩序」,將她非法關押在石家莊第一看守所,超期關押37天。

在看守所,陳磊弟子以絕食絕水、拒絕搜身、拒絕幹活等方式抵制這種嚴重侵犯人權的違法行為,不配合一切邪惡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犯人們在幹警施加的壓力下都極力地阻止她,逼她吃飯,她只是平靜地一笑,說:「做為正法時期的一個大法弟子,我們每個修煉的人就是‘真善忍’在人間的真實體現,大法弟子怎麼能承認邪惡對我們的迫害、配合他們做一個犯人呢?這是對‘真善忍’最大的污辱,對他們幹警也不好。我不承認我是犯人,所以監獄對犯人的一切規定,我都不能配合。」在她絕食絕水第6天、第8天時被強行灌食。警察為了加重迫害減少灌食麻煩,每次都要多灌一些。強灌導致陳磊嘔吐,警察於萍強行抓住頭往高提不讓她吐,使她非常痛苦。在第2次灌食時,幹警給她灌入刺激腦神經的藥,使其頭腦反映遲鈍,大腦不能支配身體。在承受這種巨大折磨的同時陳磊還被戴上一種只給死刑犯、無期徒刑的犯人戴的刑具,這種刑具是將兩手緊銬在一起並與兩腳鐐用很短的鐵鏈連起來,使人不能直立,大小便都必須依靠別人幫助。陳磊一直被強迫戴了20來天。陽春3月她還穿著大棉襖不能更換,甚至一個一年多不洗澡、不起床的犯人都嫌她髒、味兒。後來警察於萍在聶所長的指使下用「封號」(剝奪同監室30幾名在押犯與外界的一切聯繫,如不准接見、發信,不准購買任何必需品,包括衛生紙、衛生巾等),這種惡毒的威逼犯人的方法挑起在押犯對大法弟子的仇恨。在押犯群起辱罵、威脅、毆打大法弟子陳磊,陳磊的臉被打腫,左胸、背被打疼痛多日,不時噁心。其他大法弟子也受到威脅和謾罵。

在將近兩年的非法鎮壓中,樁樁件件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多少雙眼睛在關注著,這是誰也抹殺不了、掩蓋不了的。希望有良知、善念的公安幹警及工作人員和犯人們快些清醒不要再當江氏陪葬! 知情者2001年4月16日

迫害大法弟子的罪犯:
石家莊政保支隊:隊長 肖叔香 電話:0311─7725449 副隊長 馬文生 秘密電話:7726574 中隊長 鄧方 呼機:96777-13089
石家莊市第一看守所 電話:0311─7783741 所長:王書庭 電話:0311─7783741 傳呼:96777─10507 副所長:聶淑珍 電話:0311─7783740 傳呼:96777─10506 杜振傑 電話:0311─7784074 傳呼;96777─10508 辦公室主任: 王莉 電話:0311─7783486;傳呼:96777─6606
管教二科科長:邱國儉 傳呼:96777─7896 民警顏振軍 傳呼:96777─3146
管教三科科長:王福生 電話:0311─ 7772894 傳呼:96777─1068
躍進路派出所:地址:翟營大街3號 電話:0311─5052590、5672584 戶籍室:躍進路16號 電話:5053192
育才街派出所:地址:華藥廠宿舍內 電話:6048886


警惕邪惡勢力的新騙局

據可靠消息,進入五月份以來,黑龍江地區大部份拘留所、「轉化班」出現了打著港、澳和省外大法弟子名義的國家安全部門人員,用「弘法、交流」和被當地公安部門逮捕拘留為幌子,進入當地拘留所、「轉化班」,在大法弟子中進行破壞、煽動,試圖摸清當地大法弟子弘法、護法、窒息邪惡的具體做法和人員情況等。

請國內所有大法弟子在當前複雜的情況下,提高警惕,交流中只談心性,以法為師,不要崇拜哪個人,注意修口,讓我們在護法、正法、鏟除邪惡的進程中,走得更加清醒,減少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