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學員修煉小故事

【明慧網2001年4月25日】
爸爸煉功,孩子有了好的歸宿

趙伯有兩個女兒,但只有一個兒子,把這兒子看得非常寶貴,可是當兒子十九歲時遇車禍身亡。不久趙伯得了一個奇怪的病,就是耳朵裏老有兒子呼喊「爸」的叫聲。他到醫院看大夫、給孩子燒紙、到寺廟上香許願都不好使。後來他搬了家,耳朵裏就聽不到兒子呼「爸」的叫聲了。可是他感覺身體越來越不好,得了頸椎病、高血壓、膽囊腫、前列腺炎等多種疾病,每天一大把一大把的吃藥也不見好。為此他就開始練氣功,但練了幾種功法也不見好。

一天他兒子的同班同學來他家串門。趙伯熱情地招呼:「一平來了,請坐。」這一聲招呼可壞了,他耳朵內立刻響起兒子呼「爸」的喊聲。本來他搬家後已很長時間聽不到兒子呼「爸」的喊聲了,這一聲招呼好像把兒子招呼回來了,因為他兒子和這位同學同名不同姓,從此「爸」的呼聲不絕於耳,趙伯感到苦不堪言。各種方法都用過了,也請氣功師調過,但不見效。

有人建議他煉煉法輪功,他抱著試一試的心理走進了師父辦的親授班。開始趙伯不敢停藥,煉了兩個月他感到非常好,同時他悟到自己是思想上還沒完全相信大法,相信師父。他悟到這點後就堅決停了藥,不知不覺中不但各種病好了,而且再也聽不到兒子叫「爸」的喊聲了。不久他在夢中看到兒子穿一身新的運動服、白球鞋,非常精神,高高興興的向他招手,但沒說話,只是笑。他明白了,由於他修煉了法輪大法,師父已經給他兒子安排了好的去處,擺脫了由於死於車禍而處於「孤魂野鬼」的悲慘處境,所以就不再呼喊他了。人們常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修煉法輪大法,過世的親人都受益。趙伯的死於非命的兒子有了好的歸宿了。

師父法身就在我們身邊

當法輪功剛傳出來的時候,還有許多功派也在辦班教功。初春的一天一個男青年拿來某氣功師辦班的傳單到我們法輪功一個煉功點來宣傳。輔導員接過傳單對他說,我們先看看,明天給你回話。大家看過傳單後一商量,都說自己不去,因為師父說過了修煉要專一,我們不應再去參加別的氣功班了。當時公園裏練功人的風氣是有甚麼氣功班都參加。第二天那青年又騎著自行車來了,輔導員把傳單還給他,告訴他大家都不參加。那青年推著自行車走了,當他一走出我們這個煉功場地,當時在點上煉功的八個學員中有七個人同時說自己看到師父法身了,清清楚楚的,每個學員身邊都站著一個師父的法身。他們中有人還沒參加過學習班,輔導員也只參加了一次師父辦的親授班,當時他們既沒有書也沒有看過或聽過師父講法的錄像、錄音。對法知道的不多,當他們專煉法輪功的正念一出,師父法身就顯現,肯定了他們悟性好、有正念,能做到專一修煉。師父說:「其實只要你修煉,我就在你身邊。」(《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p.1)

「你真修,我真管」

劉老太是一個八十多歲的老年婦女,十多年前患腦血栓留下後遺症,腿不能走,手指僵硬拿不了筷子,只能用勺子吃飯。在鄰居幫助下,她參加了師父親自講法的學習班。第三天學習法輪樁法,抱輪時她感覺一股熱流從頭灌到腳。從這天開始她能走路了,而且手指也能自由伸曲。可以拿筷子吃飯了。她發自內心地感激師父,感謝大法,她學法修心煉功都很精進,當時她已七十多歲了,還堅持每天到煉功點上煉功。

煉功三年後她消了一次大病業。身體好像分成了兩節,腰軟得直不起身子,一邁步就摔跤,她發著高燒想喝水,暖水瓶在靠窗戶的桌子上,她好不容易扶著椅子走到桌子邊,正想倒水人就摔在窗下的暖氣包上,暖氣包的鐵片把她的頭刮破了一個大口子,流的血把頭髮都粘在一起了。還有一次她感覺要摔就去抓旁邊的椅子,不想椅子背上有個釘子把她的左手中指刮破露出了指骨。

家人要送她去醫院,她堅決拒絕了。她說:我這是師父在幫我消業,自己欠的債得自己還,我應當承受。她對師父對大法堅信不移,師父就給她顯現了六個大字:「你真修,我真管。」她看了激動不已,修煉的決心更大,信心也更足了。退燒後剛能走她就去煉功點煉功。當時她體力還差點,別人煉動功時她就開始打坐,當天她就雙盤打坐了125分鐘。她說師父時時刻刻都在關懷著學員,看護著我們修呢。

大陸弟子2001年4月24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