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小弟子:我想爸爸

【明慧網2000年9月29日】 我的爸爸是一位中學教師,畢業於某大學中文系,在學校他是有名的好教師,工作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他的學生、同事無不誇他;在家中他是爺爺的好兒子,媽媽的好丈夫,我的好爸爸。可這一切都源於爸爸是一位法輪大法修煉者,是李老師的法輪大法拯救了我的爸爸,給我的家庭帶來希望和幸福。

以前爸爸的身體很不好,長期病魔纏身,病痛襲來時爸爸常常是痛不欲生,九七年我記得有一次病痛折磨得爸爸差一點輕率地了結了生命。痛苦中家人四處求醫,效果甚微。病魔使爸爸長期抑鬱寡歡,苦不堪言。家庭由此背上沉重的經濟、精神雙重負擔。同時給爸爸的工作造成很大的影響。這一切使我們的家庭始終籠罩在陰影之下。我常常能感到家中每個人都處在無奈的苦悶中。

可自從98年爸爸修煉了大法以後,一切都變了:爸爸的頑疾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身體徹底康復,精力充沛,能更好地投入學校的教學工作。家中終於恢復多年不見的歡樂氣氛。我可以高高興興上學了,不再為爸爸的身體而憂慮了。我們全家無不為之高興。爸爸走上修煉道路之後,心胸坦蕩,為人平和,工作更加認真努力。時時處處嚴格約束自己做個好人。深受全體師生尊敬和讚揚。我真為有這樣的好爸爸而自豪。

可是好景不長,去年自七月份江澤民們打壓大法後,我們家庭突然間陰雲密布,公安、街道、單位經常來找爸爸談話。每一次爸爸都以和善的態度向他們洪法,講自己,家庭如何受益於大法。大法如何教人向善,使人回歸淨土……,然而大法卻日益遭受更大的誹謗、污衊和破壞。爸爸於2000年元旦那天依然踏上了去京上訪之路,以自己這顆赤誠之心告訴黨中央和政府大法好,李老師好,目前的這種打壓做法是完全錯誤的。爸爸臨走時告訴我:好女兒,聽媽媽的話,在家多看師父的書,爸爸很快會回來。可是那曾料到從那天爸爸走後時至今日(9個月)就再也不曾回到家中。聽媽媽說,爸爸在上訪無門的情況下,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時被北京公安關押勞教。我想我的爸爸!我的好爸爸!我不知爸爸何時才能回家,同學們也都很想念他們的這位好教師。請還我的爸爸!

我真不敢相信像爸爸這樣的好人還能被抓、遭折磨、判勞教,聽媽媽說在全國像爸爸這樣的好人被折磨、勞教的還很多很多,甚至還有許多善良無辜的大法學員被活活用酷刑折磨而死。我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可這一切卻是千真萬確的現實。我不敢深想,我心目中那些可敬可愛的警察叔叔對待爸爸那樣善良的百姓們怎麼會如此的凶殘、狠毒,難道他們沒有家庭、兒女、親人嗎?可他們卻代表著黨和政府啊!他們這一切行為留給我這初懂世事的孩子除了恐怖、罪惡還會有甚麼呢?聽媽媽說他們還在受幾個有權惡人的指使瘋狂地在繼續做惡。我不敢想像在獄中仍堅持真理的爸爸會遭受怎樣的非人折磨?他們做惡還要到何時?天下還有多少像我爸爸這樣敢於堅持真理、善良的好人無端遭抓被關押,還有多少像我這樣失去爸爸而傷心的孩子?骨肉分離,家破人散,竟是當今社會敢於堅持真理說真話、做好人的結果,我生活的家園裏難道真的沒有公道、正義、良知了嗎?

爸爸是個文弱的教書匠,他能有如此非凡的勇氣不畏邪惡的強權,敢於堅持真理,真是讓我由衷的敬佩,更深知這一切都源於李老師那超常的大法。可喜的是通過爸爸我也走入大法修煉,我要做一名真修弟子。

快一年了,我不曾見到爸爸熟悉的面容,不知在獄中爸爸可好?能學法煉功嗎?我至今還不明白慈悲的師父教我們做個有利於人民、社會的好人,罪在哪裏?爸爸在努力做個好人,又罪在哪裏?而在中國還有多少個像我家一樣遭受迫害而破散的家庭?天下善良的叔叔、阿姨們誰能主持正義公道,幫幫我們吧!一起來制止罪惡吧!!!

我想爸爸!

一名大法小弟子 秋思
2000年9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