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學生的遭遇:壞人使我無法上學


【明慧網2001年5月11日】99年12月29日,我媽媽因依法上訪,被非法關押了45天,爸爸被視為串聯組織者,也被非法拘留45天。當時只剩我一個人在家,可儘管如此,壞人們還是三番五次到學校和家裏逼我寫「決裂」。

媽媽剛進京幾天,爸爸就被壞人抓走了。第二天我到學校上學,正上第二節課時,派出所的人就把我叫到校長辦公室去,和校長一起給我做所謂的轉化工作。一連說了20多分鐘才讓我去上課,我仍堅決表示要修大法。下午放學後,他們又到我家裏來審問我,並把所問所答都一一記錄了下來。他們開始問我有沒有功友到我家來,來人是誰?我想不能把功友說出來,就說:「我天天都在上學,沒見到。」接著他們又問了一些其它問題,後來又問我「還煉不煉功?還煉就不許上學。」我不吱聲。他們說:「你不說就等於是默認不煉了是不是?那你就寫一份保證,也就可以上學了。」我說:「我不知道你們說的甚麼。」後來他們就大喊大叫了一個多小時,見我還是不寫,就說:「你好好考慮考慮,是煉還是上學,如果想上學,今晚就把保證寫好,明天交到學校,要不就不許上學。」說完就走了。我並沒有聽他們的。

第二天照常上學,也沒想那麼多,結果他們也沒找我。可沒過多久,他們又以為爸爸媽媽到北京去了,就到學校找我。在四節課的時間內就找了我三、四次。下午還不許我回家,叫我在學校等著,一直到7點鐘他們還沒來,我就走了。回家後才知道爸爸媽媽到親戚家,回來後已被他們帶走了。

2000年6月29日,他們又到我家,強行將爸爸抬上警車。因第二天他們又要抓媽媽,我們被迫離開了家。我本該上初一,可剛剛小學畢業就有家不能回,也就上不到學了。

我們離家後就到處流浪,至今已9個多月了,聽說,家裏的東西被偷的偷,賣的賣,只剩空架子了。

儘管壞人這麼迫害我們,也沒能動搖我們對大法的堅定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