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中國大陸的一些人體功能現象


【明慧網2001年5月10日】1987-1989年,我在山西大學民族體育研究所做武術和氣功的研究。由於對一些課題的深入探索,我和北京中醫學院、北京中醫院的研究人員共同組成研究小組。後來他們介紹我到中國人體科學學會。學會成立一個「人體科學研究中心」。他們聘我為該中心副研究員,對一些有功能的人進行鑑別與研究,這使我有機會接觸到一些有特異功能的人。

1988年夏天,我在中國人體科學研究中心遇到一位十歲的小女孩,她姓劉,是遼寧錦州人,她可以看到很多人們看不見的東西,比如人體內有甚麼病她都可以準確地說出來,還可以看到人體內的器官和組織結構,如人的細胞發生了甚麼變化她都可以清楚地說出來。

她在家鄉時,她的功能引起了人們的注意,有人寫信給錢學森先生。當時錢學森先生是提倡研究人體科學的帶頭人,就把小朋友請到北京,以便進一步研究。我們曾帶她到醫院和一些特殊的病人家中,測試她的功能,也可知道病人的情況。

一個著名的民族學研究所學者傅老先生在協和醫院住了很久,肝腹水。小女孩見到他後(當時他蓋著被子躺著)肯定地說:他腹內有水,肝細胞出水,但沒有癌細胞。和醫院檢查的結果一樣。這樣的例子很多,如給機械部部長陶先生看後說他腰部脊髓變色,這和早先醫院的檢查吻合。

我問她怎麼能看到細胞,她說她可以放大那個肝臟再看那細胞。我和她以小孩子的方式聊天,她開始告訴我許多有趣的事:她小時在母親的懷裏吃奶,就可以看到媽媽的心臟跳動,肺也變大變小地呼吸,她用小手去摸,可是摸不到。她說:我和螞蟻玩,想著螞蟻有沒有心,就把螞蟻放大成駱駝那麼大,再透過身體看它的心臟,原來螞蟻也有心臟,和人一樣,心不斷地跳動。螞蟻也有血管,和其他器官,如肝、胃等等,五臟俱全。她說:我把螞蟻放大到一隻狗那麼大,我想騎到它背上玩,結果剛一騎上去,就摔坐在地下,實際上螞蟻還那麼小。只是用眼睛可以放大。我問她,為甚麼小時候沒有告訴家裏人你有這種功能?她說:我還以為人人都和我一樣可以看到,只是不說,所以我也沒說。她給我講她的母親的九個生死輪迴都做過甚麼樣的人和動物,以及怎麼和她父親結的緣。她肯定地說:有的人前世是動物,有的是人,每個人都有輪迴,也有上邊下來的。很多人她都可以看出來。

我感到很驚奇,也很重要,但是怎樣證實這樣的事情是真的呢?我首先記住了她說的三個動物轉世的人:A:是一隻老虎,B是一頭獅子,C。是一隻孔雀。此事過去了一年多,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又見到了另一個有同樣功能的人,我想起了用雙盲測試。有一位在軍中工作的滿小姐,她也有很強的功能,可以看到一些東西,我找到了那三個人,她說出了:A是一隻老虎;B是一頭獅子;C是一隻大鳥,很像鳳凰。我又多次用這種雙盲測試的方法,它的確可以證實輪迴轉世的道理。

更令人震驚的是,雙盲測試中,對一個特殊情況的看法:有一個女青年小時失去了雙手,她卻很有毅力,學會用腳寫毛筆字,成為特殊的書法家。我首先叫一個特異功能人士,北京中醫大學的張某看她,結果說她的前世是一隻很兇的動物,害過很多人和生命,此世轉成人,但要失去雙手。滿小姐的看法也是一樣(當然是雙盲條件下)。後來過了很長時間,我在廣州見到一位功能較強的陳先生,他在電視台工作。提及此人,他看了照片後說:這個特殊的青年書法家,生下來會有一雙非常潔白的手,可是必須失去,因為她前世很兇,用兩隻手幹了壞事。我後來真正了解到,那個女青年書法家生下來時雙手潔白如玉,2歲時,隨大孩子到鐵路邊玩耍,火車來了,大孩子們嚇跑了,2歲的她摔到了,兩隻小手抓住鐵軌不放,結果,悲慘的事發生了,她失去了雙手。我們聽了心裏非常難過,為她的遭遇傷心落淚。我想:人,甚麼時候才能解脫出來,不受任何痛苦呢?從此,我決心尋找一個能夠使人解脫不幸遭遇和一切痛苦的方法。

後來讀一些佛經,也講人的生死輪迴,因緣關係;但是我想找到即生解脫的佛法;那真比上天還難。

96年夏天,我讀到了《轉法輪》。我終於找到了即生解脫的佛法,法輪大法。明明白白地修煉大法,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修,提高心性,提高層次,吃苦消業,將身上的黑色物質業力轉化為白色物質 - 德。通過修煉長功,不斷地提高,最終達到解脫、圓滿。這是多少代人生生世世都在尋求的最珍貴的東西。由於過去的一些修煉方法不斷的蛻化,又加上人們的思想不斷地被所謂的科學和無神論攪在一起,使人的觀念變得頑固而狡猾。要想度今天的人,只有法輪大法這樣直指人心、快而捷徑的修煉方法才能修成圓滿。

目前,中國國內的一些邪惡勢力,和舊的變異了的生命在迫害大法。這些人的後果是很可怕的,也是不可避免的。因為在人的生死輪迴的過程中,就是在體現宇宙的法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希望更多的人能得大法修煉,不做壞事而做好事,不做那些破壞大法違背宇宙法理的事。(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